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魔主入侵

第二百七十七章 镜中界

魔主入侵 午夜狂响曲 4229 2021-01-05 14:00

  “死,去死……”

  “杀,杀杀……”

  两个不同的声音从江堂肉身传出,听着他们声嘶力竭的喊杀,鲁子高面色是苍白无血,也顾不上冒犯了,抓起长孙玉怡的手腕便将她脱离了附近。

  魂魄还在嘶吼,但却从最开始的厮杀呼唤变得痛苦的悲鸣。

  “为什么出不去……”

  “救我……”

  血红的火焰覆盖了江堂全身,当魂魄的嘶喊声渐渐落下,直至消失时,江堂身上的火焰也立即缩到了江堂背上,伴随一幅血咒纹慢慢消失。

  可江堂肉身却如死了一般,一动不动,很快就被风雪掩埋。

  ……

  “醒醒。”

  “快醒醒……”

  江堂似乎听到谁在呼唤,当他尝试着睁开眼睛时,却发现他什么都看不到,就如个瞎子般,失去了所有光明。

  “谁在叫我?”不等江堂开口,他想说的话居然就传了出来。

  江堂愣了愣,他试着抚摸自己却毫无触觉,感觉自己就如烟雾般。

  “我……对了,我死了!”很快,江堂便回想到了之前的一切。

  “你还没死,死了,是不会有生气了,你还是生魂,而且有了一丝元神气息,但你的魂魄却与元神分离了,所以你无法触碰到自己。”

  突如其来的声音让江堂愣了愣,这声音好似有很多人同时开口,有男有女,有老有少,而且不似他听过的如何语言,却让他明白这番话是什么意思。

  念头一动,江堂便问道:“你是谁?我这是在哪?”

  “这是镜中界,是我族曾经的家园,它被炼成了一面镜子,很多魂魄来到了这里面,每个千年就出去一批,有些又回来了,所以我才知道这外面的世界,而你,是下一个千年的第一位,只是你来得很快,他们才出去你就来了。”

  “镜中界?”江堂对这个名字很陌生。

  “我如何出去?”江堂问道。

  “千年后,你应该就能出去了。”声音回道。

  “我不想等千年。”江堂想摇头,却发现他似乎连摇头都做不到。

  “待在这里不好吗?出去,要面对无尽的纷争,险恶,很快就会有很多魂魄进来与我们作伴,你不会感到无趣的。”

  这声音说完,突然哼其歌来,歌调悠扬婉转,让江堂的魂魄刚到异常的祥和,平静,这是与魔性不同的感觉,魔性让江堂无视一切,不畏惧,不喜怒,没有痛感,没有哀伤。

  而现在,他好似前世早早就写完了作业,明天是假期,有很长的时间给他懒惰,清晨的他躺在床上,卷着被子,半睡半醒,享受安逸的慵懒。

  江堂很担心那来至灵魂的歌调突然疼了,那他将再也享受不到堕落的时光了,好在,它似乎不会停歇,而且不会重复,每一声出来都好似江堂从未听过的,很新颖。

  恍惚间,江堂醒了,刺鼻的消毒水味钻入他的鼻腔,立即让他意识到自己在哪了。

  当他睁开眼睛,眼前出现了一片很白的天花板,一块一块的整齐划列,其中的几块还在发光,那不是修炼界的月光石,而是江堂最为熟悉的日光灯。

  “你醒了,有没有感觉哪儿不舒服?”一名身姿高挑的人走到江堂床边问道。

  江堂扭头看去,发现是医院里的医生,洁白的白大褂难以遮挡她凹凸有致的躯体,如玉般嫩滑的脖颈上是一张带着口罩的面容,秋水明眸静静的注视江堂。

  “我们见过?”江堂看着医生的双眼道,他的声音很是沙哑干涩,说完后还咳嗽了几声。

  “你到医院时已经昏迷了,整整三年零两个月,你现在是第一次醒来,不适宜说话,尽量用简短的话告诉我你现在的感觉。”

  江堂闭上了眼睛,一声不吭。

  “看来没事了。”女医生丢下一句话转身离开。

  翌日,一宿没睡的江堂靠在病床上,愣愣的看着窗外的蓝天。

  这病房有三张床,可就只有他一个人,很安静,没人打搅他,让他静下心来想到了很多很多。

  “吱呀”一声,房门被人推开,紧接着便有一个妇人走进来,妇人看起来似乎有五十多岁了,可江堂还是一眼便认出妇人是他妈妈!

  见到醒来的江堂,江妈妈泪水立即涌现出来,但她抑制住了哭泣,拉着凳子做到江堂身边,开始絮絮叨叨的讲述江堂昏迷后发生的事情。

  火灾时,江堂因为缺氧晕倒,被消防员救出来的时候,不仅大面积烧伤,还因为过度缺氧,送往医院治疗后被认定成了植物人,却没想到还有苏醒的一天。

  江堂一时间不知何言以对。

  是幻觉?还是之前的一切都是幻觉,敖家,爹娘,沙海,东方和穷桑,都是自己的梦?

  江堂在医院住了半个月,期间不断的被检查,直到确定没问题后他妈妈才为他办了出院手续。

  “谢谢你,虞医生。”江妈妈热情双手捂住女医生的手,感激念着。

  “伯母客气,这是我应该做的。”虞医生笑笑,摘下了面罩,这一刻站在老妈身边的江堂呆了呆,然后苦笑一声,对老妈道:“我先走了。”

  “这孩子,也不谢谢虞医生,她可是你的救命恩人呀。”老妈唠叨一句,随后无奈的对虞医生露出一抹苦笑。

  江堂坐在的士上,看着熟悉又陌生的市景,脸上是毫无表情,只有老妈在身边不断的指指点点,说哪儿改建了,哪儿还保留着。

  当车子停在一个陌生的小区外,江堂下了车,愣愣的跟着老妈进了一栋住宅楼,上电梯直接到了第八层,从电梯出来后,转角就是他的家,一个江堂从未来过的地方。

  “好在有民政补助,要不然如今的房价,我们两口子就死累死也买不起这房子。”江妈妈苦笑着拿出钥匙,开了门后便把钥匙直接交到江堂手里。

  “你爸很忙,不是他不想来看你,咱们家的债啊,快把他压垮了,不过你也不用操什么心,这世上的好心人不少呢,资助了我们很多很多,你现在好了,就安安心心的适应一下,我这还有工作,不好拖了,想吃什么晚上回来我给你做。”

  江堂似乎才回过神,想了想,道:“清淡点就行。”

  “好,那间是你的房,只是你的东西都烧没了,以后一点点置办吧。”江妈妈说完,便立即出门了。

  望着家徒四壁的房子,破旧的沙发桌椅,大脑壳的电视,都堆积了许多灰尘,江堂便走向了卫生间,正准备拿上拖把,突然看到镜中的自己,愣了愣。

  那的确是他,是属于这个世界的他,但不同的是更加憔悴了,年龄看起来也大了很多,再就是从半边脸颊蔓延到脖子的烧伤痕迹,一切都显得那般真实!

  

上一章 |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