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魔主入侵

第二百五十九章 都来送死

魔主入侵 午夜狂响曲 3828 2021-01-05 14:00

  江堂的日子还是在酿酒和看店中渡过,对于冻天宫之行,他似乎根本没有做准备。

  长孙玉怡看在眼里,却没有提醒,在她看来,江堂是放弃了,毕竟短短两三年,江堂就是有源源不断的灵石修炼,也不可能突破一个小境界,毕竟他的修炼功法乃是藏气归元,没金丹,更不可能修出元婴。

  “小颜上酒。”

  听到酒客的催促,江堂坐在柜台里一动不动,只是让傀儡去招呼。

  “小颜师傅有道侣了没有?”忽然,一个身躯佝偻的老婆子走到柜台前。

  江堂睁开眼睛,扫了一眼老婆子后,点头道:“有了。”

  “有了也没关系,就你这酿酒手艺啊,多养活几个也是没问题的,老身这里最近来了一批新货,其中有几个狐妹子特别的诱人啊,小颜师傅要不要挑几个?”

  江堂摇头,很坦白的道:“我媳妇儿是痴情道的。”

  老婆子闻言一惊,然后一句话没说就走了。

  不仅雪城,这个苦海的人口贩子都很多,江堂两年里已经被问了上百次了,烦得他头都大了,最后只能搬出痴情道把这些人吓走,况且他说的就是实话,别人如何想,是他们自个的事。

  “痴情道的女婿!”一名面生的酒客闻听此言,诧异的看向江堂。随后撇撇嘴,摇头笑道:“看不出来。”

  的确,但凡被痴情道看上的人,那即便不是天之骄子,也是天才之流,而江堂,修为平平无奇,还生了一副死人脸,看着就令人不愉快,痴情道岂会看上他?

  江堂不理会这些嗤笑,倒是羊爷有些不愉快的冷笑一声,道:“人二爷被痴情道看上怎么了?你是嫉妒啊?还是嫉妒啊?还是嫉妒啊?”

  “你……”酒客闻言大怒,可目光落到羊爷身上时,顿时蔫了。

  看不出!

  这留着羊胡子的中年瘦干汉子,修为不知有多可怕,在场的酒客除了虎鹿二位爷,无一人看出来!

  毕竟这里卖的是低阶灵酒,几乎没有高阶修士会来,很多时候酒客间产生矛盾,也不敢闹事的原因就是他们三人在。

  老龟出去一年多了,何时归来江堂也不知道,他依旧是过着很普通的贩酒生活,时不时自己也喝点。

  雪城常年飘荡的雪花最近小了,还出现了断断续续,这预示着天葵星要来了。

  这天葵星就如扫帚星,不仅是样子,连晦气都是如此。

  因为天葵星的到来,会使得冰蓝域战乱不断,特别是前往冻天宫的修士,上万人进去,回来的寥寥无几。

  可就是如此,还是有源源不断的修士赶往。

  “哎呀,这转眼,又是千年!”鹿爷看着远空一点璀璨的流光,心下感慨万分。

  “这次又要死一批人,也不知道,这帮家伙到底为了什么,就算有仇,也不能傻到把命丢了吧。”虎爷是老神在在的坐在酒肆一角,边上羊爷这冷笑不止,也不开口,目光直直的在一名名酒客身上来回扫动,宛如挑选美人般,让很多酒客都受不了,奈何,人家修为高啊,而他们又不想离开酒肆。

  这些酒客都不是雪城本土的,在这里没有根基,住客栈太昂贵,到这里点上一坛酒慢慢喝上一天,岂不美哉!

  “愁断肠。”

  开口的是个叫花子,他又来了,目前也只有他连续喝愁断肠,其余人都是好奇之下尝了一遍后,便不在触碰了。

  这酒太邪门,老让人惦记那些不愉快的事,喝酒不就是消愁吗,不消愁喝个屁酒。

  江堂收起灵石,操控傀儡给叫花子端了一坛酒,待叫花子走后,江堂突然起身,往后院走去,待他出来时,手里则捧着一坛酒,正是愁断肠。

  他没有把酒放到酒架上,而是拍开封盖自己喝了起来。

  最近他也恋上了这种酒,不知为何,每次喝了之后虽然很惆怅,但却能滋长他的魔性,开始他以为是酒能助长魔性,后来才知道,是他故意去用魔性抑制那些惆怅的情绪,使得魔性不断的正常,他这人也越加的目空一切了。与他的死人脸配合起来,真叫人恨不得一巴掌拍死他。

  魔性增长对江堂而言是好事,让他不用担心被玄女身影响,特别是优柔寡断,妇人之仁这方面。

  “外面又打起来了,大家快出去看啊。”又有人跑到酒肆里喧哗起来。

  但大家没有厌烦,反而个个兴奋的满脸通红,冲出酒肆去观战。

  江堂也立即离开酒肆,只要附近有斗法,他是一场都不会错过。

  “小颜还真是勤快啊。”鹿爷呵呵笑到。

  羊爷仍旧是冷笑不止,倒是虎爷捧起坛子大灌一口酒后,抹抹嘴,说道:“他应该是身具慧眼,能看到的往往比别人多,也就自然勤快了。”

  “嗯,我也觉得。”鹿爷点头,他们和江堂相处就了,自然能看出很多问题。

  并且,江堂每次观战回来,都会拿出那个流光溢彩的晶块,在里面书书写写,似乎要把刚才看到的情况记录下来。

  他们哪里知道,江堂不是书写记录,还通过灵机拍摄下来,比如上个月的灵禽和雪豹死斗,江堂的眼里的确看不到多少东西,可拍摄下来后,回来反复查看则会看到很多之前忽略的技巧。

  在听过他的理解,把这些技巧记录下来,同时还使用模拟器,模拟出视频中的修士情况,然后用他制作的虚拟人去和这些修士妖族斗法。

  可往往,他都是以失败告终,特别是最近,他修改了很多次,结果都被灵禽或者雪豹给撕碎了。

  “来,喝酒喝酒。”

  酒肆越来越热闹的,几乎每张椅子都做了人,其中有男有女,有老有少,他们的目标都是一个地方,冻天宫!

  这些人修为低到可怜,江堂甚至看到了几个只有二阶实力的,区区筑基修士,去冻天宫只有找死,可他们显然还是想去!

  “准备一下吧。”长孙玉怡终于是开口了。

  江堂面无表情道:“不用。”

  “你这是自信,还是自负?”长孙玉怡很不愉快,但她更不想与江堂废话,拿起一坛百花酿冷哼一声,直接上楼了,连灵石都没有给!

  

上一章 |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