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魔主入侵

第五百五十九章 仙玉骸局势

魔主入侵 午夜狂响曲 3495 2021-01-05 14:00

  仙玉骸神树主干以东,有一处深不见底的树洞,洞中有一条溪流万年不旱,溪水内含乾坤木液,虽稀薄,却也引得无数修士来此修炼,并在四万年前建立国度,名为洛!

  洛仙国为九国之一,西邻栖仙国,北邻炎仙国,而在炎仙国西北之处便是风仙国。

  因沱门毫无三三两两的出现,本来还能沉住气的其它分舵都被牵连,迫不得已只能提前实施计划,以至于整个仙玉骸各大势力是剪不断理还乱,越发的难以收场了。

  其中,栖仙国还好,因江堂出手,事后他放出此地沱门分舵的舵主,栖仙驸马爷,也无法挽救被栖仙国重击后的残局,导致栖仙国的沱门分舵土崩瓦解,全部逃到附近分舵继续为乱。

  但邻国的洛仙国可就苦不堪言了,一方面,他们醒悟较晚,等发现时几乎被困在国土之中,传送阵毁于一旦,在外强者短时间都无法赶来,被沱门不断痛击,挖墙脚,昔日的左膀右臂也倒戈相向,当起了二五仔。

  可更要命的还是后面,神煌宫不知吃了什么药,竟对他们这个盟友出手!

  只有少数高层知道,神煌宫之所以如此做,也是因为轮转之门的关系!

  神煌宫就是一个超级大森林,什么鸟都有,独立独行的,结党营私的,从上到下,根本没有所谓的同门友谊,只有拳头硬不硬的道理,上至三大老祖,下至刚入门的弟子,他们只有一个想法,如何在神煌宫站稳脚跟,排除异己!

  三大老祖之下,是九宫长老,九宫长老坐下是以圣人为首的纷乱势力,代表着仙玉骸各大家族。

  洛仙国皇室的洛家,众多子弟都加入了九宫之一的坎宫,而这坎宫向来是巽宫的死对头,原因无他,两宫的首领人物,两位长老还没加入神煌宫开始便已经有过节,两家也是世仇,不知是故意,还是有意为之的争夺,年轻时他们又同时喜欢一女子,到了神煌宫里更是什么都要争一争。

  不过后来神庭攻打仙玉骸,他们不得已,在三大老祖的压迫下暂时放下私仇,才使得他们所代表的势力得意喘息,不过就是在对付神庭上,他们也要争一争,看谁功劳更大,这对于仙玉骸则是件好事。

  而今,神庭龟缩,沱门介入,平静了许久的仙玉骸再起波澜,这两人便又开始斗了!

  其实这里面有沱门挑拨离间的效用,洛仙国之所以忽然之间一畏不振,被沱门打得措手不及,便是有许多巽宫弟子冒充沱门弟子到洛仙国为祸,同样,坎宫也有人前往了巽宫掌控的风仙国为乱,而且动静极大,还被他们发现,风仙国的皇室邝家中,居然有人偷偷修炼魔功,并偷偷摸摸的弄了一个充满无象魔气的世界残片!

  此消息一出,仙玉骸都震了震,此时非同小可啊,这邝家到底要干什么?

  不知道没关系,只要知道他们修炼魔功,私藏无象魔气这就够了,如果不趁早灭了,万一让他们养出一个群魔乱舞的国度那还了得?

  这些事情一出,巽宫震怒了,巽宫首席大弟子,圣人风杉真人借尊师申松老道的至宝颠倒苍穹镜,笼罩了洛仙国三十三城,使得镜下修士深入幻觉,难以自拔。

  风杉真人更是放话,喝令坎宫弟子莫要无事生非,不然便要神镜收了整个洛仙国亿万生灵魂魄,让他们永世不得超生!

  如此一来,的确把坎宫弟子给吓坏了!立即将潜入风仙国的弟子召集回来,不能再轻举妄动。

  前往洛仙国的灵舟之内,江堂斜靠椅上,手背撑着脸颊,双目盯着资料微微笑道:“人家都说藏风聚水,风水本一局,水火才不容,这坎为水的坎宫不是应该和离为火的离宫过不去吗?怎么一直和巽为风的巽宫死磕呢?”

  “管它呢,过去干就是了。”穷桑一副幸灾乐祸的笑道。

  “风水都坏了,神煌宫那三个老家伙也不管管。”江堂一副不急不缓的神态,百无聊赖的又问:“这巽宫都祭出颠倒苍穹镜的成品,那坎宫就坐视不管?他们师尊呢?难道没件拿得出手的神器与之对抗?”

  “坎宫师尊乃神煌宫二长老陶景尊者,此人由佛入道,早在虚空洞消失不久,便前往了昔日佛域,说要寻得真果,想由道归佛,所以他不在仙玉骸。”

  “这倒是有趣,莫非当年他就是争不过女人一气之下剃度了?然后觉得不甘心,始终被俗事牵绊,无法专心入禅,故此舍弃袈裟,到那神煌宫参加入门大典,一路挫败申松老道,更是在最后成为长老前,阴了申松老道一把,使其排到了老六的位子。”

  这些,不过都是江堂的猜测笑谈,穷桑听后也笑道:“虽然有所不同,但大致差不多,从情报来看,申松此人实力不俗,就当时而言,完全能进入前三,确实是被阴了一把,不过神煌九宫的强弱可不是排名来论,不真正交手,孰强孰弱真不好判定,当然,中宫除外。”

  “中宫就三个老家伙,除不除都一样。”

  江堂也就对中宫三个老家伙有所忌惮了,其余八宫他不担心,至于九宫之下的三十六灵窟,七十二道坛,都是一帮大罗金仙和传道金仙而已,势力是大,但单打独斗的实力并不强。

  至少在江堂看来是如此。

  “邝家的无象魔气,是你给的?”穷桑忽然问道。

  “算是吧。”江堂知道上次和邝家的人斗法,遗留了一些无象魔气在残破的葫芦上,他可以收回,却并没这样做,他就是要让邝家堕入魔道。

  换做其它势力,或许不屑一顾,立即灭了,但邝家不同,他们修炼的风魔之术若能得无象魔气,自然能更上一层楼,而今他们还真这样干了,还弄了一个世界残片来培育魔气,可惜,不知怎么地走露了风声,江堂想见到的魔国自然不可能成了。邝家必然要成为众矢之的。

  这倒是可惜了。

  穷桑则幸灾乐祸道:“你可把人家坑得好惨啊,若再给邝家三千年,到时候真会有成千上万的风魔出世,届时仙玉骸必将是另一种局面了。”

  “是他们自己笨,找不到融合无象魔气的办法,潜意识就认为欲成魔,先疯活,七情六欲斩得就剩下痴狂执念了,这还怎么成无象魔?”

  江堂说完也站了起来,一步走出船舱,站在甲板上看着远方笼罩在玄光中的国度,双眼不由眯了起来。

  果然是颠倒苍穹镜!

  

上一章 |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