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魔主入侵

第四十四章 自求多福

魔主入侵 午夜狂响曲 6824 2021-01-05 14:00

  “我不知道为什么会是这样,一次,或许是我修行不足,对世间人情世故了解不深,两次,也因我道行不够,无法抑制,此后两年,我去过神武帝国,去过沙海,见识过繁荣与沧桑,然而第三次后,却让我感到了比前两次更刻骨铭心的痛,而且为什么都是你?”

  虞嫦的双手不自觉的一紧再紧!

  “你让我很讨厌你知道吗?特别是第三次,你轻薄我,用着令人作恶的目光看着我,把我一次又一次的扒光,穿上那些我根本不喜欢的小布衣,太花俏了,真的和我很配吗?”

  “咔咔……”江堂的肋骨终于坚持不住,断了!

  “啊!骨断似天籁,真是动听!”虞嫦呻吟一声,酥麻透骨,连自己都陶醉般,十分享受的闭上眼睛,双臂再次一紧,似要将江堂整个人揉进她的心扉,她低下头,下巴抵在江堂肩头喃喃道:“我恨你,好恨好恨,我明明不想搭理你,你却一次次的约我到仙阁通信,你日子过得怎样,修炼有多苦与我何干?还用那些低劣,恶俗的故事乱绕我的心神,浪费了我多少修炼时间你知道吗?”

  江堂开始翻白眼了,面对虞嫦,他的挣扎锤打显得是多么的无力。

  “咔!”虞嫦的秀气小下巴,却宛如一座山压在江堂肩膀在,将肩骨硬生生的给压断了。

  “说话啊,你怎么不说话了?你闷骚啊?”随着虞嫦声音落下,扣住江堂的双臂再次一紧。

  “咳!”江堂一口鲜血咳出,体内五脏已经损坏。

  “咳血都咳得这么潇洒,你还想再诱惑我吗?”说着,虞嫦转过头看着江堂侧脸,忽而,她温软的玉颊突然贴上江堂的脸颊,耳鬓厮磨,细语柔声道:“你连酒窝都在诱惑我,小坏人,看我不将它磨平了!”

  “疯了!这女人疯了!”江堂的灵力狂涌而出,却在形成罡气一刹那间,突然,虞嫦指尖几股强横霸道的灵力侵入他的身体,转眼间便封锁了他的奇经八脉,阻断了所有灵力路径。

  “数百年来,我本人族第一天才,却让你给夺了,携记忆转世,出生即可修炼,好卑鄙啊,嫦儿可是四岁才接触修炼啊,你还我第一。”

  “我还你妈!”江堂想嘶吼,然而张口便是呕血。

  完了,再不魔化真要死了!

  江堂念及此,突然感觉浑身一松,他立即瘫软的从虞嫦怀中跌跌撞撞的向后退去。

  “好爽啊。”虞嫦浑身舒爽的伸伸懒腰,看着坐到雪地上,盘腿准备调息的江堂,忽而带走笑意走过去蹲下来,直直盯着江堂道:“今日之事如有第三者知道,嫦儿再也不会松手了!”

  体悟了虞嫦一记怀中抱汉杀的江堂,却是浑然不惧,冷冷盯着她道:“你想干什么?”

  虞嫦忽然一抓擒住江堂的膝盖,将它压在雪地上,既而将脸贴到腿上,当作枕头挪了挪脑勺,舒出一口气道:“我想睡一觉。”

  入夜,星云海光华耀目,然而飘渺峰上却仍是寒风猎猎,大雪纷飞,却无论如何都无法掩盖一坐一躺的两人。

  翌日,当江堂从入定中睁开眼睛时,低头发现虞嫦也睁开美目盯着他。

  “你果然非比寻常,如此重的伤势,一夜之间竟全康复了。”

  “要不是老子压制,早瞬间复原了。”江堂心里暗骂,嘴上却冷冷道:“所以呢?要杀了我,担心以后我杀上逆空山让你守寡?”

  “得了吧。”虞嫦头一歪,似换了一个舒服的姿势斜枕在江堂腿上,语气清冷道:“你真以为我会输?”

  “逆空山的天才很多,能三十岁时追上你现在的修为,最少有三人,仙宗不也同样如此。”

  “那又如何。”虞嫦一哼,又扭回头笑看江堂道:“你认为这最后一年,我无法再突破?就算不行,不是还有你!”

  江堂翻翻白眼,没好气道:“我能干什么?”

  “杀了他们啊。”虞嫦笑道。

  江堂冷哼一声,道:“疯了都。”

  “灵岛,逆空山应该也打算派十人去吧,而你们分家必然没有资格。”

  “弄得我好像为了个女人去杀亲人似的。”江堂低下头,看着虞嫦美眸道:“睡够了就赶紧起来,我要回去了。”

  “嗯哼,突然好困。”虞嫦扭过头,抱着江堂的大腿咂咂小嘴,闭上了眼睛。

  江堂登时是满脑门的黑线。

  三天后,江堂终于从虞嫦的魔爪中逃了出来,先去了趟章朝舟的独院,得知章朝舟闭关了,而东方早已经回去了。

  江堂猜想,章朝舟这厮应该在尝试东方的设备,便不打搅了,径直回了黑礁岛。

  “嘿嘿,爽吗?”一入屋门,江堂就看到穷桑这厮恶心的猫脸。

  “你再这样我真要和你绝交了。”江堂恼怒道。

  “别啊!”穷桑先是一脸奸笑,而后好奇道:“难道不爽?这都四天了!”

  “滚。”江堂暴喝一句,便对角落的东方道:“怎么样。”

  东方将一个储物袋抛给江堂道:“到黑匣里练练手,然后把资料记录到平板里。”

  “嗯。”江堂兴奋的拿起储物袋就进入了魔界中。

  拿出南瓜暗金锤,江堂一手一锤,皆大如箩筐,与他消瘦形体完全不成比例。

  随着他缓缓注入灵力,南瓜锤是越来越沉,直到江堂快坚持不住后,他才惊叹道:“这才开启了五重倍力符就是极限了吗?”

  江堂之前也不清楚现在的力量,此刻一试,单臂极限才两千五百斤,想要灵活自如使用还得减大半。

  “以前灵武境,举万斤鼎更玩似的,现在……”江堂摇摇头,便收敛心神开始耍锤。

  这一耍,便是整整一天,当江堂彻底习惯重兵器,并记录平板内后,这才从黑匣里出来。

  “有人找你。”穷桑小爪指着看板。

  江堂扫了一眼后不耐烦道:“怎么又是她。”

  出了门,江堂一路来到黑礁殿,看到高姮翘着二郎腿正在看书,察觉江堂到来却头也不抬道:“一千五百晶。”

  江堂沉默片刻,应道:“好。”

  高姮放下腿,起身抛给江堂一个储物袋道:“走吧。”

  江堂查验了片刻,点点头,随高姮一通前往平顶峰,寻到峰主卢师伯,也就是赔给江堂金精的司仪老者,把高姮的事情交待后,不等江堂离开,卢师伯忽然道:“此去灵岛,切记不要相信任何人!”

  江堂眉头大皱,扫了一眼离开的高姮背影,对卢师伯道:“包括宗门?”

  卢师伯只是点点头。

  “唉,师伯你和我师父什么关系啊?”江堂忽然感兴趣起来。

  “生死之交。”卢师伯说完便挥手送客。

  江堂无奈,本来还想了解一下铁武一,却没想到卢师伯一把年纪了,还知道害羞。

  回到黑礁岛的江堂立即进入仙阁,买了一本名为《崩天锤》的武技。

  名字看起来嚣张,然而却是地阶二品的货色,售价也不过二十五晶而已。

  江堂之所以买,不过是为了让穷桑帮改进改进,这家伙阅历非凡,能把简单的招式复杂化,复杂的招式简单化。

  “嗯,嗯,不错,不错,这崩天锤法的确适合你,刚猛直接,大开大合,虽有六式却一气呵成,只是招式过长,一锤不中,满是破绽,若敌手招式凌厉,刁钻毒辣,那么没等你出第二锤,已经丧命了。”

  穷桑捧着《崩天锤》是不断摇头,忽而道:“这样,你先把第一式的破山与第二式的横扫融合起来用,也就是先左锤下砸,再右锤横扫,然后不用第三式的蹬飞,直接用第五式回马的一半。”

  “一……一半?”江堂有些听不懂。

  “笨,也就是借着横扫余力转身,却不使出右锤,背对敌人使出后蹬飞,如此,必叫人防不胜防!”

  江堂这下听懂了,惊讶道:“这半回马,是故意露出破绽啊?”

  “唉,小江子可你总算聪明一回了。”

  “滚。”江堂虽然这样说,但还是照着穷桑的提议演练起来。

  在穷桑的细分下,崩天六式的演变,居然有了三十六种连招,一百二十种变化!

  如此一来,新的崩天锤足以媲美地阶五品的武技了!

  但让江堂花费在这上面的时间也越来越多了。

  转眼,期限将近。

  江堂抽空出了魔界,到外面看了看,本来想找花师兄,却见到了再次胖起来的纪师姐,并从其口中得知花墨冷已经闭关尝试突破了。

  毫不心疼的,江堂把寒铁手递还道:“烛火葵我会帮你采回来的。”

  纪雨葵接过寒铁手,点头道:“姐我没白疼你。”

  “师姐,是不是越有实力的女人,越有个性啊?”江堂忽然问道。

  纪雨葵一愣,而后上下打量江堂一眼,忽而笑眯眯道:“有喜欢的人了?”

  “少扯开话题,明显说你。”江堂没好气道。

  纪雨葵一笑,说道:“当然,既然追求实力就指望别人,没实力的女人才会奉承男人,故意带上讨人喜欢的面具。”

  江堂继续问道:“如果她很强,却还是奉承了呢?虽然很隐晦,或许可能算不上。”

  “这不是废话吗。”纪雨葵嗤笑一声,道:“喜欢你才奉承你,如果啊,她毫无保留的把女人令人作恶的一面展示在你面前,如挖鼻孔啊,挠腋下啊,扣屁股什么的,不是非你不嫁,就是不把你当男人了。”

  江堂望天一叹,道:“要真是这些就好了。”

  “怎嘛?被缠上了?也不奇怪啊,你这小家伙,大比时如此出众,难免招女孩喜欢,是不是高姮?我可告诉你,像她这种女人如果缠上你,你认命吧,她是不达目的不择手段的,再说人家也够漂亮,嫁你可惜了。”

  “她……哼。”江堂冷笑一声,道:“如果是更麻烦的呢?”

  纪雨葵一愣,然后以一种怜悯的眼神盯着江堂道:“师弟的坟头我会帮你扫的。”

  “啊?”江堂一时间有些懵。

  “还啊!真有这样的女人,那只会是疯子,知道虞嫦小师叔祖吗?”

  “呃……有些了解。”江堂心里冒着冷汗道。

  “她爹不喜欢她娘,可她娘深爱她爹,为此不息打断其手脚强行结成道侣,然后霸王硬上弓把小师叔祖生了出来,这,就是更麻烦的女人,这种女人可是有很多啊,我小姨也是,都是苦修给逼出来的,我小姨苦修五十载,初次出门历练就堕入情渊,得不到后,她把那个男人给吃了!”

  “真吃了?”江堂咽了口吐沫。

  “那还能有假,所以修行一路,不能老闭关苦修,心境的修行才是最重要的,特别是修仙啊!”纪雨葵长叹一声后,拍拍江堂肩膀道:“自求多福吧。”89

  

上一章 |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