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玄武裂天

第两千八十章出手相救

玄武裂天 蓝庭 4899 2021-01-09 18:11

  正文

  空间貂被这突然的爆发给打蒙了,它的神通是空间属性,本体却并不强悍。m.prpcoin被月白衣那一锤伤到了腑脏。此时空间又遍布密密麻麻的水刀,虽然空间貂极快地隐入了空间消失不见,但是还是在空中洒落了一片鲜血,并且从空中掉落了半截尾巴。

  “吱吱……”一阵愤怒之极的吼叫在整个空间震荡,分不清从那个方向传来,仿佛四周都有空间貂在吼叫。

  邓无畏听得脸色就是一变,有些犹豫地说道“似乎应该是这样,空间鼠是一种很稀有的凶兽,很难遇到一只。”

  那边的马百川也脸色大变,朝着月白衣喊道“白衣,那只空间貂很可能无视你的护罩。你要小心了。”

  他的话音还没有落下,就见到那只空间貂突然出现在月白衣的护罩之内,“噗哧”一口咬在了月白衣的肩膀上,七品道器法衣竟然被咬碎,但也正因为有着七品道器法衣,这才让他没有受伤。蓝色长绫如龙,张口向着空间貂咬了过来。

  空间貂的身形再度突然消失,月白衣脸色极度苍白,满脸都惊出了汗水。双眸惊慌四顾。将蓝色长绫紧紧地环绕在自己的周围,已经摆出了一副完全防守的姿态。

  这个空间貂太诡异了!当下的月白衣绝对不是这个空间貂的对手,虽然他要比空间貂的实力高出一个境界些。但是空间貂有着空间神通,根本就找不到它的踪迹。这让他如何发出攻击?只能够被动挨打。

  而空间貂又无视空间结界,月白衣的蓝色长绫不过是七品道器,而空间貂的利齿绝对能够将其咬碎,月白衣危险了!

  果然,那空间貂又突然出现在月白衣的身侧。“咔嚓”一口,咬在了蓝色长绫之上,让化作的龙尾少了一块,然后又瞬间地消失在空中。而那蓝色长绫被咬去了一块,道器内的灵气立刻开始外泄,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下跌着威能。

  陆随风的眼中露出了一丝赞赏,这绝对是一个可以越阶挑战的凶兽。而且具有空间之力,更是个寻宝的好帮手,心中顿时生出将这只空间貂收服的念头。

  “咔嚓……”空间貂的身形再一次出现,又将蓝色长绫咬去了一块。

  “轰!”月白衣此时爆发出来的实力已经相当于道帝大天位中期,以他为中心生成了一片汪洋,一道道浊浪组成了一圈水墙,一边护着月白衣,一边在水墙之上生出了无数只眼睛,注视着周围的空间。

  半空中出现了那只空间貂,静静地飘浮在空中,一双小眼睛冷冷地注视着水墙之内的月白衣,身上没有丝毫元力波动,仿佛与整个空间融为了一体。

  “吱吱……”空间貂的身形再次消失,待再次出现的时候已经进入到水墙的里面,在空间若隐若现地急速地冲向了汪洋中心的月白衣。

  双方的距离迅速地被拉进,月白衣双手指诀拉出残影,四周空间急速而密集地震荡,“嗡”地一声,在他的面前出现了一柄粗大的水系巨锤,向着空间貂轰击了过去。

  大锤封锁了空间,狠狠地轰击在空间貂的身上,将空间貂轰飞了出去。陆随风也看得心中一震,好精确的计算能力,竟然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预测出空间貂的位置,封死了空间貂的路径,这可不是单单封死空间貂前进的路径,还有它可以躲避的路径,难度不是一般地高。

  “吱”地一声惨叫,空间貂翻滚着消失在空间。待空间貂再次出现的时候,已经远离了月白衣,远离了水墙,身上的毛发脱落了一块,渗出了一片鲜血。

  空间貂的一双小眼睛中透射着凶厉的光芒,嘴角渗出了一缕鲜血。

  “轰……”?月白衣的脚下升起一道喷泉,将他的身形顶了起来,超过了四周的水墙。双手连续快速地扬起,一道道水刀旋转着向着空间貂斩了过去。天空中密密麻麻的一片水刀,盘旋呼啸着向着空间貂围杀了过去。

  空间貂突兀地出现在月白衣的身边,浑身鲜血淋漓,张开大口一口咬在他的后背,这还是月白衣机敏地躲闪了一下,否则空间貂这一口就会咬在他的颈部。鲜血淋漓,生生地将他的后背咬下了一块肉。

  “不好,这空间貂像是在拼命!”陆随风心中大惊。

  “百川救我!”月白衣害怕了,再也不淡定了,朝着马百川大喊。

  马百川此时的脸色也是一阵苍白,最终还是一咬牙冲了过去,所使的道器是一套三十六根飞梭,呼啸着向空间貂绽射而去。

  空间貂的身形消失,马百川的身形已经飞到了月白衣的身旁,将三十六根飞棱环绕在自己的身旁,神识透出,紧张地关注着周围的一切。

  猛然间马百川的脸色就是一变,身形冲天而去。但是,即使如此也没有来得及,空间貂出现在他的脚下,一口将他的腿肚子咬下一块肉,鲜血喷溅,马百川一声痛呼。

  “陆……”此时马百川的脸上已经没有了倨傲,而是一片慌张。不过,即使是如此,在他的潜意识中也认为陆随风要比邓无畏强得多,所以本能地选择向陆随风呼救。

  陆随风的眼中蔚蓝闪烁,空间的轨迹在他的眼中变得清晰可见,空间貂的身形出现在他的视野中,正在空间穿梭着,向着马百川的颈部穿梭而去。

  陆随风一个大挪移,瞬间便出现在两人的身后,手中九宫八卦盘纹印闪烁,对准了空间处的某一点。而就在这个时候,在那一点上,空间貂的身影窜了出来。

  “收!”陆随风轻喝一声,空间貂“嗖”的一下就被吸入了九宫八封盘之中。

  “咔嚓!”就是这一瞬间,空间貂已经将九宫八卦盘咬下了一块,同时敏捷地窜了出去,窜得无影无踪。

  陆随风的神识在九宫八卦盘的空间内蔓延,便看到了空间貂在空间乱窜。陆随风轻舒了一口气,只要这只空间貂在九宫八卦盘中呆上一段时间,就会变成自己忠心的属下。

  马百川和月白衣依旧在紧张地四处张望,但过了片刻却依旧没有见到空间貂的踪迹。月白不由颤声问道“它哪去了?”

  陆随风摇摇头,轻叹了一声“应该是跑了……”

  "呼!"月白衣抺了把汗,脸微红道"刚才多谢了!”

  "呵呵,同在一条船上,自然要同舟共济了。"陆随风不以为然地道"你们还是尽快疗伤吧!"

  只是被空间貂咬了一口,这点伤根本沒放在心上,以他们的修为,无须刻意疗伤,便能完全恢复,身上连一道疤痕都没有。但此时的伤口处却是一片发紫,正在迅速的溃烂……

  原来空间貂的利齿含有巨毒,两人脸色顿时变得苍白,赶紧盘膝排毒。片刻之后,非旦沒有絲毫起色,溃烂处还在迅速扩展蔓延,连嘴唇都在开始发紫。

  两人一直对陆随风和邓无畏充满了不屑,殊不知如今最先受伤的却是他们两个,还是在陆随风出手帮助的情况下才得以获救。这不是打脸是什么?打得“啪啪”响!

  而且,如果不能将伤口处的貂毒排出,很可能还有性命之夷。邓无畏偷偷望向陆随风,见其的神色倒是没有丝毫变化,依旧和之前一样平静淡然。但是旁边的邓无畏就不同了,那报复的不屑目光不时地从两人的身上扫过,还不时地哼上几声。

  陆随风看了看天色,轻叹了一声,取出两枚丹药给两人服下。只是片刻后,貂毒便被排出,伤口复原如初。

  两人从地上站了起来,望着陆随风嘴角蠕动了一下,最终没有言语,举步向前走去。

  “什么玩意?救命大恩,连声谢都不会说!”邓无畏气愤地嘟囔着。

  陆随风摇头笑道“躭误了这么久,正事要紧,赶快走吧!”

  四个人在丛林之中继续向前行去,这次轮到马百川出手,所以他一直走在最前面。

  “嘶嘶……”??一条血色大蟒从林间游动了出来,马百川定睛一看,心头松了一口气。不过是道王初期,是这一路上遇到的修为最低的凶兽。

  马百川仍不敢大意,祭出了飞梭,如同要将自己内心的憋气都倾泻出去一般。三十六根飞棱在血蟒的身体上来回呼啸穿梭,只是片刻工夫就千疮百孔,变成了一条死蟒。

  上前将血蟒的尸体收进了储物戒指,回头得意地看了邓无畏一眼。陆随风好笑地耸了耸肩,举步走到了打头的位置,开始向着丛林深处行去。

  “吼!”远处传来了一声厉吼,只是听到这声吼的威压,四个人就都知道对面应该是一个王级后期巅峰。

  随着前进的步伐,眼前渐渐开阔,一个小型的草原出现在面前,一头小山般银狼正凶厉的目光向着四人瞪了过来。

  “是啸月银狼!”邓无畏惊呼了一声,然后将同情的目光望向了陆随风,而马百川和月白衣似乎已忘了之前的救命之恩,期待着陆随风出丑,这样就会让他们上前帮忙,如此也就算是扯平了。

上一章 |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