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魔主入侵

第四十六章 乌林

魔主入侵 午夜狂响曲 3938 2021-01-05 14:00

  江珩冲出云端,入眼是七星闪耀,四方黑云海是无边无际,七曜之光难破云层。

  “难道这是七曜摩夷?”

  江珩回到云层之下,进入黑木森,将一块石板掀起,盯着下方四散而逃的小虫子,黑眸扩张,当整个眼球漆黑一片后,下一刻便亮起无数星光,明暗不定,亦如星海斑斓。

  这双眼,只因他功法所致,本没有什么特别之效。而今却能让他洞悉一切,看到虫子的细胞结构。

  他也不清楚这是不是机缘巧合开启的特有神通,还是经过自己常年的磨练、感悟、学习而逐步构成的。

  总之魔种解开后,他就发现自己有了这项神通。

  “虽然不是,却很类似,如果真与通衍子有关,他便不是什么异界生物,而是三十六重天的强者。如此断定,那些家伙阵没一个肯说真话,难怪穷桑厌恶他们,多少也能理解了,修为越高,心越肮脏!”

  江珩为穷桑感到不平,他极有可能是唯一被蒙在骨子里的,他的确参与过神战,也的确死了,但那不是在河图界,而是在这大罗天之下。

  他很可能借助混沌逃跑,而混沌不知是何原因进入了河图界,而穷桑从混沌体内跑出来时,当时的混沌应该是重伤沉睡了,故此穷桑是稀里糊涂的到了河图界,最后在南周落脚。

  亦或者他早知道,但他的性子不喜欢参合进尔虞我诈的斗争中,宁愿在南周逍遥度日,那怕苟延残喘也好,过自己喜欢的生活这就足够了。

  “洛玄抓了穷桑,以穷桑天赋,洛玄应该不会杀他,但极有可能会抹除他的记忆,让他重生入道,成为自己的得力手下。”

  江珩猜测到半,将一枚印符取了出来,这就是穷桑交给他的,属于穷桑的记忆备份,如果穷桑真失去了真我,江珩只能用这印符把他拉回来。

  江珩收起印符,继续上路。

  黑木森很大,江珩却不急着出去,他只是步行,很多时候都在考虑,有时他还会拿出一些法宝法器,看看在这一界有什么效果。

  结果发现,很多东西都脆弱不堪,当然也因为灵性丧失的关系,又被江珩的混元之炁腐蚀,掉阶很正常,可为什么传送物品都用不上了呢?

  不论是传送台,传送符,传送阵盘等等,没一件能用得上的。

  江珩考虑良久,最终的结论是这里缺乏天地元气,无法构成元粒子、灵粒子还有星辰粒子通道,故而无法传送。

  除此之外,江珩和老申头他们也一样,被界面之力所压制,修为他当然还是金丹,只是实力似乎也变成了金丹!具体是否如此,他没有遇到大罗天下的修士时,没法判定。

  另外他更是因为混元之炁,加之玄尊体也迈入玄天功大圆满,但与虞嫦截然相反,他的混元之炁可以外放,却无法吸纳天地元气了。

  但他的修为却不会停止,毕竟紫府魔界已经完美了,能够循环不息的自行运转,他还是和以前一样,只是无法从外力得到提升而已,修为速度必然会慢了很多。

  但这不重要,他还可以走武道,加上他对细胞的研究,从强大细胞开始强大肉身,必然会开辟出一条新的强者之路!

  在河图界,他的肉身已经顶峰了,要变强只能变成虭族,可到了大罗天下后,他发现自己肉身就跟初生婴儿一样,有着无限的成长空间!

  当然还有一条路会让江珩成长得更快,那就是学洛玄,深入混沌虚空,将紫府外放开辟出一片天地,吸收混沌中的元素能量构造星辰寰宇。

  要做到这一步,必须要有造化之炁,领悟无中生有的神通。

  神通江珩有了,造化之炁却没,不过混元之炁可以模仿,效果不敢说一模一样,至少差距不会太大!

  但这条路江珩不想走,因为这会把他限制在混沌中,无法自由自在。

  更重要的是他的实力不行,魔界太小,也不稳固,外放后让强者遇到,会被人直接炼化的,毕竟他的混元之炁连洛玄都动心。

  财露白了这觊觎的人也就出现了!

  无边的黑木森似乎没有尽头,这里的木制坚硬,毒虫繁多,这些虫虽没灵力波动,但却很强,越比河图界的普通虫子厉害,当然,也有可能是江珩变弱了!

  当江珩走出黑木森时,已经是十天之后了,在黑木森外,是一片陡峭的山脉,在他不远处,有一条崎岖的小道沿着山壁没入云层之中。

  在更远的山脉,则没了黑云笼罩,故此得已沐浴在七曜神光中,显得熠熠生辉,斑斓瑰丽。

  “乌林。”

  江珩站在一块石碑前,盯着石碑上的字。

  字他看懂了,不是九州字,也不是仙玉骸、神庭,或者中天,而是在大森海星域中见过。

  他最先到大森海遇到的是张瑞渊和张问祖父子,他们祖上遗留的铁令上就有这种字,后来江珩在附近星辰上也找到了一些荒僻的修士洞府,里面有一些典籍也记录了这些字。

  直到在中天,魔相初成时,通过感悟星辰上的众生,他才彻底明白了这些字的含义。

  石碑对应的不是森林,而是崎岖山道,如此看来,江珩刚才走出来的地方名为乌林。

  而既然有石碑,有名,那这通往山上的道路尽头,或许就是修士居所,亦或者是人族聚集地。

  江珩没有御空飞行,而是徒步上山。

  他走了很久,却见不到一人,脚下石阶布满青苔,似许久没人来了。

  还是说,都是用飞的?

  这山很大,比乌林的路可长多了,江珩走走停停,时而站在山崖上,望着天狗食七曜,当然,这是江珩乱起的称呼,不过上空如烈日的七星,的确出现了被黑的景象。

  江珩算过时间,一天七曜就会黑掉一颗,七天后七颗全黑,到了第八天,最先被黑掉的星曜开始绽放光芒,然后是第二颗,第三颗,等七颗全亮,又开始一颗颗的黑,如此循环,周而复始。

  “这到底是星辰,还是金乌?”江珩有些不解,以他实力,想要飞上去看有些困难,界面之力太强了。

  江珩不急着去研究,当务之急,是找到袁寅,不单单为了小境天界宝,而是他觉得这厮有猫腻,他似乎一开始就知道小境天的界宝在何处,而且熟门熟路的使用离开,并且故意把界宝带走,而后路被梼杌断了,又失去了开启下一道门的钥匙,小境天足矣把江珩困死!

  但这明显不是梼杌安排的,因为他犯不着这样干,可除了他还有谁知道小境天的事?并让袁寅混到虞嫦身边,如果自己魔种封印不解开,还是阿丑的话,后果可想而知!

  

上一章 |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