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魔主入侵

第二百二十章 神种

魔主入侵 午夜狂响曲 3652 2021-01-05 14:00

  昏黄的沙海大漠中,一道黑色雷光携带惊雷之声,刹那间跨越百丈,当雷光显化出人形时,又在一瞬间化为电光回到原位,下一刻,电光再起,出现在另一个方位,如此不断穿梭在百丈方圆内,若有普通人在此,只能看到十几道虚影在电光中明灭不定,难以捉摸。

  噼啪几声,所有的虚影瞬间消失,而在中间出现一个身披氅袍的瘦高男子,正是江堂。

  “这雷遁之术果然神妙,不仅能提升身法,连出手的速度也快了三成,可惜,现在的雷元只是刚到元武初期,想要自由施展还需充电。”

  江堂喃喃自语,望了望天色,身下影子突然黑如墨汁,飞快延伸往不远处的发电器一卷,发电器便无影无踪了。

  江堂没有回魔宫,而是直接前往了南首峰。

  “前辈。”南首峰外,江堂灵力融入声音后,声音洪亮,宛如龙啸。

  “我没聋。”一个老子突然凭空出现在江堂面前。

  江堂朝老者拱手道:“一年之期到了,还请前辈开启大阵。”

  “随我来。”老者突然转身往南首峰走去。

  江堂愣了愣,既而跟随老者脚步,进入南首峰。

  一路无言,两人七拐八绕了许久,期间江堂发现老者每一步都不简单,不是他身法如何玄妙,而是走错一步,很可能就是触发危险,若是低阶修者,走到这那至少避过千百回的死亡威胁了!

  南首峰看其平平无奇,可越深入,里面禁制越多,到了后面江堂甚至感觉不到禁制的存在,但依然感到处处危机。

  足足半个时辰后,两人在一个洞口停了下来。

  老者没有迟疑,径直走入洞中,但却终于开口道:“我是师傅的关门弟子,师傅飞升时,我就是你这般年纪,不足百岁,修为也只有元婴中期,很多事,我当时还不懂,为何众师兄要禁锢南周,后来我才明白,是让南周没有威胁。”

  江堂跟在后面听着,他明白老者何意,没有威胁,不仅是对别人,也对自己,一个没有威胁的存在,往往不会引来麻烦,待神庭一来,高举白旗,或许就不会使得南周众生泯灭了。

  每个人的保护方式都不同,有人血战到死,有人高举双手,而在修炼界,没人喜欢后者,除非,没有对抗的资本。

  从老者这番话中,江堂知道他们选择了后者,为了度过这一劫,他们不想让南周在神庭眼里有一丝一毫的威胁。

  一个生死境都少得可怜,只有一位大乘的修炼界,的确在神庭眼里什么都不算,但是,据江堂所知,这是无用之功!

  不过,老者他们不了解神庭,自然认为没有威胁就是最好的,而从穷桑口中得知情况的江堂,很清楚人家不是来征服的,而是来收刮的!还要刮得一点不剩。

  “这,就是仙阁。”

  老者的话让江堂从沉思中醒来,打眼一看,发现他们所处在洞窟口,而眼前的洞窟中,有着两轮巨大的阵盘,一个在洞窟顶,一个在洞窟地,两轮阵盘相互射出的七彩霞光中央,悬浮了一座五层琉璃塔状的阁楼,很有大唐风格,只是晶莹剔透的,在霞光中绚烂异常,神异非凡。

  琉璃塔不大,与江堂齐高,宽仅半丈,但是江堂却能通过晶莹的塔身,隐约看到塔内密密麻麻的建筑与飞来飞去的傀儡。

  江堂一直听说一花一世界,他曾经无法理解,而今他可算明白了!

  “这是芥子空间吗?”江堂向老者问道。

  “不知,或许是,或许不是,这不重要,来。”老者说完,又领着江堂绕过仙阁,向一石阶而上,一圈圈的走了足有七八十丈高后,两人进入了一间密室中,这密室的正下方正是仙阁本体所在。

  而这密室中央,同样有两轮巨型阵盘,但却没有霞光,而是宛如虚无之境,只有一粒锥形的种粒,形如葵瓜子,表面却如核桃般凹凸不平,除此之外,连尘埃都没有。

  “神种?”江堂微惊道。

  “嗯,当年师傅飞升不带走任何人,包括师母,使得师母一怒之下,留下了此物,想要逼迫师傅留下禁锢神种,奈何,师傅还是走了,这痴情道的女子,向来不讲理,为了留下心上人宁愿把整个南周界都毁了!”

  江堂无语,想了想道:“不一定吧,据我所知,痴情道不是不讲理,只要好好沟通,她们还是愿意听的,我觉得,痴情仙子此举,是说强留云中仙,不如说,让他老老实实待着,别逞能!”

  老者看向江堂道:“飞升乃修者毕生追求,师傅既成了仙人,自然要追求更高境界,留在南周做何?何来的逞能?”

  江堂苦笑一声道:“如果云中仙要去仙玉骸,我料想痴情仙子必然会阻止,而若去神庭,那更要阻止,前辈虽然修为高深,但很多事未必有我清楚。”

  老者没有争论,只是平淡说道:“痴情道是否给了你乾坤木?”

  “嗯。”江堂没有隐瞒。

  “你拿去吧。”老者看向神种。

  “我拿去?”江堂微微一惊,看到老者点点头后,他伸手间黑影一闪,一块木片出现在手中,上前两步将手伸入霞光内,顿时,江堂就感觉整条手臂都向外扩撒,血肉似在蒸发,他不敢由于,一个箭步冲入阵盘中央,用乾坤木片托起了悬浮的神种,随后闪身而出,短短片刻,他全身的肌肤都泛起了一层黑色,似乎所有魔血都要从毛孔挤出般。

  不过仅仅眨眼工夫,江堂就恢复原样,他看着木片上的神种,丝毫感觉不出它的奇特之处。

  “前辈真把这东西给我?”江堂再次问道。

  “真东西一直如我的心魔,你拿走了,我就轻松了,没有它,我也能解除南周禁制,让天地元气复苏,或许,我也能尝试突破到天人。”

  四千年了,老者一直守护在这里,除了看护仙阁,还有这粒神种!

  但仙阁其实不用看护,而神种却不容有失,所以这才是真正禁锢他的所在,如今被江堂拿走,压在他心头的病魔也没了。

  “如果你处置不了,就将它还给痴情道吧。”老者说完转身往石阶下走去。

  江堂则沉默的跟着老者一路离开了洞窟,离开了南首峰。

  

上一章 |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