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魔主入侵

第二百五十二章 改进

魔主入侵 午夜狂响曲 3519 2021-01-05 14:00

  “啊呀,酒是好酒,就是少了一点。”

  面对一排空落落的酒坛,虎爷是失望的,老龟是高兴的,而江堂是郁闷的。

  就算江堂啥也不做,单是酿酒,也赶不上这位虎爷喝的,这以后还怎么卖?

  “看来得加料啊,醉死准备兔崽子。”江堂想到这里,便一声不吭的回到了酒房。

  “这小子,你哪找来的?”虎爷看着老龟道。

  “自己来的。”老龟笑道。

  “自己来的!”虎爷沉思片刻,忽然哈哈一笑,起身就往外走去。

  老龟送虎爷出了门,然后去后院酒房,看着拿着一块发光板子的江堂,他凑上去道:“这光酿一炉是远远不够的,点丫头可是一次酿十炉啊。”

  “她不修炼,我要修。”江堂说着,把灵机收起,扭头对老龟又道:“我可以给你酿酒,但你要把所有材料都给我收集来,从最低阶的开始,每样数目需要至少三,最多十,灵植和妖兽能要活的就不要死的。”

  “这个呀。”老龟忽然拿出一副金算盘,一边拨打一边道:“扣除材料后,利润咱俩五五分成,你赚了多少,我给你买多少材料如何?”

  “可以。”江堂没有拒绝。

  老龟嘿嘿一笑,便称要出去一趟,购买一些酿酒材料,让江堂专心待在这里酿酒。

  江堂来这里就是为了材料的,等筹够了材料,再想办法回黑刹星。

  魔岛的禁制期限越来越近,江堂只能放弃修炼,协助东方了。

  “这流水线虽然不错,但能源需要太大,如果一天要酿千斤,那得消耗至少五十块灵石,这主要还是地火瓶的花销,如果用其它的火,不知可不可行。”

  江堂想到这里,突然出了酒房,望着璀璨的星空愣愣发呆。

  雪城有没有大阵他不知道,但现在是没有的,也没有元气层,故此星辰之力是直接散落下来,被雪城上空的寒风一吹,冻结成雪,故此也不会直面伤到低阶修者。

  江堂接了一些雪,细细查看片刻,嘴角一翘,拍拍手就从储物镯中拿出一些材料,开始在后院布置起来。

  当江堂布置完后,老龟也正好回来,发现江堂布的局时,这老家伙先是一愣,然后惊讶道:“你要用星辰之火?”

  “你懂?”江堂奇怪的看着老龟。

  “略懂,这办法点丫头也想过,奈何她不会布阵,而我也是一知半解。”老龟说完,把装了酿酒材料的储物袋抛给江堂。

  江堂接过也不看,收起来问道:“这雪乃星辰之力构成,其中的确有火元,只是从冰封开始,待雪回到地面时火元也就散了,但它没有消失,只是小到让修士也很难察觉到而已,我要将这些火元收集起来,这样就能省下更多的钱。”

  “那还等什么?快啊。”一听到能省钱,老龟立即来了兴致。

  “可我缺少很多材料,你去给我准备。”

  老龟闻言脸色顿时难看了。犹豫再三,最后还是让江堂把材料报出来,如果超过他的预想,那是绝对不行的。

  江堂需要的材料并不用太好,但很多是雪城没有的,多是南周材料,但老龟活了如此多年,岂会对材料不了解,一听之后,便说出许多能替代的,随后再次出门了。

  江堂在老龟走后,就开始拿着一些酿酒材料丢入影子中,随后在酒房里偷偷转换了玄女身,让本尊进入影子。

  他的本尊和玄女身已经分离,属于两个不同的个体,只是魂魄连体,识海相通而已,故此使用了玄女身就无法用魔气。

  除非双身合一,但江堂没试过,一来他不喜欢不男不女的身体,二来融合后还要耗费时间再次分裂,至于玄女身能使用八极魔功这点,其实是任何修士都可以使用,只是运用后恢复力没有魔体强,而玄女身也算半具魔体了,她的血脉毕竟是无象魔血,江堂只要用本尊注入一些魔气给玄女身,便能激发魔血那恐怖的再生能力,如此使用八极魔功的代价自然减到最低。

  转换了肉身的江堂本尊,在影子世界中,开始用魔气温养赤血豆、醉心草、蜂蜜和冰米这些材料。

  结果是赤血豆一接触到魔气就如点燃的爆竹,嘭的一下炸成碎渣,醉心草则是立即枯萎,凋零,然后散发出更浓郁的魔气,显然是被魔气给吞噬了灵力,而冰米更惨,接触到魔气瞬间就好似沸腾的水滴,一阵挣扎过后成为气体烟消云散,只有蜂蜜能承受,在魔气侵入后,它竟发出了一阵阵浓郁的甜香,江堂只是嗅了一口便感到了一阵眩晕,刹那间,记忆如泉涌,好在江堂魔性一催,打了一个激灵后就清醒了。

  “这还是一品的幻彩蜂蜜,如果是三品的,我恐怕真会出现幻觉,而且因为魔化缘故,使得那些不愿意提起的伤感回忆,悲痛回忆,一一展现出来,激发人的怒火和杀意!”

  江堂对此有些失望,毕竟的确增加了蜂蜜的品质,可酿成酒后,这一喝下,那些人还不得闹事啊?

  不过也不是不能尝试,毕竟品阶就算提升它还是一品,只是从一品中等变为上等,对高阶修士而言是没有害处的。

  江堂再试试别的材料,结果还是只有蜂蜜最容易被魔化,其它材料被魔化的几率太小,在没有百分之八十的把握下,江堂不想浪费材料去尝试。

  本尊和玄女身眨眼间便换回来,江堂看着影子中飘出的木盆,有些愣神。

  “算了,废了也可以用嘛,特别是醉心草,只是比汲取了灵力,但药性虽然也没有流逝多少,看起来就好似晒过的草药一般,或许磨成末后也能用。”

  江堂想罢,便开始着手尝试。

  当新的一锅酒蒸馏出来后,江堂只是尝了一口就愣住了。

  不愉快的记忆再次涌出,江堂更是在不知不觉中,湿了眼眶。

  “这头酒果然有毒啊。”江堂一叹,把头酒接完,便撞入一个坛中,标注:“愁断肠”。

  

上一章 |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