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魔主入侵

第一百二十五章 魔妖之后

魔主入侵 午夜狂响曲 4010 2021-01-05 14:00

  江珩看向说话之人问:“阁下能否告知一二?”

  说话的男子淡淡一笑,道:“这事最好不要打听。”

  江珩不解问:“有什么不可说的?”

  “不可说的多了,你以为天尊是个人就能当的吗,如今的天尊,要嘛肉身成圣一路修到天尊,要嘛羽化,明白了吧。”

  江珩点头,便不在打听了。

  说到这份上他已经很清楚了。

  活着你才是天尊,这死了什么都不是。

  也从这点可以明白,穷桑他们为何遭到驱逐的命运。

  “看来这里被人下了咒,无需宣扬,天生讨厌靖上天尊,是打压,还是掩饰?”

  江珩采购了一些书籍回到靖天观,点燃了三炷香后开始坐在蒲团上看书。

  江珩看的书很杂,从古至今的奇闻异事应有尽有。

  他目前看的是一本类似于山海经异兽篇的《珍兽录》,里面记载了许多山海经里的异兽,但更多的是江珩没有见过也没听过的。

  “螭虺,虺之异种,天生含一丝龙血,幼时孱弱,含剧毒,厌光喜暗,通常长到三五年可掌握黑水天赋,黑水非水,如水而不自知……”

  江珩看到这里,突然想到了他提取的毒,如今虽然失去神通,但他已经研究出合成公式,只要有仪器一样能提炼,注入子弹中杀伤力普通天境也要畏惧,只是不好伤到对方。

  江珩向通过妖兽的天赋与修炼之道解决自己的麻烦,可却异想天开了。

  里面只是介绍妖兽特征,习性而已,少有提及天赋的,一些有的却帮不到江珩,看完后他换了另一本讲穴位的。

  “没用,莫说十二经,就是任督二脉都是同的,问题却依然无法将体内混炁释放出来。”

  “云中仙让我待在这找到身体的原因,以便解决,然而我却一点眉目也没有。”江珩合上书,环顾一圈,香堂里一如往昔,只是多了些灰尘。

  香快烧完了,江珩补了三株,望着靖上天尊的画像发呆。

  如果说靖天观里唯一显得特别的就是这幅画像了,其余的东西江珩都研究过,全是普普通通。

  看着看着,江珩忽然发现这画中的场景很熟悉,似在哪见过。

  细细一想,江珩明白了,画中靖上天尊身后的星辰,不就是靖天观头顶的星辰吗。

  一无所获的江珩走出香堂,看着上天星辰,却还是看不出什么,这种巨大的星罗大阵,需要宏观才能看出一些东西,只看一部分不可能看到整个局的真正面目。

  饶是如此,江珩也看了很久,今天看不透,明天继续看,闲暇时翻翻书,日子也就不知不觉过去了。

  两年后,白雾飘渺,云烟如海,在一处望不到尽头的云海之上,一个相貌英俊,身材挺拔的白衣青年缓缓伸出一指,霎时间,指尖金光璀璨,亦如初升的太阳,将无边云海染成一片金黄。

  许久,青年收回手指,此刻他的手指却不像之前那般白皙,而是如同黄金打造一般,绽放耀眼的金属光泽。

  青年低目看着怀中不断哭泣挣扎的婴儿,头也不回的自语道:“洛伯,这不仅是你们洛家,也是我唯一的血脉,无论他是否能传承洛家血脉,那帮家伙也不肯放过他,如今我将大日经授予他,希望日后他能扛起我这个叛徒的重担!”

  白衣青年身后,一名六旬老者淡漠的应道:“你放心,我虽然很想杀你,却不会将杀意转到他的身上,他毕竟是小姐的血脉,豁出命我也不会让他受到半点伤害!”

  白衣青年淡然一笑,英俊的面容透露着潇洒从容,可看如人眼中却有种孤寂的沧桑。

  “一个妖族八大家的妖女,居然梦想成仙!可笑啊,可笑!而一个大日寺弟子,居然为了这个傻丫头破戒成魔,更是可笑啊!”白衣青年傻笑数声,忽然金指一点怀中男婴眉心。

  在这一瞬间,普照天地的金光,刹那收敛,汇聚于男婴,仅在片刻男婴通体金光,仿若一个金娃娃,但很快所有的金光都收敛消失,恢复了男婴本有的白皙肌肤。

  白衣青年将手中男婴递给老者,平静道:“你恨了我半辈子,莫非过了今天,你还要恨下去?”

  “当然。”老者简短的肯定道。

  白衣青年淡淡的看了老者一眼,忽然哈哈一笑,全身金光乍现,如同高天烈阳一般,向着上空激射而去,刹那间,金光一闪即逝,被染成金色的云海,才渐渐恢复柔白。

  老者护着婴儿,一路潜逃,从北海进入观明天后,他的速度才慢下来,融入了红尘之中。

  “唉,何时才是一个头啊。”短短月余时间,老者已是心力憔悴。

  他失去了目标,不知到何处落脚,这一个多月来他一直思索,然而时至今日也没有寻到一处好地方。

  看着怀中男婴,老者一双浑浊的老眼流露的全是复杂,他喃喃自语道:“以我的修为怎能保你周全,倒不如说是你的累赘,只要我在你身边,他们就是知道你是小姐与那魔头的血脉!但你放心,我纵使舍弃肉身,放弃天道,也要护你左右,保你一生!”

  正当老者想要将男婴偷偷交给一户农家时,突然听到屋内主人小心翼翼道:“今天那靖天观的怪人给了我这个东西,说能助我掘土种粮,比十头牛还厉害。”

  此言一出,屋内便想起了一位妇人的不可置信:“当家的你是不是被骗了?就这小玩意,能比十头牛?咋比啊?”

  “我见了,怪人按动黑匣子的这个地方,就能变成一辆黑车,他说只要我学会怎么驾驶就能用了。”

  “真的?不是会仙家法宝吧,咱们凡人可用不得。”妇人疑惑道。

  “不是什么仙家法宝,怪人说了,凡人也能用,今天天黑了,等天亮了咱们就试试。”

  听到这里,老者立即打消了刚才的念头。

  “靖天观!”

  老者也是听说过这地方,传闻靖上天尊为修补星罗大阵而仙逝了,他没有弟子也无后人,故此在观明天就有一股势力否定了靖上天尊的地位,从而让他们的门派受百姓朝拜,香火不断。

  这种事情在大罗天下多了去了,人族的勾心斗角是老者最厌恶的,不过靖天观的确是个好去出,靖上天尊虽死,但毕竟是为大罗天付出,断他香火没人说事,但要毁了他留下来的靖天观,这就会让有些人看不顺眼。

  靖天观好比一个墓,不是自家的不上香,但如果你胡乱挖了这个墓,就不仅是对先人不敬了,而是要惹公愤的!

  想到这里,老者立即有了注意!

  

上一章 |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