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魔主入侵

第一百三十一章 冷山兰

魔主入侵 午夜狂响曲 4312 2021-01-05 14:00

  待江堂进入后院,走向地火塔时,忽然察觉什么,扭头一看,发现是两个女子在看着他,一个是徒弟毕抒怀,另一个则是虞嫦。

  江堂僵硬的点了点头,看到虞嫦笑了笑后,他立即扭头会,疾步走进地火塔。

  “笑什么呀?”毕抒怀登时不满道:“师娘你应该恭喜一下师父才对嘛。”

  “恭喜?”虞嫦很不解的看着毕抒怀。

  “呃……就是恭喜师父布局成功啊!虽然师父不可能失败。”

  “哦,这样就可以恭喜,可以说上话了。”虞嫦似乎明白了。

  毕抒怀立即崩溃了,这什么人啊?心智也太嫩了吧,连普通的做人道理都不懂,她多大了?不会比我还小吧?

  江堂盘坐在地火井口面前,默默的望着跳动的火焰。

  “算了,没实力别多想。”

  呼出一口气,再深深一吸,将井喷的地火一下吞噬大半的江堂,从口鼻中再次将火焰喷出,既而在吸入,周而复始。

  两天后,收到消息的江堂走出地火塔,一瞬间就看到虞嫦站在花圃中,融于自然的她如一朵最唯美的娇花,可招蜂引蝶,更令人陶醉。

  点了点头,不等虞嫦回应,江堂便走向大殿。

  殿中,毕雄泽正展示卧龙山脉的三维影像,而在他身旁,居然是一位江堂见过的人!

  “江大师出来了。”毕雄泽笑道。

  “嗯。拜见西南王。”江堂抱拳后,又对着毕雄泽带来的客户抱拳道:“江堂见过前辈。”

  来者相貌妩媚动人,凤目顾盼间勾魂夺魄,莫说灵武境的江堂,即便是意武境的毕雄泽都不敢正式,否则必然要丢了魂般,一脸痴迷。

  可江堂身具魔性,连穷桑都无法窥视他的想法了,区区一些媚术自然不放在眼里。

  况且,江堂都不知道他是男是女!

  此人便是在仙宗呛了敖家的阴阳教之人,至于在阴阳教是何种身份,外人根本不清楚,阴阳教说是一脉单传,但因为修者很容易拥有千百年的寿缘,这一代又一代的,到底现存多少他们不说谁也不知。

  除了此人,江堂只见过上官兄妹,至于上官兄妹的师父到底是不是他,谁能知晓?

  “江大师无须多礼,妾身阴阳教冷山兰,此番要劳烦江大师了。”

  江堂一听这番酥入骨髓的话,浑身都感觉不自在,解红妙也就罢了,毕竟是装的,可这位,江堂看不出他是装的,但如果不是,为何他的胸平了?

  如果江堂没记错,上次看到他时,那鼓得,齐胸襦裙就像挂在山上似的,今儿个却是一马平川,但无论是容貌还是发髻,丝毫没变,似换了身衣服便赶来了,难道换衣服时忘了垫东西?

  江堂无视了冷山兰的媚眼,看向三维立体的山脉影像道:“前辈看中哪一块了?”

  冷山兰目光也落在影像上,莞尔一笑道:“是啊,哪块呢,哪块好呢?江大师给我选吧,我只要一座山峰够了。”

  “哦,前辈是要建洞府吗?”江堂问道。

  冷山兰随意道:“都可。”

  江堂眉头一皱,问道:“是清静点,还是热闹些?”

  冷山兰笑道:“也都可。”

  江堂沉默,因为说随便的客户其实是最不随便的,他们的要求最多,可是他们却都把这些事交给你,等你做好了他一个不满意,完了!

  “前辈还是说清楚吧,别到时候浪费材料不说,也浪费时间。”有要求才可对症下药,江堂可不想盲目的乱作。

  “那好,妾身的要求只有一个,既有阴……”说到这,冷山兰一步上前,凑近江堂妩媚一笑,呼气如兰道:“更要有阳!”

  “别闹。”江堂伸手在鼻前扇了扇,蹙眉道:“前辈魅香少用些,这东西男人闻多了就萎了。”

  “不仅如此,还能便女人哦,江大师要试试吗?”冷山兰笑得更欢了。

  “咳!”毕雄泽看不下去了,却并非是要帮江堂,而是很自觉的说道:“毕某还有要事,前辈的事交由江大师即可,毕某告辞。”说罢,毕雄泽逃也似的跑了。

  江堂却不在乎,一板一眼道:“前辈需要的是阴阳之地吧,可以,距离我主峰四十二里的亥位环山中有一座孤峰,乃龙阴之地,亦称龙阳之地……”

  一边说,江堂一边用灵脑飞快的写好要布置的阵法与格局,加上材料费用后直接展示给冷山兰看。

  “才一百二十万晶啊。”冷山兰居然嫌少了!

  “孤峰需要不多,小秀峰也就十多万,前辈这都翻了十倍了。”江堂说完,收起灵脑又道:“布置需要一个月,前辈觉得可以就把材料交于我,或者信得过晚辈直接给晶石也可。”

  冷山兰很是妩媚笑了笑,问道:“江大师修炼的是金阳之功吧!”

  “这与堪舆没关系,时间紧迫,还请前辈快些。”

  看着不知趣的江堂,冷山兰似乎没辙了,拿出储物袋递给江堂,却在江堂伸手接过时突然一手扣住江堂脉门。

  江堂低下头,看着冷山兰的葱白玉指紧紧握着他的手腕,没好气道:“前辈要找对象请出门左拐,陛下的金罡真气早已出神入化,比我可强多了。”

  冷山兰松开手,妩媚一笑道:“江大师真是薄情寡义。”

  江堂收起储物袋道:“对我而言真是莫大的赞许,多谢。”

  看着冷山兰也不知从哪儿学来的猫步,一步步迈出了大殿,江堂某种紫芒一闪,便转身往后院走去。

  这才刚进后院,江堂便看到虞嫦走向他来,然后毫不客气的抓起他的手便拿出块湿漉漉的丝帕,一边在他手腕上擦拭一边道:“残留魅香不好。”

  江堂挣扎了一下却反被虞嫦抓得更紧了,不由苦笑道:“那东西对我没用。”

  虞嫦目光一寒,冷声道:“没用也不好。”

  江堂沉默片刻,便无视了虞嫦对着趴在花坛边傻笑的穷桑用汉语道:“他是怎么知道的?”

  穷桑嘿嘿一笑,用汉语回道:“你忘了,知道你能魔化的还有活人啊!”

  江堂一愣,想了想便笑道:“哦,巫坤啊,那老家伙怎么和阴阳教勾搭上了?”

  “不,他是和阎魔宗勾搭上了,而阎老魔和这人妖关系不错,所以就让这人妖来探探你的虚实。”

  “哦,原来如此。”江堂点了点头,笑道:“不过让他们失望了,我内丹已结,魔灵一气,可互相遮掩,单靠念识侵入我身体根本无法窥视真谛,不过四象恐怕是藏不足了。”

  “这有什么,五行的都有,何况四象,如今的你只有天人境才能一窥究竟了,不过那人妖不会轻言放弃,以后消息些。”

  江堂正准备应答,忽而边上的虞嫦甩开了他的手,不满道:“你们嘀嘀咕咕的说什么呢?”

  

上一章 |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