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魔主入侵

第一百四十章 浑沌

魔主入侵 午夜狂响曲 4525 2021-01-05 14:00

  “不论如何,先封印了他,你先出手,施展冰玄凤凌决,我在其上施加九千重禁制,再让他们以肉身布置大阵在此地镇守,绝不能让他突破封印,一切等禁天之战消停后在来处理他。”

  竹白老道说完,慕悦人眼里的挣扎终是化为一叹,手中印决一掐,神通顿时显化而出,方圆万里的风吹草动似乎都静止了,一层迷雾从慕悦人身上弥漫而开。

  “不好,他们要用永恒不化!”冰彦见此一幕匆忙提醒宣丰羽。

  宣丰羽反应也快,顷刻间化为一团黑雾向着四面八方散去。

  与此同时,慕悦人身体前倾,人居然脱离了衣衫,双臂一展,竟化为一头冰凤围绕江珩盘旋一圈,身上散发的寒气将江珩下方扑来护主的魔龙冻结了。

  江珩眉头一皱,身体一动,顿时感觉撞到了铁壁一般,有着一层层无形空间将他禁锢在半空中。

  “动手!”竹白老道沉喝一声,数以万计的修士冲到江珩四面八方,所有人眉心都射出一道光芒直指江珩,化为千万根元神锁链捆绑江珩全身。

  “你以为这样就能困住我?”江珩一声冷哼,身体剧烈的挣扎几下,顿时便见施展元神锁链的修士们脸色苍白如纸,有甚者竟吐血身亡,尸体坠落到地上。

  “慕悦人你还在等什么,这是为了你能将功补过。”竹白老道气愤道。

  盘旋的冰凤突然贴近江珩,双翅一合,便将江珩拥入怀中,转瞬之间,冰凤已化为一做冰山将江珩冻结在了山中。

  竹白老道哈哈一笑,破邪剑直至苍天,朗声喝令道:“星宿听令,角、亢、氐、房、心、尾、箕镇压冰山之东,斗、牛、女、虚、危、室、壁镇压其北,奎、娄、胃、昴、毕、觜、参镇压之西,井、鬼、柳、星、张、翼、轸镇守其南,孤其天,九寒境,设四象、四兽、四方神,存于天地,融于天地,天地不灭,冰境不化!”

  竹白老道一出手,便集二十八星宿阵光,以慕悦人显化冰山为中心,上万修士元神锁链为笼,布置成了永恒不化之大阵将江珩封印在内。

  “这下,你就等着死吧,作为补天的材料。”竹白老道是喜形于色,忘乎所以。

  他望向那些被冻结的魔修,再看远方逃散的魔修,冷哼一声:“一群鼠辈。”

  “很快你也一样。”

  便在竹白老道转身之时,冰山炸裂,所有的星光也纷纷消失,施展元神锁链的玄门修士一个接一个的口鼻流血,一副难以支撑的样子。

  “怎么回事?”竹白老道震惊的回过头。

  只见冰山化为冰凤,展翅飞回竹白老道身侧,扭转间化为狼狈的慕悦人,她裹着一件青纱,唇齿渗血,嘴角颤颤巍巍的道:“我等封印不住他,走!”

  “你!”竹白老道认为是慕悦人没有尽力,毕竟冰玄凤凌决是连靖上天尊都能封印的仙法,岂会如此快就让江珩突破封印了?

  然而慕悦人根本没有解释,化为一道流光消失在天边。

  “你到底做了什么?”竹白老道看向正在用指头揉断一条条元神锁链的江珩。

  “秘诀在这。”江珩吐出舌头,舌尖上一颗丹丸大的星辰正散发着如彩云般的光芒。

  “你!”竹白老道明白了,江珩居然反过来利用星辰之力破解了慕悦人的永恒不化!

  “星宿是听你号令,但星辰之力是星宿借用的。”

  江珩意思很明白了,在星辰之力方面竹白老道是拍马不及江珩万分之一,借用星辰之力封印他,这不是自取其辱吗。

  江珩指头揉断了十余条困住他双掌的元神锁链后,双手互抱一错一分,顿时数百条双臂上的元神锁链根根齐断,顿时,这些元神锁链的玄门修士不是吐血身亡,便是元神大损,晕厥过去。

  竹白老道见此嘴角一抽,喝令道:“全部退下。”

  “是!”

  玄门修士们都是松了一口气,没有竹白的吩咐他们根本不敢收回元神锁链。

  “想逃吗?”江珩讽刺道。

  “和你打,老道觉得没意思。”竹白招呼所有人立即撤离。

  面对杀不死,封印不了的存在,竹白的选择是正确的,而江珩,如今的他只能通过反击重创对手,或者击杀。

  别人要走他根本没有能力去阻止。

  况且江珩还有事情要做。

  魔龙一声咆哮,带着江珩往虚明天而去。

  宣丰羽化为黑雾消失后,魔道也散了,御空灵舟也不见了。

  不论是江珩的阻挡,还是竹白老道的出现,魔道短时间内都不可能向观明天扩张,甚至要在未来很长一段日子里东躲西藏,从地上转入地下打持久战。

  魔龙来到飞魔宫,江珩从魔龙头顶跳下,今日宫殿中,放眼一扫,空无一人。

  “走得倒是干净。”

  江珩转身出了宫殿,此时宫外除了魔龙在还多了两人恭候江珩出来。

  一人容颜老态,樵夫打扮,正是在暗中保护胭脂的老妖。

  另一人则是不知何时被解救的出来的胭脂。

  “看来宣丰羽真是藏起来了,他不死,必是后患无穷。”老妖叹道。

  “不,正合我意。”江珩淡笑道。

  “可为何观主还要来此地?”老妖不解。

  “做做样子,玄门那些人不可能放弃监视我,要让他们明白我要屠魔,他们会更加放心。”

  江珩的话让老妖更加不解了,他也是一直隐藏于暗处,多少都了解了江珩的身份,他认为江珩杀了魔道是报复算计他的帝江,可如今看来似乎不是!

  “师父你前后做事完全没有联系,乱七八糟的,莫不是只为了救我吧?”胭脂也忍不住好奇问。

  “傻丫头,你师父是坑了你,以后你得小心!”老妖仗着江珩失去念识,故此用神识传音给胭脂,说完还不忘提醒胭脂不要表现出来!

  却没曾想,这反而让胭脂对他异常戒备!

  老妖这才回过神,在他印象中,他和少主自然是最亲的,可在胭脂印象中,师父才是最亲的!你一个山下的樵夫,顶多算是邻居,凭什么相信你而不相信师父?

  江珩打断两人的思绪,道:“凡事不能做绝,留有底线,留有余地,为的不是证明自己的慷慨,大度与虚伪,而是留一步棋。”

  “原来如此。”老妖毕竟也是精明之辈,一听就恍然大悟道:“杀魔道却不除尽,是为让玄门有所忌惮,毕竟玄门始终不可能饶恕你,你终究是他们要除去的大患。”

  “不仅于此,宣丰羽有这绝顶的领导天赋,而且野心极大,他迟早会卷土重来,以他性子,在拥有实力、地位后,他不会甘愿被人掌控,今日一战我已经点醒了他,此后他会更加小心,同时为了更快的获得提升,他会反过来利用帝江,到时候就是狗咬狗了。”

  “真会如此吗?”老妖觉得不可能,帝江什么人物,曾经的五帝之一!

  宣丰羽怎么可能是他的对手。

  江珩道:“帝江绝对不是黄帝,帝江、帝鸿、黄帝、混沌他们可以说是一个人,却又不是一个人,正如一气化三清,有人成就极高,有人黯淡无光,甚至沦为凶兽,如今的混沌便是前世的帝江,他在混沌死,又在混沌生,依我看来,他应该称作浑沌!”

  

上一章 |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