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魔主入侵

第九十三章 怼人小光头

魔主入侵 午夜狂响曲 5735 2021-01-05 14:00

  江堂面对十五名意武境,依然在自豪的大笑。

  “报出你们的名讳,我会就地给你们立碑,刻上你们的名字,你们的家世,你们的事迹,最好无限的夸大,夸得越大越好,好叫人知道,我,究竟在这里杀了怎样的人物!”

  狂妄?

  众人没觉得,好比看着一个小乞丐,宣称明天要成为至尊,众人有的只是对江堂的漠视与轻蔑。

  赵如兴扫了一眼其余人,见他们都在沉默,谁也没有先动手的意思,心里似乎明白了什么,上前一步道:“江堂,不,敖珩,不可否认,你是这千百年来我们人族的骄傲……”

  “捧我?”江堂冷笑一声,道:“捧我就以为我会放过你吗,你错了,捧我依然要死。”

  这人没救了!

  江堂却毫无知觉,取出云麓剑,依旧自负道:“来吧,是单挑,还是群殴?”

  章龙天飘上前道:“就不劳烦诸位前辈了,杀他,有我足矣。”

  众人看向章龙天,其中有两名章家供奉闻言立即面显担忧,章龙天虽然是天才中的天才,十三岁的灵武境,四十岁的意武境,乃是章家龙字辈的第一人,可是,对方天赋比章龙天还要高啊,至于修为,若面对的是普通气武境,他们自然一笑而过,可江堂的传言是越来越玄乎,万一是真的,章龙天上去就是送死啊!

  “无需多言,我早就想会会这位逆空山的小怪物了!”章龙天说着,功法运转,周身元力澎湃而出,刹那间,四周空气变得潮湿起来,一层蓝光从章龙天周身溢出,霎那之间,四周便变得波光粼粼,隐隐还有潮汐之声。

  “这是……潮汐意境!”

  “不错啊,很少有人能在如此年纪,修出这等意境!”

  听着身边修者的议论,赵如兴眉头紧皱,暗想:“章龙天进步竟如此神速,当真可怕啊,任其发展下去,我赵家国土恐怕真要易主了!”

  “我靠!”江堂却笑了。

  “你笑什么?”章龙天气势勃发,一步步逼近江堂,想要在气势上压过江堂,使其感到自身如大海中的一叶扁舟,那么的渺小无力。

  可江堂却仍然自得道:“你一个生在内陆,长在内陆的家伙,和我一个生在海边的人玩水,你脑袋被驴踢了吧?”

  章龙天嘴角一抽,很是不悦,却故作淡然道:“那在下就领教领教,生在海边的人到底有何本事!”

  言罢,章龙天翻手间一波浪花从他手掌荡漾而开,越翻越大,转眼之间,已经泛起惊涛骇浪,眼看要将江堂吞没时,只见江堂一动不动,抬剑一定,顿时,剑鸣一起,一道金色巨浪突然出现,金色浪花虽然没有章龙天翻起的碧蓝浪潮巨大,但是两者相碰之时,浪潮竟被金浪退散,转眼就平息下来,而金浪却是得势不饶人,仍然凶猛的扑向章龙天。

  章龙天冷哼一声,挥掌一推,想一掌推翻金浪,然而当他手掌接触到金浪时,却感觉到了十种不同的技法力量钻入他的手中,刹那间,他便被震退了十余步,惊骇之下立即运功将这股怪力逼出体外。

  “没练到家的玩意,你也好意思用。”江堂嘲讽道。

  “你……”章龙天脸色是阴沉无比,其余人也都是面面相聚。

  传闻当真非虚啊!这小子真有急退意武境的实力!

  一名老者瞳孔紫芒一收,紧皱眉头道:“奇怪,他一次使用了不下十种技法,肉身怎会毫无损伤?”

  老者身边妇人一愣,惊讶道:“什么,他那金浪蕴含十种技法?这怎么可能,莫说十种,就是两三种寻常人若改乱用,轻则紧脉受损,重则爆体而亡啊!”

  “老夫不会看错的,的确是十种。”老者看向妇人时,某种紫芒一闪而过,立即让妇人明白,他真不在说谎。

  在他们说话间,章龙天已经受不了江堂的挑衅,取出一把战戟。

  “狂涛十八戟!”随着大喝,章龙天战戟狂舞起来,重重戟芒引动巨浪,一**的向着江堂逼近。

  “这居然还是神戟门弟子!”江堂愣了愣,虽依然没移动半步,但手中动作却不停,飞快劈砍同时,也大喝一声:“狂魔十三剑!”

  此招一出,众人皆惊,因为从招式上来看,江堂用的明明是神戟门的狂涛十三戟,从气势上看,威力也的确不如章龙天的十八戟,但是,他为什么会?

  不仅会,江堂的十三剑芒还特别的诡异,与戟芒相撞时,居然爆炸了,炸得戟芒重重爆碎,转眼又平息下来。

  “怎么会?他不过气武境,怎会有这般强悍的技法?”章龙天已经懵了,他突然感觉这个世界对他很不公,虞嫦就算了,敖家那些家伙也罢,他们跃阶是轻而易举,那是因为他们所学很强,更有七星幻阵那等逆天阵法辅佐,无论功法武技,都能短时间练到如火纯清,可是江堂算什么?修为都已经跌倒气武境了,而自己可是意武境强者,凭什么一招不敌,下一招还打了一个平手!

  怒火在章龙天胸中燃烧,他的不甘与愤怒彻底便点燃了。

  “狂妄小儿,拿命来!”拖着战戟,章龙天冲到江堂面前,甩臂便是一记全力猛劈,势要将江堂劈成两半。

  “年轻。”江堂眼眸突然一黑,星光点点,看得章龙天一呆,速度顿时减了大半!

  只见江堂轻跃而起,手中云麓剑血光一闪,瞬息间灌入章龙天眉心。

  众人顿时大惊失色,都没有想到只是一招,简简单单的一招直刺,一个天才就殒落了!

  可是与别人的震惊不同,此刻的云行洛是大惊失色!

  “云麓剑变了!”

  不是他不懂云麓剑会变,而是正因他懂,却不知灵变之法而震惊!

  祖上有记载,想使云麓剑灵变,必须要知其名,知其性,两者缺一不可,但却没记录名字与剑之灵性,云家世世代代都在尝试,结果均都徒劳无功,而江堂,这个家伙是如何使其变的?

  “一定要拿下他,绝不能让外人得手!”云行洛是现在的云家家主,而家主的信物便是云麓剑,只要制住江堂,他云行洛不仅能夺回家主信物,还有灵变之法!

  “杀我少主,江堂我要将你挫骨扬灰!”两名章家供奉在云行洛思索间,已忍不住同时出手了。

  江堂脸色一沉,七杀一出,他的心性也受到影响,凶恶残暴,勇猛无畏!

  “死!”江堂一跃而起,在即将与章家两名供奉交手之际,他竟先出一剑,同样的起手式,让人误以为他要使出那金浪震退二人时,却骇然发现周身突然凝固了!

  风停声消,静得可怕!

  “唰”的一下!两颗头颅算先滚落下来。

  “一剑定乾坤!这小子到底还会什么?”瞬间恢复过来的十二名修者无不骇然。

  不是江堂藏的好,而是有关他实力的情报根本没人在乎!

  谁都是一个想法,只要知道他在哪,来了这里杀完就走,便是这般简单,实力?气武境能有什么实力?

  云麓剑是锋利无比,斩杀意武境不在话下,可你也要有那臂力才行!

  功法,武技,这些用得着考虑吗?江堂才多大,二十出头,能学多少?

  眸中紫芒狂闪的老者摇头一叹,道:“不可否认,我们太小看他了!孙毒公夫妇的死不是没原因的!”

  “那怎么办?一剑定乾坤都让他领悟了,绝不能让他活下去!”妇人阴沉道。

  “交给老夫吧,你为我护法。”老者说完,正准备动手之时,突然,前倾的身体立即缩了回来。

  “怎么了?”妇人不解道。

  “中计了,他身后的傀儡幻阵原来不是来不久收拾,而是根本不用着收拾,现在救兵已到,辣手了!”

  “啊!幻阵!”妇人惊讶间,果然看到江堂身后凭空出现了一女两男,还有一个小光头以及一只猫!

  没有丝毫的生命气息,有的只是材料的灵性感应,傀儡!三个四阶傀儡和两个三阶傀儡!

  看着三具尸体,其余三个成年的人形傀儡都很兴奋,可唯独一个尺高的小光头,目光立即冷冷的注视江堂。

  “江堂,说多少次了,这样做很可耻你知道吗,以你现在实力再拖住他们一分钟绝无问题,为什么杀了?三个意武境,你知道他们体内的元力能用多久吗?”

  江堂手中七杀顿时变回云麓剑,还是不受江堂控制的,而是他心境实在冷不起来了!

  江堂侧过脸,笑对东方道:“死的也能用啊,反正你也要弄死的,不是一样都能解剖。”

  “我弄死那是因为实验失败,这样的死能给我积累成功的经验,是最具有价值的死法,被你杀死能得到什么?你当这是游戏吗?杀人也有经验可取吗?别解释,这三人死得如此干净利落,不用想也知道都因为轻视你才被你取巧斩杀,你能得到什么?扮猪吃老虎的快感?你这是在纯粹的浪费,还有上次,你杀了一个意武境为何不把他尸体拿来?穷桑你别笑,你也够蠢的,既然说他很可能是古毒门唯一传人了,修炼了一身的毒功,如此稀有的肉身材料你居然弃之荒野,穷桑你和江堂都是太愚蠢了……”

  面对东方劈头盖脸的一顿臭骂,也唯有江堂和穷桑是哭笑不得了,其余人也有些发懵,却不自觉的想发笑,觉得这尺高小光头太有意思了!

  可是这些表情在那三具人傀看来,心里都在打寒颤啊!

  你们还不跑,还笑得出来?

  三人默默为他们祈祷,同时又无比的庆幸,庆幸这些人中没有他们相熟的,否则落到东方大人手里,那真是不如被主公给杀了来的痛快啊!

  

上一章 |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