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魔主入侵

第四十八章 螭虺

魔主入侵 午夜狂响曲 3841 2021-01-05 14:00

  一路上,女子是口落悬河,被江珩反驳时还撒娇卖萌,只是她的容貌在江珩眼里,始终是虞嫦的样子,撒娇卖萌的虞嫦,光想想江珩就感觉头皮发麻,浑身不自在,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一座修砌在半山腰的宫殿进入江珩视野中。

  宫殿虽小,却富丽堂皇,牌匾上刻的正是苍鸾殿三字。

  江珩扫了一眼后,径直从殿门前走过去。

  见江珩渐行渐远,女子站在殿门前驻足片刻,突然扬声道:“唉,你要找的人他就在里面!”

  江珩头也不回道:“我知道。”

  “知道你还不进去?”女子真不懂江珩是如何想的。

  江珩依旧不回头道:“不能进去,进去再也出不来了。”

  女子一愣,紧接着脸色一沉道:“你什么时候发现的?”

  江珩没立即回应,只是低头盯着脚下布满青苔的石阶,转移话题道:“这不是青苔,而是舌苔,金殿也非金殿吧。”

  当江珩回头再看时,同样刻着苍鸾殿三字的宫殿,此时是有负其名。宫殿很破旧,满地枯叶尘埃,连顶梁柱都到了几根,导致殿宇塌陷了小半,碎瓦残木遍地都是,四周也被青苔所占据。

  而在破旧的殿宇之后的山壁,竟变成一个巨大的脑袋,它微张巨口,伸出宛如蛇信的分叉舌头,分叉的交界处正是破旧宫殿所在的位置,舌头在殿门前分为两条路,一左一右掩盖了原本的山道,也代替了山道。

  这巨大的怪物此时正瞪着两轮宛如星辰的鼓鼓眼珠,斜视着江珩。

  而江珩脚下的山道也蠕动起来,如青苔的舌苔开发散发整整恶臭,而此刻四周的山峦也动了,一起一伏,宛如蛇在爬行。

  这竟是一头至少身长千里的惊天巨蟒!

  “相传,某处秘境在上古时期有一种吞天巨蟒,名为螭虺,螭虺栖息之所,黑云遮天,覆盖万里之遥,但凡被黑云笼罩之处,其下比成黑水潭,而黑水非水,眼不能识,触摸入无物,并入水及沉,使人身在水中而不自知,呵呵。”江珩笑了笑,手背往身前一抚,竟凭空多出一面黑水在荡漾。

  “果然如此,不过万里之遥竟才只是一汪水潭,大罗天下果然非比寻常啊!”

  眼见江珩已经识破,却表现得感慨颇多的样子,不慌也不忙,始终表情淡淡,尽显从容。女子也笑了,只是她的笑容很冷。

  “同为域外生灵,本宫真的很少见到强者,你这魔头倒是有几分本事,未有片刻轻视于我,不过可惜了,怪只怪你飞升到本宫黑水潭中。”女子说话间,娇躯一转,之前的碧白衣裙刹那换了一身黑蛇皮纹的贴身束装,将火热身材勾勒得令人躁动,欲火难抑。

  她面容不再是虞嫦的样子,而是蛾眉蛇眼,尖脸阔口,虽美,却美得很妖。

  江珩没有多余的举动,不防备也不进攻,只是淡淡的说:“你若全盛时期,我倒是有点兴趣跟你打一打,现在是你把我要的东西交出来,还是我亲手拿?”

  眼前女子的确是灵体现世,她的肉身就是化为这条山脉的吞天巨蟒,螭虺。

  “呵呵呵……”螭虺捧腹娇笑,连同整片山脉都在颤抖,宛如发生了一场十几级的地震。

  “天魔八音的确厉害,本宫一不留神,险些让你弄到泄了身子,不过这样的事情已不会再有下次。”螭虺说话间,身体溃散消失,却又在下一刻凭空出现在江珩身后,素手一伸,在江珩转身闪避之时,快速的从江珩肩头抚过,顿时,江珩的大袖开始枯萎,皮肤更是如泥浆般从手骨上脱落。

  转眼间,江珩整条左臂就剩下森森白骨了。

  然而下一刻,江珩的左臂白骨便如骨矛般,以奇快的速度洞穿了螭虺,骨掌一翻,直接把螭虺震得粉碎。

  “呵呵呵呵……”娇笑声再次响起,粉碎的螭虺竟又出现在江珩身后,并快速向江珩一抱,细腰一扭,长腿一夹,便宛如蛇一般紧紧缠在江珩身上。

  螭虺脖子突然变得奇长,绕了江珩脖子一圈,最后将妖艳的娇容与江珩面对面,魅惑道:“小家伙,我们来快活快活。”

  伴随她的话,一股如兰似麝的香气扑到江珩面门上,气息诱人,然却是剧毒无比,刹那间就把江珩脸部皮肤给融化成白骨,同时她缠住江珩的身子,也在渐渐融化江珩血肉,不出三息,江珩就剩下一副骨架了。

  螭虺正得意的准备松开骨架时,突然,她缠在江珩颈骨上的脖子被抓住了。

  螭虺一愣,低头看去,见到的却是黑色掌骨牢牢抓住她的脖子,并且握力不断增大,最终在螭虺的一声娇哼中,她的脖子被握碎了,脖子之上的头颅和脖子之下的身子也节节崩碎,化为灵光飘散而开。

  然而没到三息工夫,螭虺又在江珩面前显化出来,故作担心害怕的盯着江珩道:“哎吆,白骨变黑,好吓人哦!”

  只剩下骨架的江珩,明明没有眼睁睁,却还是做出了低头观察变黑的左手掌骨,既而甩了甩手,往身边一招,之前融化的血肉全部往左手涌来,沿着臂骨一路填充过去,转眼就丰满了整副骨架,连同白袍也显化出来。

  “本宫一不留神,险些让毒得你溶了骨子,不过这样的事情已不会再有下次。”江珩把话还给了螭虺。

  螭虺脸色一沉,突然张口一股毒气喷向江珩,可结果,笼罩在毒气中的江珩居然无碍,并张口一吸,就把毒气吸入腹中,随后反喷向螭虺,这是这一喷有多猛,似乎还蕴含了天魔八音,一声呐喊,令天地震颤,地动山摇。

  而螭虺更是在声浪之中一碎再碎,仅仅坚持了一息,最终还是消失无影了。

  “玩了玩够了,机会也给足了,该下下杀手了。”说话间,江珩突然迎风便长,身躯很快穿破云霄,高如山岳,身长万丈。

  但仔细一看,却并非法天象地,而是如烟似雾的幻象法身,正是八极魔相。

  然而即便身长万丈,对比于千里吞天巨蟒而言,他还是显得十分娇小,吞天蟒光是粗,也不下六千丈,围绕江珩的山脉可全是她的身子,以它蛇类构造,足矣把江珩连人带魔相一口吞了。

  然而吞天蟒却一动不动,只是瞪着惊惧的眼睛看向魔相,刚刚口吐人言一句“不要”。

  便见江珩一手刺穿身旁山峰,蛇打七寸,一击致命,此山峰正是螭虺的七寸所在。

  螭虺虽可不是凡蛇,七寸这弱点也早被它克服的,但痛还是一样痛的。

  不过江珩没有再次出手,他从化为山峰的蛇身之中掏出一具骸骨,随后魔相便迅速缩小,最终回归江珩肉身之内。

  

上一章 |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