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魔主入侵

第三百二十章 离奇一幕

魔主入侵 午夜狂响曲 3739 2021-01-05 14:00

  望着沉静下来的金球,观战修士中有人惊叹道:“这下,他应该死了吧!”

  “不对,没看到金球光华黯淡下来了吗,说不定,那魔修准备要挣脱出来了!”

  “这都能挣脱,怎么可能?”

  “挣脱是不可能的,长孙勇烈用的极有可能是金霄御天功,没想到他竟是金家后人,此功极其霸道,就算魔修不死不灭,也不可能挣脱出来,没看到长孙勇烈一掌之威吗,如果整具金身融进去,那就是天仙也难以挣脱了!”

  明眼人还是不少的,特别是之前在这里切磋的修士,他们修为都在七八阶左右,比青霄武卒和冻天宫出来的修士强大多了。

  可即使如此,在青霄武卒等人看来,杀死或者禁锢江堂的可能性依然不大!

  毕竟长孙勇烈手持八寒图都无法把江堂禁锢在冻天宫中,如今单凭术法,那更不可能了,江堂实在太变态,让这些武卒都感觉不能用常理度之!

  果然,当金球看是变白,又由白转灰时,观战众人无不把心提到嗓子眼。

  可是长孙勇烈却不给江堂这个机会,巨大的金身单臂一甩,便脱离身体飞向金球,转瞬之间便融合一体,包裹成一个直径百丈的巨大金球。

  独臂的长孙勇烈单手法决一掐,轰鸣一声巨响,一股狂风气浪从金球体表四散,金球也瞬间缩小了十余倍。

  正在操控青龙白虎的江堂愣了愣,随后微微一笑便不理会了。

  “这厮果然厉害,不过他也快到极限了!”江堂可不相信长孙勇烈能一直保持在这种状态。

  正如江堂所料,长孙勇烈的确坚持不了多久了。

  “在过半柱香时间,他的气势便会弱下去,如果还要强撑,事后修为必然大损,不值得!”女鬼劝道。

  “那你说,应该如何是好,分尸?”

  “此法不行,就算你能瞬间将他分尸百块,同时分开封印,也阻挡不了他的重聚,因为此人掌握了痴情道的秘术一道影,此法乃是自成天地的无上秘法,再配合他的无象魔躯,出了将他耗死,目前我想不到有什么办法对付。”

  “降魔法器也不行?”长孙勇烈虽然没有这东西,但对他而言,此类法器不难找到。

  然而女鬼还是摇头道:“他又不是外相魔,降魔法器多数是让魔自斗,使人性中的善恶厮杀,这其中,佛域梵音最是厉害,作恶多端者一旦中此术,愧疚感油然而生,以此为突破口,昔日的善念全部涌出,再得施法之人的先助,灭掉恶念,降魔成功,反之,即便不成,在人善恶交战之时,是最为虚弱的时刻,此时下手一干二净,然而从古至今,有很多人用此法对付过无象魔修,结果都失败了,这便是无象魔不在外相魔之列的原因,虽不是天地而生,也因人而变,却与那些魔完全不同。”

  “那曾经的无象魔修是如何灭尽的?”长孙勇烈不解道。

  “办法不同,因魔而异,有些无象魔修只需一缕天地雷火即可轰成渣,有些却被神火炼化万年不死,结果,却被一瓶真水净化了,而眼下这魔头,掌四象之力,有御雷之能,布局风雨雷电,当真难缠,但不是没办法,他毕竟修为太低了,如果你之前听我的,大可灭他千万次,阻碍他的力量来源,他必然会被你耗死,可你就是不听劝,金霄御天功一出,苦海那些老家伙立即会知晓,他们就算不想插手,也会卖个人情给青霄,昔日金霄旧部也不可能为了你全部冒头,你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

  女鬼说话时,暗含怨念,显然对长孙勇烈的选择很是不满。

  但男人,有时候就是受不了女人的指手画脚。

  他们的传音只在瞬息间,此刻巨大的金球还在被长孙勇烈炼化着,如果他在全盛时期,足可把这可金球炼化成黄豆大小,成为天品金珠,硬度非凡,届时就算江堂不死,也休想从里面出来了。

  可他在阻止江堂从八寒图里逃出来时,损耗过巨,仅存的余力也快耗光了,如果不是刚才吸收了天地元气来顶着,他都无法施展金霄御天功。

  “他汲取灵力的能力必然有极限,如果超过这个极限,我不信他不死!现在金珠内灵力无法发泄,他不汲取就出不来!”

  长孙勇烈暗下决定后,巨大的金身伸手抓住了金球,直接送往口中。

  见此一幕,观战修士都知道,江堂完了!

  就算他不死,这辈子恐怕也休想出来了!

  “长孙勇烈就是长孙勇烈,轻而易举就将魔修制伏,让此魔几乎都没有还手的机会!”

  如果不是江堂之前的表现,在几座山峰和青霄盾的压制下都能挣脱出来,他们真不会觉得江堂有多强。

  但即使如此,他们也觉得江堂足矣自傲了,区区金丹实力能逼得长孙勇烈施展青霄如今的最大禁术金霄御天功,这样的家伙不是少见,是根本没听说过!

  “萧统领,我们怎么办?”一名副将向萧莲花问道。

  他们能活下来,都是托江堂的福,不过究其原因,若非江堂的出现,他们应该是完成了任务,回青霄去了。

  但现在,他感觉自己还是天真的,因为他们的勇烈大人居然是金家后人!现在他们发现了长孙勇烈的这个秘密,他会留下他们吗?

  不想被灭口,可逃!以他们的本事,如何逃?

  萧莲花面色也是阴晴不定,她把目光落到来此切磋的修士身上,向着如何说服他们共同对付长孙勇烈,就算杀不死,也要拖延到青霄的人马赶来。

  此刻,萧莲花对长孙勇烈的所有敬意,都烟消云散了,原因无他,此人乃是金家之后,而她萧家,在金霄崛起时期被压迫的很惨,最终萧家败了,族人被金霄掌管后世代为奴,乃是青霄萧家最为昏暗的一段时间,萧莲花虽然不是那个时代的人,却通过萧家的秘法,继承了这段记忆,其余族人也一样,不能忘了这段耻辱!

  无论长孙勇烈是什么身份,那怕和江堂一样是魔,萧莲花都会保持对他的敬重,可金家,那只会让萧莲花瞬间翻脸。

  便在她想要撮合修士们对抗长孙勇烈时,突然,她和所有人面色都是微微一变,众人表情虽然各异,但都是一脸糊涂的看向了枯树上空,凭空的,一片灰末夹杂着星星点点的金银光芒,随风刮起,越吹越散。

  而在灰末飞散得差不多时,一个人显露了出来,他似乎从来都没有移动过,就站在枯树上,望着长孙勇烈的巨大金身。

  这离奇一幕把所有人都惊呆了。

  

上一章 |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