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魔主入侵

第一百四十章 傻娘

魔主入侵 午夜狂响曲 4064 2021-01-05 14:00

  逆空山,没有禁制,元气也不浓郁,一切看起来很是平常,只是普通的山野之地。

  然而,没禁制,没护山,那是因为敖家不需要。

  而元气,自然是飘荡在它应该在的地方,逆空山的修炼之地。

  可即便如此,也没人敢闯入,因为在外人眼中,这里比四方天任何一处绝地都要凶险!

  “这地方,完全谈不上好,更没风水可言,等我办完事,给你换个地,保证是藏风聚气的宝地。”

  拍拍墓碑,江堂转身走向不远处的一处小院。

  这样的独院在逆空山随处可见,每处院子,都代表了一个小家庭,而江堂去的便是他出生的地方。

  推开已经褪色的旧门,入眼的是满地狼藉,碎瓦,破碗,朽木,残墙。

  一个落脚的地方也没有,但江堂不在乎,他径直走到里面,刚推开虚掩的屋门,便听到一声惊叫。

  “呜!别打我,别打我,我不说了,我不说了,我再也不说了……”

  江堂直愣愣的看着屋中,一个抱着人偶的脏乱妇人蜷缩在桌底,瑟瑟发抖的哭求着。

  一步走到近前,江堂蹲了下来,看着蓬头垢面的妇人微微一笑,伸出颤巍巍的手拨开妇人脏乱的头发,眼泛泪光道:“对不起!”

  “别打我……”

  “我不会打你!”

  “别打我,我不说了……”

  “我不离开,活不过十年,我离开,却照顾不了你,无论如何,我都有错,对不起!”

  江堂眨眼间泪珠顺着脸颊不停的滑落,他依然面带笑容,一边为妇人抹去惊恐的泪水,一边道:“为什么?你没说错,为什么不说了?你放心,今后再也没人敢打你了!”

  “别打我……我不说了……”妇人依旧的念道着。

  “他回来了!”江堂忽然指着妇人怀中异常干净的人偶笑道。

  妇人闻言突然止住了哭泣,愣愣的扭头看着江堂,问道:“他在哪儿?”

  “他在这儿!”江堂拿出一个人偶,与妇人怀中的人偶是一模一样!

  妇人笑了,笑得很是高兴,但高兴了片刻却又疑惑的盯着自己怀中的人偶,奇怪道:“他一直在我身边啊,怎么跑你那儿了,咦,他跑得好快啊,一下在我这,一下就到你那,我儿子好厉害,娘都看不起你的速度了,呵呵……”

  “嗯,他是天才!”江堂又笑了,笑得泪水涌现,笑得头痛欲裂!

  “他不该在桌子底下,来,别让人看不起他了,出来吧,娘!”

  “是呀,我怕,可我儿子不怕,他是天才,我不能给我儿子丢人了,我不怕,我再也不怕了……”妇人终于从桌子下爬了出来,她只用一只手,另一手依旧死死抱着那个人偶。

  江堂扶着妇人坐下,一边为妇人清理着头发上的枯叶,一边说着连他自己都不懂什么意思的话。

  不知何时,门外站在一个人,一个看起来只有十**岁,肌肤呈现麦色的女子,她静静的看着屋内的母子二人,一句话也不说。

  足足一个时辰后,江堂才说服母亲回到了内屋,他刚一走出,那女子便道:“对不起。”

  江堂没吭声,也不看女子一眼。

  “我知道你恨我,但我也没办法,我爹把我禁足了,说珩哥你杀了家主长子昊苍大人……”

  “辛苦你了。”江堂说完便向屋外走去。

  “哥,你要去找家主吗?”女子问道。

  “我不会踏进那肮脏的地方。”江堂回头,看着女子又道:“应该说,他来找我为他儿子报仇。”

  说罢,江堂飞身而起,挥袖间一块块阵盘飞出,落在院子四角,紧接着江堂化为一道金光围着院子一转过后,下一刻,整个院落居然拔地而起,慢慢的悬浮了起来。

  剑指一收,江堂落回院内,看着女子道:“敖萦,你回去吧,告诉你爹,别来送死。”

  敖萦一震,这一刻她感觉眼前的堂兄变了,不是外表显得沧桑,而是完全变了一个人,一个没有情的人!

  可是若说无情,方才屋中与母亲相谈的他又是谁?

  从小,敖萦就跟在敖珩屁股后面东奔西跑,因为她觉得这位哥哥最有情,最有意思,逗她笑,逗她乐,还教了她很多道理,没有天才的那份倨傲,一直都是和蔼可亲,对她照顾有加。

  可如今,眼前的珩哥给她的只有陌生!

  逆空山上,宛如一片平原,故此敖珩家小院悬浮起来后,瞬间便吸引了所有在外练武的子弟目光。

  一时间,数百到身影聚集而来,冲到小院外,看着飞起的小院皱紧眉头。

  “珩哥,听说你回来了!”一个身高九尺,膀大腰圆的黑巨汉从人群中走出。

  巨汉声音刚落,不等四周议论声炸起,悬浮的小院大门开了,江堂从院内走出,俯视一帮敖家子弟冷漠道:“打过我娘的出来,哪只手打的自己将它斩掉。”

  “这事情我知道,不过我已经帮你教训过他们了,算了吧珩哥。”巨汉出言道。

  “这没你的事阿野。”

  巨汉眉头一皱,正要开口,突然边上一名身高将近八尺,身材却十分匀称的青年冷笑道:“吆!这可真是一如既往的嚣张啊,敖珩,你娘是我打的怎么了?我见她一次给她一耳光,三十年了,都成习惯了,突然让我不打,我浑身都难受懂不?要不,你提你娘感受感受?”

  边上一名稍显瘦小,可放到外面同样是七尺大汉的黑脸男子笑道:“不要啦,人家珩哥可是天才,你这一耳光下去,人家没事,反倒是把你手给震折了。”

  青年闻言大怒,指着黑脸男子怒道:“有你这么说话的吗,你这不是骂人家珩哥脸皮厚吗?啊!”

  “哈哈哈哈!”众人都忍不住笑了,特别是根本就不知道敖珩这号人的小一辈。

  江堂离开三十年了,现在这附近的年轻一辈即便都换了一批,虽然都听说过,却根本没见过,自然不清楚,这千百年来的第一天才究竟有什么了不起的。

  敖野却心底一寒,因为他知道,敖珩是废了,可那也是以前了,本家的昊苍大人十多年前被敖珩一剑杀死的事情,分家知道的人没几个,但他是却收到了消息,所以他很清楚,敖珩这次回来可不是媳妇回娘家,想家了,而是来讨债的!

  可是敖野想要提醒却为时晚矣,只见金光一闪,青年和黑脸男子已经被削成了人棍,膛目结舌的倒在了血泊中!

  

上一章 |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