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三曲异世

第一百五十二章 港口插曲

三曲异世 二太不想飞 4084 2021-01-09 18:06

  “起风了!”忙碌的港口上,一个拄着拐杖的汉子看着远处船头上飘荡的旗子,冲着木台下正在忙碌的船工大声吼道,木台四五人高,上面支着一个小棚子,棚子下边的空间也就只能够四个人围坐,台上面只有一个连皮都没有扒掉的粗制木椅,是这个汉子亲自做的,也是他亲手带上来的,汉子左腿膝盖下的裤管随风来回飘荡,旁边还有个静静立在一边的木制假腿。

  听到汉子的吼声,下边的船工之中一人答应一声之后,这汉子拉了拉身上的皮衣,争取不让一丝热气从领口溜出去,随后抿了口酒,吧唧了两下,享受的长嗯一声,迎着风继续看着对面的大海。

  在艾德蒙港口,像断腿威廉这样的观海人有好几个,只不过只有威廉是最靠近大海的,剩下的那些人都是在港口后面的石塔上,传达信息的时候,也只能用旗语,而威廉成为观海人的时间并不长,实际上,观海人这个岗位设置的时间也不是很长,一个月一个半银币,也就刚好能让这些观海人饱腹,甚至赚的还不如木台下那些船工赚的多,只不过断腿威廉跟另外的几个人不一样,他一个月可以赚三个银币,剩下的那一个半是由行省支付的伤残补助,而艾德蒙港口的观海人也有来自港口的补助,不多,一个月五十个铜币而已,但这已经足够让断腿威廉喝上艾德蒙城里有名的海星烈酒了。

  艾德蒙港,是科特勒帝国南方六省之中临海港口最大的港口之一,每天来来去去,大大小小的船只没有两千也有一千八,主要是负责给帝国舰队运送物资,剩下的才是商人们的货物运输,断腿威廉在来到艾德蒙港口之后就被分配到了这个港口的观海人岗位上,断腿威廉对做工没意见,只不过是要求建个木台,靠海就成,城主府里的安排人员拗不过他,就答应了,断腿威廉就这样融入到了艾德蒙港口之中。

  至于为什么如此靠近大海,断腿威廉的回答很简单:老子的腿还在海上飘着,没准能等回来。所以只要不是必要,断腿威廉都会将自己的假腿放在一边,对此艾德蒙港口的人也就见怪不怪了,只不过还有顽皮的孩子总是欺负他没了腿跑得慢,假腿被抢了好几次。

  在知道威廉的假腿又又没了之后,艾德蒙的人们总会帮着找,最后孩子家的大人总会带着脸上印着巴掌印的孩子抱着假腿和一壶海星酒来找威廉赔罪,断腿威廉对此也不说什么,他不缺这一壶不过一个铜币的劣质烈酒,不过他也从来没有拒绝过,久而久之,威廉的假腿碰不得,就这样在港口的孩子之中传开了,而孩子们也在大人的棍棒之下,知道了威廉的过往。

  断腿威廉居然是个海军士兵,而他的腿,就是在海战之中被魔族的魔族撕掉的,而当时,威廉所在舰队所保护的,就是艾德蒙城,所以对于艾德蒙城里的人来说,断腿威廉是艾德蒙城的恩人,对待恩人可不能如此嬉闹。

  而威廉对海风也非常了解,一年多来,威廉这个观海人成功的预测了每一次海上的变化,如此精准的预报也赢得了整个港口船主的尊敬,毕竟能提前知道天气是否适宜出海,对他们来说是最重要的事情。

  “嗯?”威廉突然睁开眼,有些疑惑的坐起身,感受着从海面吹来的夹杂着鱼腥味的海风,微微仰头看了看太阳,然后又将视线落在平静的海面上,将手里的小酒壶放进胸口,没有用假腿,慢慢的站起身后的威廉抿了抿嘴唇,眉头拧的越来越紧,随后扫了一眼港口,原本有些微醺的他立刻清醒了过来,朝着下面的船工大声吼道:“叫飞鱼号回港避险!所有船只抛锚!起风了!”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断腿威廉差点从木台上跳下去,感受到从威廉身上散发的那种不容置疑的气势,在威廉所管辖的区域多少出现了些许慌乱,就在前不久威廉就发出过警告,威廉的警告要比城主府的公告早了足足半天,听从了观海人建议的船只和没有听从的就因为这半天时间,前后损失差距极大,度过海啸危机之后,所有人都不敢小看这个差点将命都丢在了海上的退役海军士兵。

  很快没有走出太远的飞鱼号就调转了航向,钻进了一个空置下来的码头,因为威廉这一区域的骚动,其他区域的人也开始忙碌起来,没有人询问原因,因为所有人都看到一道青色光芒在城主府方向出现,随后直接落到断腿威廉所在的木台之下。

  “不是海啸和风暴,只有风!大风!”短腿威廉没多说,因为已经不用多说,这个从城主府赶过来的魔法师已经变了脸色,骤然扭头。脸上爬满了惊骇,“紧急规避!”没有丝毫的废话,这个不过是个二级法神的魔法师直接从胸口掏出一个小臂长短的卷轴,摊开卷轴后开始有规律的念起了魔法咒语,而短腿威廉则是带上假腿跟着那些港口的船工向着最近的避难所跑去,紧急规避,是对港口的最高危险预警,城主府的魔法师能发出这个指令,说明了事态的严重性。

  避难所是新搭建的,主体全都是巨石,工程浩大,如果说在海啸灾难之前城主府发动搭建避难所,估计整个埃德蒙港口的人都会反对,而经历了海啸灾难之后,城主府的召集令刚一发出,就得到了百姓的响应,从开始通告到按照质量完成,可以容纳三千人紧急避难的避难所在短短两个月的时间里就完成了四个。

  临近港口的有三个避难所,断腿威廉的木台距离最近的避难所不到七百步,威廉时不时的在人流侧面疏导,避免发生踩踏,这短短的七百步断腿威廉从领头一直走到了最后。

  看了一眼那个脸上还有些稚嫩气息的魔法师断腿威廉闷哼一声,将厚重的铁门盖住,随后又在众人的帮助下连着关上两个石门,这才算是松了一口气。

  “威廉大哥,啥情况啊?”一个点着了火把的年轻船工有些疑惑的问道,紧急规避在港口进行过多次演练,这个年轻人参加了两次,所以他很清楚避难所里面的布置,点完火这个年轻船工凑到断腿威廉身边问了起来。

  “深海鱼,吃没吃过?”威廉没有扭头,而是侧头站在一个换气口倾听不过没耽误他开口问这个船工问题。

  “在港口谁还没吃过深海鱼,不过味道不咋地,嚼着费劲。”在港口就这点好,在内陆城市,贵的吓人的海鲜在这儿就跟黑面包一样普及,但这个年轻船工还是不明白为什么威廉大哥会这么说,倒是旁边的是一个老水手给了解释:“深海鱼一般是不会轻易到浅海的,容易自爆,估计你威廉大哥看到深海鱼了吧,上次海啸不也是一个样子,但是大海也没有大喘气,好像也不是海啸。”

  其实老水手也没明白为什么,如果紧紧是大风的话,不应该会紧急规避的,海上无风五步浪,经验丰富的掌舵人和水手只要配合熟练,就算遇到风暴也有希望闯过去,断腿威廉进避难所之前说过只是纯粹的风,风又有啥好怕的?

  “是魔法。”断腿威廉只是说了一句,那个老水手就不说话了,科特勒帝国舰队因伤退役的士兵,虽然看起来年纪不大,但老水手知道,要论经验,断腿威廉要甩他好几条船,这个快六十的老水手一辈子都是在可以看见陆地的航线上摸爬滚打,哪像断腿威廉,直接进过深海。

  “是风墙,确切的说应该是溃散之后的风刃,带着深海鱼特有的鱼腥味飞过来了。”威廉简单的解释了一下,将更多的注意力还是放在听外边的动静上,众人不明所以,这世上还有谁能发出这么大的风刃,神明吗?

  面对众人的质疑,威廉没说什么,只是静静的等待着,任由环境嘈杂,这个断腿的观海人只是将注意力放在对外面的倾听上,差不多过了有百息的时间,一些等不及的船工开始商议着打开大门出去看看,但更多人的却是选择相信威廉,把大门守得死死地,又过了百息时间,换气口突然传来尖啸声,被这尖锐的声音一刺激面,避难的船工都露痛苦的神色,处于换气口处的威廉是首当其冲,闷哼一声后,差点瘫下去,身边的那个年轻船工眼疾手快,算是没让威廉倒下,威廉感激的看了这个年轻人一眼,长长的吐了一口气说道:“差不多了,开门吧。”

  靠近大门的船工合力将厚重的的大门打开,眼前的景象却是让人心里发凉,整个埃德蒙港口差不多被毁掉了一半……

  “去找德雷克!”断腿威廉的注意力一开始就没放在港口上,出了大门的第一件事就是先向着原来自己木台所在的位置看去,尽管是一片废墟,但隐约还能看到倒塌的木台下有一处隆起不正常。

  等到众人将那个年轻魔法师从碎木之中救出来之后,这个年轻魔法师满脸都是干涸的血污,但好在还没失去意识,给威廉留下一句话之后,才昏死过去。

  “通报弯月城,出手了。”

上一章 |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