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魔主入侵

第一百零一章 夏丹子

魔主入侵 午夜狂响曲 3835 2021-01-05 14:00

  不动尊巍然不动,只是身后八蛟钻入里面,围着商陀鲁旋转。

  商陀鲁虽有玄炁护体,一时间八蛟奈何他不得,但蛟龙身入烈火,令商陀鲁感到自己深陷火炉中,怕是用不了多久,不仅玄炁被炼化,连他整个人都要成为这些畜生的腹中餐!

  “一个魔,居然修出了佛门不动尊,老夫的确是大意了,但你指望这样就能困死老夫,未免异想天开了!”

  商陀鲁说完,他的身躯开始枯萎,皮肉不断的脱落,最后居然变成了一节竹子!

  竹子翠绿欲滴,虽只是一节,却如剑般有三尺之长,正是他之前用来定住江珩身体的法宝。

  江珩愣了,这绝不可能是幻术,但要说替身术也未免太离奇了,而且自己念识与商陀鲁相差不大,他是何时瞒过自己用这替身之术的?

  “不对!不是替身术,这老家伙竟舍弃肉身,将道藏藏于法宝之中!”

  江珩很快就反应过来,铜剑一划,瞬间刺入不动尊中,一剑刺在翠竹之上,然而只见翠竹光芒一闪,竟抵消了江珩所有力量,剑尖刚触碰到翠竹表面便无法再近分毫。

  江珩一惊,连续劈砍了数百剑却都没用,连混炁都用上了,这节竹子还是纹丝未动!

  便在这时,天空一身巨响,浮云破开,一俊逸青年冲入谷中,正是夏丹子,他一眼便锁定住了江珩,没有二话,周身血光一现,刹那间天地间全部变的血红。

  熟悉的一幕再次出现,江珩却不急不躁,凭空变出一枚壳匣,甩手一抛,壳匣准确无比的飞向夏丹子,却在飞往过程中变化成了一具战甲傀儡,如加特林的右臂抬手便是一梭子弹。

  夏丹子面前出现几层血盾屏障,子弹落在上面登时炸起了一层层血雾,很快几层屏障就被轰碎,但到了最后一层时,剩余的子弹竟被阻拦下来,宛如被抽空了动力般,悬浮在了屏障表面。

  这一幕让夏丹子和江珩都是一愣,显然没料到对方有这种手段!

  余惊雄化身因所处环境不同,肉身不同,修炼的途径也不同,就算共享记忆,别的肉身也难以修得,可只要血骨合体,所有神通他都能运用自如!

  这点江珩早已知道,但却没想到夏丹子的血炁已经到了空间神通的地步!

  “四种血炁神通都无法阻挡,唯空间神通可破,那傀儡力量很强,这些铜钉也很奇特,材质极好,而且还蕴含了控制我血炁的剧毒,若非我掌握空间神通,被击中身体必然受损极大啊!”

  夏丹子只是通过简单的防御,就洞察了江珩一些本事。

  江珩已经顾不上商陀鲁了,展开一面八寒图,把翠竹收了进去,希望能暂时困住他一段时间,将精力全部用来对付夏丹子!

  能掌控空间神通的魔皇化身,绝对不容小视,江珩可没托大到同时对付两名天境强者。

  别开商陀鲁舍弃肉身,他只用元神操控这奇怪的翠竹,是不是给江珩来一下定身咒也够江珩受的了!

  夏丹子见八寒图被江珩收走,脸色微变,他察觉到江珩要跟他死磕的意思,不然应该直接遁走才是!

  “被小视了吗?不过也不奇怪,此人连斩我两具化身,加上文举院主便是三具,小视我也并不奇怪。”

  夏丹子淡淡一笑,翻掌间,整片血界居然颠倒了,变成山谷在上,云层在下!

  然而这只是一开始,很快,这片血界便开始旋转,越来越快,也越来越让江珩分不清东南西北了!

  而且夏丹子自身似乎被空间隔离,江珩居然感觉不到他的四方!加上血界的情况,江珩除了眼前血红外,什么都看不到,也听不到。

  血界他已经很熟悉了,但这样的血界,江珩还是都一次碰到。

  与此同时,江珩体内流转的血液凝固了,不等他施展变异神通,所有的血细胞居然不翼而飞!

  江珩大惊,他居然无法察觉到他的血细胞去了哪里?

  他的肉身开始僵硬,器官枯竭,距离死似乎只差一步!

  却在这时,耳畔飘来夏丹子的惊叹:“竟是混沌火练就的精血,你跟帝江是何关系?为何又要对付我?我可不记得何时与帝江结仇。”

  这具魔皇化身很是温文尔雅,没有余惊雄那种粗俗,也没有院主的狂傲,很难想像他们是一个人!

  江珩修出来的化身,性子几乎和他一模一样,就是阿丑也是如此,更当年前往沙海的他是一样的。

  而人家的化身,道不同,性也不同,如此修得一身一劫,甚至千百劫,当众身归一,恐怖程度可想而知!难关如此多人甘愿冒着化身反噬的威胁也要走这条道了!

  江珩就算面临危机,也会下意识的思考对方的道,因为只有如此他才能更加了解对方!

  “要是七曜遇到这厮,或许我真玩完了!”江珩心中苦笑。

  玄尊体在失去精血后,在迅速的枯竭,虽然他还可以用骨髓造血,从而变异出需要的各种血细胞,但问题是对方还能偷走他的精血,是治标不治本。

  故此他只能用混炁滋养,就算还能战,实力也大打折扣了,活动不自如,如操控行尸走肉,多少都会有些碍手碍脚。

  但江珩既然敢答应余惊雄帮他,就考虑到有这么一天!

  刹那间,刚刚被江珩抛出去的战甲出现在江珩身后,胸腔甲壳开启,宛如一张大嘴把江珩一吞,四肢和头颅同样被套了进去。

  只是眨眼工夫,套上战甲的江珩便凭空消失了。

  夏丹子察觉这一幕后有些意外,不过并不在意,只是偏过身子,正好躲避了一道黑影的扑袭。

  “我很好奇,在这种环境中你是如何知道我的方位?”夏丹子一边问,一边手掐法决,而刚刚一击不成的江珩立即被一副血棺给笼罩住了。

  江珩一拳轰在血棺之上竟纹丝未动。

  “别费劲了,蛮力是破不开的。”夏丹子淡淡道。

  江珩苦笑一声,道:“你施展这些神通,不担心被慕悦人灭了吗?”

  夏丹子摇摇头,道:“师尊早已知道我的问题,她不在乎,她是这世上唯一了解我的人,也是真心想要保护我的人,若非我反对,师尊怕早已去渊通将余惊雄斩杀了!”

  此言一出,江珩真是懵了!

  

上一章 |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