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魔主入侵

第七十一章 故技重施

魔主入侵 午夜狂响曲 5558 2021-01-05 14:00

  连绵三百多里的万兽山脉中,一座造型奇特,如巨熊咆哮的山峰前,一道金色电光闪电般的冲入熊口之中,金光一敛,显露出两个青年和一只傀儡小猫。

  “就是这?”江堂四下瞅了一眼后,把目光落在一闪石门上。

  “嗯,进去吧。”穷桑说完,两人一兽刚进入石门,江堂和花墨冷就被里面广阔的溶洞给震惊到了。

  溶洞内宽敞平坦,空间极大,可以说把一座百万人的城池装进来都还有剩余空间!

  到处都是一些古旧之物,被风化的旗幡,褪色的花布,如枯草的绳结,以及满地的破罐碎碗和一些连元武境修者都看不上的妖兽骨骸!

  穷桑眼中立即变得迷茫,叹口气道:“以前这里到处都是小妖,有妖媚的狐族在跳舞,动人的翼族在唱歌,那些蛇虫鼠蚁,豺狼虎豹们天天过着醉死梦生的日子,何等的安逸快乐……”

  “得得得,废话少说,矿脉在哪里?”江堂说完立即给石门下了一道禁制。

  “唉,不解风情!”穷桑叹了一声,亲自飞到前面,领着江堂与花墨冷从溶洞旁的一个小道,下到了第二层,既而七拐八绕又连下了十几层后,眼前才出现一个破旧的晶石矿洞路口。

  “这一路进来,当真能感受到此地的曾经的辉煌啊!”花墨冷叹道。

  穷桑顿时如找到知音般,连连点头道:“嗯嗯,还是有懂行的,你是不知道啊,以前这里……”

  “都快没命了还废话什么,走吧。”江堂已经能感觉到,自己下的禁制被人轻易给破了。

  两人一首进入矿洞不久,此时上方巨大的溶洞内,童进冠一脚踏碎了一具妖兽头骨,收回四顾的目光,对身边一名灵武境修者道:“我已经能感觉到他们的气息,你们不用跟随,都给我分散四周,注意任何一个山头,我料定他们会从旧矿脉逃出,如果我追不上,而你们先遇到他们,不用再留手。”

  “可是他们背后……”灵武修者刚开口,就听到童进冠道:“到了此刻还不现身,那不是怕我们云家,就是没有其人!”

  “是!”灵武修者不再废话,转身就传令下去。

  童进冠这才一步踏出,似缩地成寸般,转眼出现在一处小道,又是一步过后,他就出现在第二层的路口,没有片刻停留,似乎只走了十几步,他便来到了矿脉路口。

  对此地,童进冠不陌生,曾经他还年幼时,就闯过此地,巴望着能找到什么好东西,结果,一无所获!

  这也自然,赤熊洞万年前就被收刮一空了,连矿脉都被连根拔除,还能有什么东西轮到他来拿?

  “居然是一个童楞子跟进来了!”穷桑明显察觉到了什么,笑得很是猥琐!

  江堂边走边道:“没了?”

  “应该是没了。”穷桑遗憾道。

  “可惜!”江堂一叹。

  花墨冷听得一愣一愣的,不解道:“一个还不够?那童进冠可是意武境中期的强者,修的还是血虎哮天功,这可是地阶九品功法啊!”

  “我的功法能评几品?”江堂忽然问穷桑。

  “天阶九品之上。”穷桑傲然道。

  “听到了?”江堂看向花墨冷。

  花墨冷无语,默默点头,心里却全当吹牛了。

  天阶九品!莫说花墨冷没听过,恐怕连现在仙宗的至强也没听过吧,逆空山的敖龙决也不过天阶三品,九品,还之上!真当他花墨冷是傻子不成!

  “阿花呀,实力不是论功法品阶高低,而是运用,血虎哮天功吗,如果是我指点小江子用,他的修为不用太高,只需灵武中期,若小江子修的是虎灵,更是只需初期,施展出来的威力绝对要比童楞子更强!”

  “嗯嗯,前辈说什么就是什么吧。”花墨冷真是快无语了,这牛还吹上瘾了。

  灵武境和意武境的差距有多大,他为了救出妹妹,对云行东研究很多,自然清楚。

  说话的工夫,两人一兽已经深入矿脉三百丈深,期间他们虽经过无数岔道,但都没有犹豫,因为是穷桑领路,自然冲得很快,但他们留下的气息逃不过意武境强者的鼻子,故此,童进冠追得更快!

  “差不多了吧,童楞子快追上了。”穷桑提醒道。

  江堂二话不说,在花墨冷错愕的目光中,从储物袋里掏出一个漆黑的圆球。

  “什么东西?”花墨冷皱眉道,他隐隐感觉不妙!

  “师兄能用妖丹让云行东不敢出手,难道看不出这玩意吗?”江堂说着,立即打入一股精纯的灵力,顿时,黑球立即金光大放,照得矿洞是金碧辉煌。

  “快走!”穷桑说完,立即趴在了江堂肩头,挥动小爪指着前方。

  江堂更是不敢逗留片刻,一把抓住发呆的花墨冷,拖着他就飞快的冲入矿洞深处。

  “嗯?”几乎是同一时间,远隔江堂等人百丈的童进冠也察觉到了什么,但他没有退缩,反而提升速度往下面冲去,仅仅十息,他就来到江堂丢下圆球的地方,这一刻,童进冠登时面色大变!

  他怎么也没想到,对方居然这么恨!不怕自己也要葬送在这地底深处吗?”

  没有片刻迟疑,童进冠一掌拍碎上空洞壁,随后一掌又一掌,无数的碎石在掉落,童进冠的身体也在飞快上升,可是没等他冲出多高,顿时,一股暴躁的元力通过他轰碎的缺口,直接撞到他的背上,但他却如没事人一般,反而借着这股力量一路击破了上方厚厚的岩石。

  可即便如此,他还是被赶上了!

  一声巨响震得整个矿脉巨石崩塌,摇动不息。

  守候在赤熊峰附近的云家修者个个面露骇然,大惊失色的看着突然地动山摇的万兽山脉,不明白究竟是发生了什么?

  “该死!怎么可能有这么强!”童进冠是又急又怒,修者元力与妖元一旦接触所炸出的威能相当恐怖,这点童进冠岂会不知,但他没想到,区区一个气武境竟能造出如此威能恐怖的爆炸!

  这爆炸威能,至少需要四阶妖丹和意武境修者的全力一击!故此,就算他们有妖丹也未必能激发。

  容不得童进冠多想了,因为他刚刚冲出崩塌的矿洞,迎面而来的便是塌陷的赤熊峰!

  赤熊峰本就已经被掏空,若是曾经天地元气充沛下,岩层当真是坚硬如铁,难以撼动,可是,丧失元气万年的赤熊峰已经和普通的山石没有区别了,矿洞的塌陷会带动整座赤熊峰在崩塌。

  童进冠虽然在不断的击碎上空巨石,可仍然打不开一个口子,渐渐的,他终于被巨石掩埋。

  而另一头,在穷桑一路提醒中,江堂全力冲刺,每当背后暴躁的力量靠近时,他毫不客气的转身一剑,剑浪荡漾的威能居然将暴躁的力量给挡住了,虽然很短,并且照成了更加剧烈的崩塌,却足矣给他逃出上百丈远的时间。

  而且随着他越深入,崩塌的威能也越来越小,终于在一刻钟后,他再也没听到塌陷的声响了。

  “停止了吗?”江堂喘着粗气道。

  “管它能,这些山石困不住童楞子多久,而且就他进来,料想那些修者应该在附近,我们必须要趁着他们被塌山吸引时,出前面出口逃出去。”

  “前面通向那?”江堂一边继续冲刺一边道。

  “西州。”

  “呃……”江堂不由停下脚,看着肩头的穷桑道:“西州可是夹在花海与太川中间啊。”

  “那有什么?快走,少废话。”这次轮到穷桑催促了。

  江堂无奈,只能一路往矿脉深处冲刺,等冲出两里路后,眼前出现的竟是一条地下河。

  “跳下去,就到西州了。”

  “沃特?”江堂呆呆的放下一直拖着的花墨冷。

  花墨冷此刻是蓬头垢面,但却没有怨言,反而对穷桑敬佩道:“多亏前辈引路,还有江师弟,此恩花墨冷铭记于心。”说着,他是毫不犹豫的跳入了地下河。

  “瞧瞧,阿花给你开路呢,还愣着干什么。”穷桑嗤笑道。

  “不不,我想在,你当年和赤熊怪交情匪浅吧。”

  穷桑闻言一愣,而后白了江堂一眼道:“关你屁事。”

  江堂向他比了根中指,既而“噗通”一声,坠入了地下河。

  万兽山脉山虽不高,但海拔极高,故此这条地下河弯弯曲曲的向东越流越急,期间还汇集了几条地下河,使得水流越来越大,江堂他们在水中被冲了三天后,才看到一丝光明!

  西州西境的大瀑山乃是万兽山余脉,过了大瀑山后,便是一片广阔的盆地,盆地被大瀑山涌出的流水分割成了两半,若从高空往下看,还隐隐能看出一幅椭圆的太极图!

  而太极图的阴阳两极处,则是两座城池,一是江河北部的西州江城,一是江河南部的西州河城。

  这两城下到普通人,上到高阶修者,只要是土生土长的都一直互不对眼,十分讨厌对方,追其原因,竟是一直为中间的江河是江是河而争论不休。

  而且是一代又一代的在争,足足争论了七千年之久!

  

上一章 |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