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魔主入侵

第六十九章 虎口拔牙

魔主入侵 午夜狂响曲 5009 2021-01-05 14:00

  花海云家,家主云行东高坐堂中,望向下方单膝下跪的童进冠,问道:“温重山呢?”

  “太川城主追敌千里,虽没夺回温仙颜,但听闻老城主准备出手了,料想有太川城主纠缠,他们带不走温仙颜,被擒杀也只是早晚问题,至于少主,卑职无能,现行踪不明!”

  “能一口气灭杀一百名气武境,连灵武境的统领也丧生了,那应该是意武境了,你追上去,也只是能纠缠他一时半会,无法解救我儿,罢,既然他们放下话了,我就等着。”

  “家主,掠去温仙颜的人查清楚了,是章家的章龙彥!”

  “章家!东岭城的章家?”

  “是,东岭城章家现已攻下神武帝国东域十七城,势力直逼赵家,他此番到西域掠夺温仙颜,恐怕不止是为了女人!”

  “嗯,章家近百年发展的不错啊,章中扬上次显露的修为已入混元巅峰,如果这些年只进不退,大概也和高祖旗鼓相当了,否则他们也不敢如此肆意妄为,想要断了我们云、温两家的联姻,阻断温重山吞并三城意图,即便不成,也要让我们丢尽颜面,好算计。”

  “家主明鉴,我们当如何是好?”童进冠皱眉道。

  云行东靠着椅背闭上眼睛,仅仅片刻便猛然睁开,低头看着童进冠道:“让老城主息怒,这件事,最好让我们小辈自行解决,如此,温兄也有借口发动大军了!”

  “家主的意思是……”童进冠只是愣了片刻,便明白了过来,兴奋道:“家主好计策,卑职这边去传信!”

  童进冠说完正准备离开,突然想到什么,又忙着低下头道:“可少主……”

  “此事你无需操心了,办大事去吧。”云行东挥挥手打发了童进冠后,脸色立即是阴沉了下来。

  “究竟是谁,胆大包天!”

  云行东刚念及此,突然堂外冲进一个老仆人,紧张的把一封信递出。

  云行东眉头一皱,五指隔空一抓,立即将信件摄入手中,打开一看,顿时笑了。

  “花家余孽,当真是斩不尽,春又生啊。”云行东将信纸一握,刹那化为灰烬。

  南海之滨,陀坤山中,花墨冷立于陀坤峰顶,身后,是无边无际的大海,身前,同是无边无际的花海!

  那曾是他的家园,同时也是他感到最屈辱,最痛恨的地方,在这,他受尽折磨,供人驱使,甚至眼看着父母被杀,却因神念压得动弹不得,而无力反抗。

  “你这畜生,当真敢来。”随着一声冷哼,云行东踏天而来,宽大的衣袍被海风刮得连连作响,而在他右手中,一位看似七八岁的女孩被掐着脖子,憋得青紫面容是痛哭流涕,看得花墨冷脸上是一片狰狞!

  “你如果还想见你儿子,放开她。”

  “哈哈!”云行东一笑,竟真把女孩放开,只是这一放,女孩就宛如失去翅膀的海燕,直直的往下坠落!

  “小蕊!”花墨冷目呲欲裂,正要动身,突然看到女孩下坠的身子猛然一停,既而慢慢浮了上去,最后再次被云行东掐住脖子,痛苦的流着眼泪。

  “还想让我放吗?”云行东笑道。

  花墨冷神情冰冷,他一脚把身旁石头踢飞,在石头下的坑洞里抓住云咏凌,随后将一颗拇指大的妖丹塞进云咏凌嘴中,既而掐住他的脖子,而是对云行东冷冷道:“你若不把小蕊安全送到我身边,他只要一摧灵力一放手,他必死无疑!”

  “很好!”云行东怒极反笑,赞许的对花墨冷点头道:“接着。”话闭,云行东抛起女孩轻轻一掌,顿时,一股柔和的力量便包裹着女孩飞向花墨冷。

  直到女孩落到花墨冷跟前,花墨冷才面色一松,却没有失去警惕,反而继续用云咏凌威胁道:“你别动,只要你别动,我会信守承诺的!”

  说罢,花墨冷便朝着连连咳嗽的女孩道:“小蕊你快走,崖下有传送阵,它能送你离开,快走!”

  然而,女孩似乎哭得眼睛都失去光彩了,迷茫的看着花墨冷,一动不动。

  花墨冷立即意识到了什么,扭头愤怒的对云行东道:“你对她做了什么?”

  “没什么,摄心术而已。”

  花墨冷闻言立即松了一口气,摄心术不难解,于是他一边死死盯着云行东,一边慢慢伸手摸向女孩头顶,正当他准备解开女孩的摄心术时,突然,女孩一蹦而起,一脚踢开花墨冷掐住云咏凌的手后,翻手一剑眼看要刺入了花墨冷的胸口时,突然,凭空出现一只手抓住了长剑!

  “师弟!”花墨冷震惊的看着凭空出现的江堂!

  江堂却顾不上理会花墨冷,夺过女孩的长剑向着侧方虚空一刺,登时,剑鸣一起,一股水浪般的灵力从剑身荡漾而开,将眼看便要抓住云咏凌肩膀的云行东直接震退了十几步。

  “嗯?”云行东一愣,看着江堂的目光满是惊讶!

  这气武境的小子居然能将他打退,当真能傲世气武了!

  “你妹妹死了!”江堂一剑震退云行东后,闪身就出现在云咏凌身旁,挟持住他继续冷冷道:“你眼前的,是尸傀!”

  花墨冷浑身一颤,不可置信的看着再次陷入迷茫的女孩。

  “为什么?”花墨冷僵硬的扭着脖子,看向云行东又道:“你是云家家主,是意武境强者,对付我一个气武小子,用得着如此机关算尽吗?我只想带着她远走高飞,从未想过要报仇,这……你都不让吗?”

  云行东却淡然一笑,道:“这是你们花家造下的孽啊,人妖大战,你们花家背后偷袭,杀了数万修者,若非我云家,你们早已被灭族了,你不知感恩也就罢了,居然还处心积虑的掠走我儿,是何居心当我不知?远走高飞?呵,你信吗?”

  “老子听不下去!”突然,几个小傀儡浮现而出,紧接着就被一只长了翅膀的小猫傀儡收入储物袋中,既而怒瞪云行东道:“你丫的真能编,别当老子不知,偷袭!哼,那是你云家技不如人,掌仙宗不得反被赶出,为了得到生存土壤,故意把注意打在花家上,想占据花家世世代代开垦出来的沃土,千方百计的蛊惑一些激进的花家小孩,数万修者的丧命其中有大半是你云家所做,你居然还有脸提这事,可笑,若云中仙得知,活着要被气死,死了也要被气诈尸啊!小崽子!”

  云行东脸色是一阵青一阵白,最后他突然一笑,道:“荒谬!”

  “荒谬?”穷桑乐了,猫脸上突然是一片狰狞,冷冷的盯着云行东,正准备开口之时,突然他朝江堂话锋一转传音道:“小心,这兔崽子已经不顾他儿子死活了!”

  传音只是一瞬之间,却顷刻让江堂明白了过来,他一股灵力排入云咏凌体内后,直接将他送往他老爹的怀抱。

  云行东脸色只是一僵,既而闪电般的冲到云咏凌身前,刚伸手到云咏凌胸口,正准备禁锢他体内的妖丹时,突然,看到云咏凌腹部鼓起,他赶紧将另一只手摁在上面,立即就感觉到云咏凌体内一股排山倒海的力量在肆虐,并且已经游移到了他的双腿,下一刻,云行东只能眼睁睁看着儿子的双腿炸出一片血肉,连腿骨都在节节崩碎。

  “崩裂千重劲!”云行东脸色铁青,扭头眼睁睁看着江堂一手拧着花墨冷,一手扣住女孩,脚尖闪出一道电弧后便冲下了山崖。

  “该死!”云行东不可能瞬间把云咏凌体内妖丹取出,何况还要防止千重劲继续摧毁云咏凌的肉身。

  “以他们的实力,不可能将传送阵布置太远,那附灵傀儡必是万年老鬼,很可能看破我的印记,不好追踪,但无论如何,绝不可放任!”云行东想罢,立即拍出一张传音符。

  与此同时,远在陀坤山百里外的海边石洞中,江堂刚一出现,便脚下一用力,直接把传送阵盘踏碎后,这才把花墨冷与他妹妹往地上一扔,对着趴在肩膀上的穷桑说道:“怎么办?”

  穷桑飞到女孩身上,感受了一下后道:“魂魄还在,只是被禁锢了,而且还下了印记,那小崽子后手不断啊,小江子你快过来,我教你破解了他的禁制与印记。”

  “不能让江师弟损耗灵力,我来吧。”花墨冷似乎找到了一丝活着的希望,扑了过来恳求道。

  “你……也行,小江子出去守着。”穷桑说完,便开始教花墨冷如何破解。

  江堂这蹲在洞外,把玩着从女孩手里夺过来的剑,嘴里啧啧感叹。

  这把剑看似平淡无奇,却能受他四技合一而不断,自然非比寻常!

  江堂研究了好一会儿,顿时惊喜道:“卧槽,原来是把灵兵啊!还是四转灵兵,应该是云行东自己的宝剑,若非花墨冷他妹实力弱小,刚才我突然硬接时,手掌必然要被斩断,啧啧,下次可不能再大意了,特别是灵兵,平时看起来毫不起眼,可落到强者手中那真是致命啊!”

  

上一章 |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