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魔主入侵

第三十三章 天纵碑

魔主入侵 午夜狂响曲 6017 2021-01-05 14:00

  当江堂再次出现在平顶峰上,所见到的是上万弟子的人海场景。

  “这人多得,我都没发去看排名了。”江堂本来还想去一趟万阵阁和仙草阁,开始面对如此多人,他只能放弃了。

  和东方与穷桑待在角落不知等了多久,终于,随着一名白袍老者从天边云海飘来,悬浮在平顶峰上后,爽朗大笑道:“三十年,在我仙宗五万年历史长河之中,不过是弹指一瞬,然,多少天才人杰,天资卓越之辈,在这一瞬间,绽放了何其耀目的光芒。”

  随着老者声音落下,上空云海电闪雷鸣,狂风呼啸,紧接着一块巨大的长方古碑撞开云层,缓缓降落。

  古碑古朴无华,大气磅礴,周身电光闪耀,风云涌动,它一出现,整片云雾山都陷入了天昏地暗中,如山的压力将下方上万弟子压得喘不过气来。

  古碑每降一丈,压力增长一分,当落于老者身后时,还能站立的弟子已经不足半数了,并在一些修为低微的弟子眼中,古碑带来的根本不是庄严厚重,而是末日之景!

  “天纵碑,碑分四面,上刻一万六千七百七十六个名字,皆为历代大比十项第一,也是老夫毕生的遗憾啊!”老者说着,扭头看着高达百丈的古碑,眼里流露着深深的还念,还有一丝微不可查的不甘!

  “三长老收了神通吧,瞧你都把孩子吓坏了。”随着一个中年儒生飘入上空,天昏地暗的景象飞快的逝去,转眼恢复成天明云重之景。

  “掌门如此心软,如何鞭策弟子?”三长老故作严肃道。

  “如此施压,弟子如何大比?好啦,交于师侄吧。”中年儒生对三长老说完,转身飘到石台顶,环顾四周弟子道:“我乃仙宗第五百零三代掌门,自号封青,废话我不喜欢多说,仙宗未来只会交于翘楚手中,藏拙,不是年轻人干的事,绽放自我,赢得本宗重视才是你们该做的。”

  封青说完,挥手间,平顶峰四周云雾溃散,四座巨大的白石看台破云而出,悬浮在平顶峰四周。

  “云天宫一脉弟子在西,玉灵宫在南,乾坤宫在北,东位为三宫长老之座,众弟子准备吧。”

  随着封青话音落下,平顶峰上密密麻麻的人群如潮水向三面涌去,为东面偌大的看台上却只有寥寥几个老家伙。

  “什么情况这是?”江堂对仙宗大比不是很清楚,但最起码的你也要有淘汰赛吧!

  疑惑间,江堂突然听到有人在叫,他扭头望去,顿见师兄花墨冷朝他着手。

  江堂立即与东方、穷桑两家伙来到花墨冷身边坐下,扫了一眼一个人能霸占两个位的纪师姐,而后对花墨冷道:“难道没有淘汰赛?”

  “淘汰!当然有,每一脉皆有小比,三年一次,最杰出的四十名弟子参选甲乙丙丁四榜大比,可怜我们黑礁岛啊!”花墨冷对于黑礁岛的落寞,也是十分郁闷。

  “可这也太多了吧,要比到什么时候啊?”江堂可不想浪费时间。

  “听闻上届用了一个月。”花墨冷说完,正想询问江堂这几日参加了什么,忽然察觉到什么,立即改口道:“九项大比的魁首出炉了。”

  此刻下方擂台上出现九个人影,其中一位青年气宇轩昂,俊得几乎能让所有女人都犯花痴的大帅哥!

  江堂下意识看向纪雨葵。

  “唉,是不是觉得师姐我真是红颜祸水啊?”

  闻听此言,江堂是僵硬的扭回脖子,看向擂台。

  “境界第一,云天洞虞嫦,金丹五炼,现年二十八……”

  此言一出,全场轰动,山呼海啸般的惊叹声震得云霄都溃散不少!

  “肃静!”掌门封青沉喝一声,既而对着台上九名弟子又道:“继续。”

  “是!”一名女弟子恭敬应诺,朗声道:“遁法第一,清灵洞余心念,百里一刻……”

  “术法第一,玄空洞樊炎瑞,五行四重……”

  “卜道第一,焚心洞宁媛淑,百算百准……”

  随着擂台上一名名弟子报上各项大比的第一后,上空的三长老是笑眯眯的把名字飞快的刻在天纵碑上。

  待前五位说完,与江堂见过一面,还赠送了他几本阵法典籍的秦以漳上前道:“阵法第一,万阵阁陈澄显,画阵一千,破阵四百零七……”

  江堂闻听此言,笑了笑后道:“赢的多是三十六洞弟子啊。”

  花墨冷点头道:“这不奇怪,三十六洞都是些修炼疯子,修为高了,遁法和术法自然水涨船高,这之后可都是对应的各阁包揽了。”

  “那个各岛呢?”江堂皱眉道。

  “至今没听说过,虽然一百零八岛都属仙宗,实则都是半道加入仙宗的长辈和本宗老弟子掌管,故此修行之杂,简直是五花八门。”

  两人说话间,丹道第一,炼器第一,符箓第一,逐一报完,正如花墨冷说言,无一例外的被丹药阁、灵器阁、灵符阁的弟子给稳稳拿下。

  最后,是喜欢纪雨葵的大帅哥上前一步,富含灵力的声音立即展开:“植鉴第一,黑礁岛江堂,鉴别破万,现年十八……”

  “啊?”

  别说江堂身边的师兄师姐,连半空中,天纵碑前的三长老也是微微一愕,但转瞬间,他便哈哈一笑,把江堂名字刻于碑上。

  与此同时,下方也炸开锅了!

  “江堂?还是黑礁岛的?我没听错吧!”

  “鉴别破万啊!还不是仙草阁的,这都多少年没听过了,呵呵,有趣!”

  感觉有趣的,全都非仙草阁弟子,而本阁弟子此刻都是黑着脸,听着旁边其他阁调侃,戏谑之声,那是恨得牙痒痒啊!

  “江堂!有你好看的时刻!”

  江堂现在真的很好看!

  “发了!”江堂美滋滋的笑道。

  “师弟,你……”花墨冷一脸奇怪的看着江堂。

  江堂丝毫不觉脸红的说道:“以前没事,就喜欢种些花花草草,雕虫小技而已,让师兄见笑了。”

  “这灵植鉴别可是由浅入深,刚开始不过说出名字即可,但越往后,需要的可不觉间是书中所见,特别是如何种植这一块,包含环境,季节,防虫,如何施展五行术法培育等等,如果没有亲身经历,根本无从回答啊!”花墨冷说话间,已经把江堂上上下下看了好几遍,可无论怎么看,他都没看出这位师弟有什么独特的地方。

  “西沙海可没有种植灵植的地方,你是哪里学来的?”纪雨葵也忍不住问道。

  “咱们不熟!”江堂说完,立即被纪雨葵狠狠瞪了一眼。

  “罢了,不过师弟这次可算给我们黑礁岛争脸了,听说这第一名的奖励很多,价值足有千晶,师弟可要小心了!”花墨冷提醒道。

  “明白。”江堂点点头。

  在他们闲谈时,擂台上的九名弟子已经退下,但很快,一名白袍老者来上台,宣读道:“下面是丁榜弟子的斗法大比,金霆岛严烽对阵白苍岛钱锺。”

  老者一念完便飘然下台,下一刻,两名弟子就在江堂不远处站起,对视一眼后均是冷哼一声,一个飞快冲跑到台上,一个是施展飞遁之术飘到台上。

  相互施礼过后,顿时,犹如生死大敌般,一出手就是杀招!

  “嗯?什么情况?”江堂有些愣神。

  花墨冷难得露出笑意道:“呵呵,这金霆岛和白苍岛相隔极近,和互相对方,但不知为何却是死对头。”

  看着台上对拼术法的两人,花墨冷幽幽一叹,又道:“可惜,我已年过三十,只能去参加一些老弟子的内比,虽然奖励更丰厚,但也更无趣!”

  “内比?”江堂顿时好奇了。

  花墨冷也没有隐瞒,当即就把内比的情况告诉江堂,这才让江堂明白,内比的厉害之处!

  大比只限于三十以下的弟子,主要是让年轻气盛的弟子拼搏一次,故此举办得热闹一点,但始终是如扮家家般,小儿游戏罢了。

  真正竞争激烈的是内比!

  内比是没有时间限制的,只要有对手,什么时候比试都可以,不过宗门给予奖励的只有这几天,其余日子都是弟子间拿出同等价值的材料,谁胜谁拿走。

  又因很多弟子不想公开自己的实力与手段,故此内比时不仅没有观众,连裁判也没有,一切在密室中进行,谁先出来谁就是胜者,因为修为高深动则要命,故此杀了对方也不用偿命,但面壁思过十年是逃不了的。

  “一定是要三十岁弟子吗?”江堂对内比很感兴趣!

  花墨冷摇头道:“不,年龄不重要,前提是你能拿不出具有价值的材料,否则人家不会浪费时间在你身上,但如无需要,师弟还是不要去内比,因为十战三死!”

  “哦!我说呢,每次新进弟子如此多,可老弟子却少得可怜,呵呵!”江堂笑了笑,下意识将目光看向仙草阁的方向!

  “小江子想耍贱!要激起公愤,然后不出钱惹人拿材料跟他比!”穷桑这厮窥视到江堂心思后,立即偷偷给东方传音道。

  “好办法,大比一辈子就一次,还是内比来得长久,如今江堂到了植鉴第一,必然惹得很多人不满,嫉妒心会使人冲动,而冲动,乃是魔鬼!”东方用的居然也是神识传音,由此可见,他也没有一心扎到研究中啊,对于自身修为也很看重。

  台上,初战的两名弟子很快分出胜负,虽然胜利的是金霆岛,但真是险胜,没有一两个月恐怕是难以复原了,如此,后面的比试他也就废了。

  不过,仙宗特意安排比试拖长,就是给弟子恢复的时间,如果有疗伤丹药也就是一两天事情,当然,金霆岛舍不舍得就是另说了。

  丁榜弟子,无一不是筑基初期,所习得的法术有限,打起来更谈不上什么精彩,结束的更快,最久不到一盏茶,最快则在一息间!

  饶是如此,在庞大的弟子数量下,

  

上一章 |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