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魔主入侵

第一百零三章 洞中玄机

魔主入侵 午夜狂响曲 7379 2021-01-05 14:00

  毕雄泽一次请来百名地师,到江堂这里来一场峰顶会面,让江堂很厌恶,却不得不应下。

  开宗立派,他只是说说,未必会当真,但此地对他修炼三昧真火至关重要,他自然不会放过,配合一下毕雄泽后,这地方他以后不需要了也可以卖给别人。

  毕雄泽当先落在峰顶,环顾一圈后,还没等察觉出此地和以前有何不同,忽然就听到身后一声惊呼。

  “愚蠢,实在是太愚蠢了,那有这样建造地火塔的?这把整座山峰都给贯穿了,使得地气上吐下泻,真是,咳!”

  “完了完了,我就知道,唉,这不懂行的人非要,你们瞧瞧,这附近……我是没办法了,莫说几千年,就是几万年,也别想了。”

  “要命啊,我说西南王,此事真的没法做了,许多树都被砍了,许多石头也斩了,那所谓的麻大师根本就不懂地势之术,大到山水,小到草木,即便那平淡无奇的小土坡,也蕴含地势之道,而彻底,几乎整个峰顶都被削平了,根本就是胡闹啊胡闹,峰顶,乃是汲取日月精华之地,一草一木都不能伤及啊,呀哎哎!”

  毕雄泽听得一个头是两个大,他虽然试着感受了一番,却什么也感受不到,不过,农正元已经跟他说过,乾坤内在,而不在表象,至少,两年内变化不会很大。

  所以他能沉住气,可被这些人一闹,他真是有些受不了了,不过为了让这帮人甘心退走,他只好道:“这三年之期未到,自然见不到成效,说不定已经好了呢。”

  “好?”众人闻言嗤笑一声,宁老摇头道:“那地火塔横穿山峰,深入地渊,至少得五千丈,它就入根钉子,而此峰便是龙头,您说,这钉子把龙头给钉穿了,那活龙也给钉死了呀!”

  “是极,活龙被钉死,死龙也别想翻身了!”

  “完了,完了,这万兽山是彻底完了,没救了,西南王您另请高明吧。”一些地师说完,居然扭头就走了,晶石都不要了,看似有气节,实则,万兽山都死得不能再死了,他们留着干什么?还不如找点去别的世家混混日子,多蹭几顿呢。

  毕雄泽一见这局势,心下乐的,但表面上还是道:“不许,麻大师有他的用意呢!”

  “狗屁的用意啊!”一名地师实在是忍不住了,破口大骂道:“我就没见过这么蠢的局,多好的山脉,头给斩了,还来了一根夺命钉,这山要能活,我一头在此地撞死,暴敛天物啊。”此人说完,也扭头愤然离去。

  毕雄泽没有阻拦,把那些所谓的气话根本不当一回事,只是对宁老道:“宁老你看……”

  “西南王啊,老夫也无力回天了,我本也想离去,但是,老夫更像见见您口中的麻大师,如果他没能给老夫一个说法,今日,老夫就要灭了此人,省的他妖言惑众,败坏我们地师名讳。”

  “对,西南王把他叫出来,我们要当面治罪!”

  这剩下的人,可足有六七十啊,修为最低的也是气武后期,最高的宁老,修为比他毕雄泽还高,乃是意武巅峰的强者,毕雄泽最先请来的便是他,也是他说自己一人无法完成,故此发出邀请,请来百名地师准备合力将万兽山复苏。

  “找我?”一个高瘦的人影从地火塔走出,但即便戴着面具,众人也能从他的举止上感受到很不爽的意味。

  “你就是麻鬼?”

  面对众人仇恨的目光,江堂走近站定,点点头道:“什么事?说,我赶时间。”

  嚣张!见过,可就没见过这类的!

  平时,一个意武境强者,面对气武境地师都得客客气气的,因为地师可都是很团结的,得罪一个,就等于得罪所有,以后你家想寻找矿脉,布置矿脉,改变府上元气,汲取星辰之力,给予后辈更好的修炼环境,都是空谈了!

  可眼前人,不知用了什么法宝使得气息内敛,让人感受不出他修为多高,但言谈举止明显就是愣头青啊!

  “你地师做不成了,让爷教你怎么做人吧。”

  “退下。”

  一个年轻的地师说着便要冲上来,却被宁老喝止了。他看着江堂不冷不热道:“老夫枫森山人,你应该听过。”

  江堂直言道:“不好意思,真没听过。”

  “什么!”宁老一怒,其余地师也纷纷上前一步,看其架势都准备动手了。

  毕雄泽赶紧做出做和事佬,好说歹说才让这帮人忍了下来。

  他们不爽,江堂就更不爽了:“什么玩意啊?废话够了吗,要打,一起上啊,要聊,赶紧,现在开始,一炷香后你们不走我可要赶人了。”

  面对江堂的臭脾气,宁老显得很正定,应道:“好,老夫问你,你身后石塔可是地火塔?”

  “是。”

  “老夫再问你……”

  不等宁老说完,江堂便破口大骂道:“问你妈问,直接说。”

  宁老一愣,怒色一扫而过后,还不忘压制众人怒火,平心静气道:“好……”

  “好你……大爷的,你就不能直接说吗?你当干架啊,还摆起手式,简直……罢了,反正一炷香时间。”江堂连日来一直待在地火塔,吸了太多火气,脾气自然就火爆了!

  “什么人啊这是?”众人被江堂这一怼,反而冷静了。

  宁老笑笑,道:“此塔横穿山峰,深达地底,你若是地师,难道不明其意?”

  “知道。”江堂很坦白,因为穷桑早就告诉他了,所以他直接便道:“万兽山乃盘龙啸天局,盘龙总有冲天的一日,如果当年没有被废,很可能此龙早已一飞冲天了,而此地也就真废了,我这根钉子就是要把它死死钉在这里,哪儿也去不了,满意了?”

  众人闻言都是一惊,什么盘龙啸天局,他们根本就看不出来,只能凭借以前的记载,结合他们所学,认为此地是龙脉而已。

  宁老皱紧眉头,想了想,又道:“那你打算用何法复苏这盘龙啸天局?”

  “我凭什么告诉你?”

  “你……”

  江堂脸色一沉,盯着这些动怒的人道:“西南王对你们以礼相待,那是他,不是我,你们这点本事在我眼里就是垃圾,垃圾懂吗?废品,完全没用的东西,扫地出门的灰尘,所以别跟我横,否则别打脸了别管我,现在还有半柱香时间。”

  连和事佬毕雄泽都觉得这麻大师真是嚣张得没边了!

  但,谁让人家有本事呢!

  宁老气势忽然一变,傲然道:“三年之期还有一年,老夫可以等。”

  “别等了。”江堂已经是受不了了,直言道:“这山已经活了,想见识的随我来,看完了赶紧滚,别他妈再来烦我。”

  此言一出,四周除了山风呼啸便是一些风大落叶的声音了。

  毕雄泽闻言立即故作震惊道:“麻大师此言当真?”

  “来吧,别浪费时间。”江堂说完就带着毕雄泽先行一步。

  其余地师都是呆愣了许久,才在宁老的许可下,一同跟着江堂一探究竟。

  当他们进入一处山洞后,没等深入,走在江堂身后的宁老浑身一僵,不可置信道:“怎么可能?”

  “怎么了宁老?”身后地师赶紧上前询问。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宁老却是如同痴傻了般,反反复复的念道这几个字。

  有些地师似乎也察觉到了什么,惊讶道:“山灵之气,是山灵之气啊!虽然很微弱,但绝对错不了!”

  “这怎么可能呢?万兽山都废了两万年了,我年轻时还来过,根本没有察觉到山灵之气,可现在……”

  “五万晶石便能在两年里复苏龙头,这,他不会真是祖师爷弟子吧?”

  众人呆愣间,宁老突然是一脸不可置信的往前冲去,当追到江堂时,也正好到了溶洞内,这一看,宁老傻了!

  “高,实在是高啊,三十六钟乳,七十二灵池,浑然天成,绝非人力挖掘修砌,还没有一样东西是具有灵性的,怕,就是怕它把山髓给吸了啊!此地布置当真是绝了!”

  “不仅如此,洞外与洞内有许多白石,布置手法浑然天成,十分奇特,起初我还不明所以,可进来之后,宁老你察觉到了吗?此地,有风进,却无风出,一旦到夜间,星光折射,气随风来,藏于此间,聚而不散,久而久之,焉能不灵!”

  “咦,你们看那些池子中间,一块被钟乳水滴滴出的石块,怎会如此浑圆一体?”

  宁老闻言扭头一看,顿时惊道:“风都围着它而转,故而将它打磨如此,龙珠啊,绝对是龙珠啊!”

  众人闻言都是既惊有兴奋。

  江堂看着这些人,突然发现,穷桑这厮真是个宝,别的不说,光是他的阅历便是无价的了。

  以前想到混沌的强大,江堂实在无法将他和穷桑混为一谈,但东方却对这厮很信任,可见,自己的确是小瞧这厮了,乱弄一些东西便如此有道理,把这帮家伙彻底给看懵逼了。

  “此地,生人最好别进来,否则山灵之气全被你们给吸了。”江堂这话并非是吓唬,修炼者,特别是气武境之上,周身毛孔开启,可吸纳天地元气,故此,没遇到突发事件,例如毒气瘴气之类,修炼者是不会封闭毛孔的。

  此言一出,顿时便让众人不满了。

  他们看到的,其实只是冰山一角,穷桑布置的局哪能如此容易被他们一眼看透,可他们也知道啊,正因为知道,才要多看,这可是最好的学习机会,错过了,这辈子恐怕就遇不到了!

  看着他们吱吱唔唔的,江堂立即给了毕雄泽一个眼神,然后传音道:“西南王,真不能让他们待在这里了,即便封闭毛孔也不行,山灵之气可不是吸入体内才有效,它还有强皮美肤的功效,同样会被吸收的,何况,山灵之气可透石穿金,更别提修者了!”

  毕雄泽听后也知道事情的严重性了,他之前也被震惊到了,忽略了这一点,现在赶紧就封住毛孔,然后对众人道:“诸位大师,既然证实了龙头复苏,那就赶紧出去吧。”

  即便万分不舍,他们也不好逆了毕雄泽的话,人家毕竟是这片山脉的主人!

  不过在出去时,这帮人还是沿路细细观望,生怕错过每一处,这一看,他们发现了更多东西,局,一个个小巧的局,全都是普通的石头或者木头,没有一种是有灵性的,但是,他们相信随着山髓增多,这地方,必将是洞天福地!

  可是这一出了山洞,回到峰顶的众人,气氛是尴尬到了极点!

  “呃……”宁老刚张口,便看到江堂道:“一炷香都超过了,你们也该走了。”说着,江堂转身向着地火塔走去。

  众人眉头大皱,似在沉思,似在犹豫,就在一些人忍不住要张口挽留江堂时,突然看到江堂回身对他们又道:“对了,万兽山的事你们也别参与了,一些小手段就把你们惊成这样,可见功力之差,万兽山放到你们手里,就是浪费,西南王,帮我送客。”

  一个局就把毕雄泽当马仔使了,毕雄泽却丝毫不怒,反而哭笑不得!

  他不懂地势什么的,更不知道局是什么,可是从这帮人议论看来,他知道,真正的地师是什么样的了!

  他见过很多地师,每一个不傲,都自以为是,可是,没一个比得上麻大师,也没一个有他十分之一的功力!

  “诸位,走吧,府中已经准备好晶石了,这两三年,真是劳烦诸位了。”毕雄泽要的就是这个结果,虽然,江堂的做法让他也有些不快,毕竟太容易得罪人了,可是从结果来看,出奇的好啊!

  瞧瞧,这帮人的脚就如同这山一样,钉了钉子了!

  一名脸皮极其后的地师道:“西南王和麻大师关系很好吧!”

  毕雄泽岂会不知这家伙什么心思,地师不服地师,但也要看境界,高了太多的你不服都不行!

  不过毕雄泽还是摇头道:“哦不,麻大师和农大师关系好,是农大师为我引荐的。”

  “啊,农大师啊,这……”此人还没说完,边上一人便道:“你就得了吧,你都说了,如果人家麻大师不成,你就……”刚说到这,这人就闭口不言了,因为他忽然响起,发下话的可不仅这家伙,还有宁老啊!

  “呵呵,宁老,他虽然手段极高,但未必就是祖师爷弟子不是,还是问问两位师祖吧。”

  宁老脸色出奇的平静,没人猜得透他想什么,只是见他点了点头,背着手离开了。

  

上一章 |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