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魔主入侵

第一百零八章 释放

魔主入侵 午夜狂响曲 7923 2021-01-05 14:00

  “一个天才,说废就废了,你们敖家无须解释,大家都明白,资源有限,给了天才你怎么办?好端端的一个人,说疯就疯了,你们敖家更不用解释,因为大家也猜得到,家丑嘛,哪家没有?也就你这傻大个非要解释,没看到你爹脸色都青了吗,这都是让你给气得。”

  江堂是很愤怒,但也只是转瞬间他便冷静下来,魔性使然,让他真的少了一些东西!

  一番话听得敖昊苍胸膛都快气炸了,可是正如江堂所言,敖向远脸色真的很难看!

  “明白了?这就是你想漂白的后果,知道什么叫做贼心虚吗?看你爹脸色就明白了,敖家主你瞪着我干什么?以为自己无辜?被我诬陷?别傻了孩子,回头多教育教育你儿子,普通人都不可能无缘无故的疯,更别提修者了,那得经受多大的刺激啊?是因为敖珩废了?可能吗?人家十岁呢,大不了再重修,做不了天才就是个普通的修者怎么了?难道连这你们敖家都给不了?对了,你怎么不说他爹疯没疯,他爷爷呢?他奶奶的?他的叔伯呢?不会都死了吧,否则怎会一点声也不吭啊?敖家,果真冷血,难怪能屹立至今,原来平日的修炼便是关门厮杀啊,连自己族人都下得了死手,这一家子能不强吗?麻某佩服啊!”

  “臭小子你说够了没有?”敖向远不吭声,可敖昊苍忍不住了。

  江堂一笑,道:“看你这样,是打算说不过就动手?”

  “是,可惜,你不敢接。”敖昊苍冷喝道。

  “粗俗,多么的粗俗,这就是传承悠久的世家大族,结果拼的还是拳头,不过这也没错,能武力降服干嘛还费尽口舌?”江堂说罢,扭头看着敖昊苍又道:“我要一不小心把你杀了,你爹还不得当场把我撕了,若我又不小心也把你爹杀了,你敖家还不得与我不死不休啊,这都没完没了了,我可不会给自己找麻烦。”

  众人听罢都是哭笑不得,且不说江堂有没有这实力,单是他的话就足矣令人头疼的了!

  敖昊苍要疯了,他最听不得便是这种话,什么打了小的来大的,打了大的来老的,他根本不需要,他自己足矣傲世同阶,又有何可惧?

  “爹,叔伯,孩儿势必要与这小子一战,无论胜负,还望爹爹许诺绝不出手!”敖昊苍终于是开口了。

  敖向远眉头大皱,虽然他也很不爽江堂,但现在不是嬉闹的时候啊!

  “爹!”敖昊苍脸色很是难看,用着恳求的目光看着敖向远。

  “如我师弟死在你手下,我青囊一门,绝不会找你敖家麻烦。”出乎所有人预料,此刻解红妙忽然开口了。

  “青囊,地师!”不认识江堂的人也在这一刻明白过来,陆鹿山人只有两名弟子,解红妙是老二,那么她的师弟必然就是最近点醒万兽山的天才地师麻鬼了!

  “这地师居然要和敖家天才打,不会是疯了吧?”

  “年少轻狂啊,不过我觉得,若不这样,多无趣啊。”

  “这下有意思了,麻地师,你尽管上,若是赢了敖家敢找你麻烦,老夫替你出头!”

  “是啊,老身也为你出头!”

  忽然间,前来仙宗参加庆典的宾客们居然是一个个的煽风点火起来,深怕事还不够大,不仅要求两人交手,还要下注!

  江堂是一个要动手就绝对不哔哔的人,但没办法,有时候你不得不这样干,因为他还想活着!

  此时目的达到,江堂是二话不说,起身看着敖昊苍。

  “爹!”敖昊苍更急了,殷切的看着敖向远。

  “胡闹!”敖向远不想无事生非,可偏偏这儿子就是沉不住气啊!

  “大哥,就让昊苍去教训一下那小子吧,那人看似气息内敛,实则应该是用了法宝,他自身修为不过是灵武境罢了,昊苍就不会输。”敖向瑜提议道。

  “好,好!”敖向远终于是答应了。

  “谢谢爹爹。”敖昊苍狠狠一抱拳,扭头冷视江堂路程残忍的笑容。

  江堂一愣,既而哭笑不得道:“大家瞧瞧,这家伙笑得多阴险啊,一看就是小人!”

  “哈哈哈!”众人顿时哄堂大笑,弄的其余看台上的仙宗弟子是一脸糊涂。

  “啊!”敖昊苍突然狠狠往自己胸膛锤了一拳,大喝一声直接飞到了平顶峰上,转身挑衅的看着江堂。

  江堂也飞起跃下看台,落到擂台上后刚要做做样子,抱拳一礼,可是忽然,一道金光闪来,一下子就扑在了江堂身上。

  全场寂静,所有人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敖昊苍还站在原地,可以说,他都愣住了!

  “什么情况?”莫说仙宗弟子,就是那些修为高深的宾客还有仙宗长老们都愣住了。

  而江堂,则是完全有一股想死的心!

  这金光是从玄天石前飞来的,按理说,只要不向玄天石出手,玄天石幻化出来的分身是绝对不会动的!

  可她就是动了,不仅先出手,而且还是另一种方式的出手,宛如一个饥渴了无数年的深闺怨妇,终于盼到她丈夫来临幸了!

  虞嫦的分身抱着江堂,是越累越紧,若非江堂修为大涨,恐怕又将是骨断筋折了!

  “卧槽了!”江堂突然反手一拳把虞嫦的分身轰飞后,对着发呆的敖昊苍正准备说句“开始”,可光影又是一闪,虞嫦的分身再次扑了上来!

  这一次,虞嫦分身不仅缠到江堂身上,还十分不要脸的在大庭广众之下,凑过脸贴着江堂冰冷的面具撒娇般的磨蹭着,江堂登时是一个头两个大啊,忍不住就扭头咆哮道:“没办法打了,你仙宗搞什么啊?我怕杀了你女婿啊。”

  明白的,此刻都已经是拼命憋住笑意,不明白的,还真以为是仙宗干的呢!

  “把玄天石搬走。”亦玄突然出言道。

  一名仙宗长老闻言立即闪身到了台上,大袖一甩,一股狂风便将玄天石刮了起来,然后缓缓的落在了平顶峰一角。

  与此同时,虞嫦饥渴的分身也溃散了,江堂终于得到自由!

  “我当你为何带着一个面具呢,敖珩,今日你是自寻死路!”敖昊苍的声音很小,但在座的可都是修者啊,听得是一清二楚。

  江堂真没想到,藏了如此久,结果就让虞嫦的执念给坏了事,不过他也释然了,他也不想一直戴着面具活着。

  伸手往脸上一抹,青铜面具消失了,那熟悉却又很陌生的面孔让不少仙宗弟子都震惊了。

  “师弟放心打,杀了也没事!”解红妙忽然笑道。

  江堂微微一笑,对敖昊苍道:“我就是魔,而且不仅是魔,还是魔主,并在万兽山建立了我的魔宫,你不是想屠魔吗,来啊。”

  江堂这话要是有人信,那真是奇迹了!

  魔主,你若是魔主,那骨尸算什么?

  骨尸可是把万象强者都给伤了的恐怖存在,江堂如何能驱使?

  这一刻,许多人都想到敖家的解释,敖珩修炼走火入魔!

  “不会又是一个阎老魔吧?”许多人都有些哭笑不得。

  敖昊苍也笑了,只是他的笑很阴沉,没有一句废话,敖昊苍瞬息间鳞片布满全身,并且与江堂曾经所遇到的敖家子弟都不同,他的龙化竟多了一条尾巴!

  “龙尾骨,灵岛得的吧!”江堂说罢,拿出了云麓剑,剑指敖昊苍道:“一剑杀不死你,算我输!”

  敖家的人很狂,但是看台上所有人都没想到,江堂更狂!

  “我若一招不将你撕碎,也算我输!”敖昊苍说着,背后突然展现一头金龙巨影,仅一刹那间,气势腾腾的龙影突然又融入了敖昊苍的体内,下一刻,所有人都感受到敖昊苍的气势在攀升,并且速度极快,只是一转眼他的气息居然恐怕到了真武之境!

  “怎么可能!”仙宗弟子们都震惊了。

  但高阶修者们却很镇定,真武境乃是身灵合一,只要到了意武境,修了几年便可尝试,不过这样对身体损伤太大,时间也很短,但敖家修者的恢复力太惊人了,再大的损伤只要有元气他们都能复原。

  “听说你领悟了一剑定乾坤,那你就来试试,定不定得住我!”说着,敖昊苍已经扑了上来。

  江堂面无表情的一剑刺出,平平无奇,没有丝毫元力外泄,甚至连一些高阶修者都看不出,这一剑有什么奇妙的。

  基础剑术,刺、劈、撩、挂、云、点、崩、截、钩中的刺,很平常,甚至连练了几天剑术的小孩都能轻易掌握。

  然而,当这一剑刺中敖昊苍那看似无坚不摧的龙爪时,竟鱼贯而入,毫无阻碍的穿透了龙爪,瞬息间便没入敖昊苍的心脏,然后收剑,一气呵成!

  众人都还准备看一场生死大战呢,这突然间的,江堂就收剑转身离开了,而敖昊苍居然跪下了,他身上的鳞片一片片的脱落,血肉飞快鼓起,膨胀,然后在轰然一声巨响中炸的粉碎!

  当江堂回到看台坐定时,平顶峰四周才响起一些低阶弟子的哗然之声!

  “江大师,什么情况啊这是?”毕雄泽看着江堂道,似乎没有因为麻鬼是江堂而特意疏远,反而越发亲近了!

  “他全力扑过来,我全力刺出去,就这样。”江堂这一剑看似平平无奇,实则就是他的全力,单一剑,就损耗了他七成的灵力!

  “这一剑中隐藏了太多,想必,也练得很辛苦吧!”赵御卿看着江堂。

  “陛下慧眼。”江堂点头。

  周边人闻言纷纷忍不住了,想要问问江堂这一剑奥妙所在。

  而另一头,亦玄忽然对身边一名中年人问道:“师弟看明白了吗?”

  “一点,但,不是魔气。”王痴回应道。

  亦玄眉头一皱,既而笑道:“敖家主,你的家事老道本不想插手,但是,你也看到了,这场赌局,没法继续了!”

  敖向远早已是死死握着拳头,咬牙切齿道:“我敖家输得起,不像某些人!”

  “唉,这死了儿子的人说话就是不同啊。”解红妙冷笑道。

  敖向远看也不看解红妙一眼,起身道:“玄天石留着,十年后,再较量!”敖向远说罢,正想离开,忽然,远处的江堂朗声道:“敖家主,我娘就不需要你照顾了,有朝一日,我会到逆空山把她接走的。”

  此言一出,所有人都看向了敖向远,因为他们等于是在见证,看看敖家到底能卑鄙到什么程度,用江堂的傻娘来威胁!

  敖向远扭头直视江堂,深吸一口气后冷冷道:“我等你!”说罢,没有招呼任何人立即飞往传送阵了。

  敖家人回过神来,脸色都是十分难看的跟随家主而去。

  “师兄,不过分吗?”王痴传音道。

  亦玄摇了摇头,道:“事关重大,如何做都不算过分!”

  王痴起身,丢下一句:“我去寻找骨尸”后便也离开了。

  他这一走,许多人也纷纷向亦玄告辞!

  主角都走了,他们留着干什么?看人笑话?

  “唉,无趣。”江堂起身,正准备离开,忽然察觉远空一个人正在望着他,他扭头望去,见是一抹红影,登时是一个头两个大,赶紧就对毕雄泽等人道:“走吧。”

  而当江堂刚刚飞出看台,忽然又见到一个熟人,让他不得不停下。

  “师父。”江堂躬身道。

  铁武一欣慰的笑道:“我说过,你小子是天才,绝对的天才,有时间,回来看看我这老头子,想必如今也没人阻拦你了!”

  “希望如此。”江堂再次躬身一拜后,便于解红妙他们一起往仙宗外飞去。

  没人去拦江堂,不仅因为解红妙在,还因为他与魔岛没有关系。

  其实在无形中,江堂背后也有人了,虽然很少,但实力不容小视!

  赵家需要江堂,毕家更需要江堂,而青囊门,岂会放过他这位天赋异禀的祖师弟子!

  有青囊门在,就有许多的世家在,所以对于江堂,只要他不是真正的魔,已经没人敢针对他了!

  正大光明的活着,不用畏首畏尾,让江堂很享受,可穷桑却不乐意了!

  这厮很不满,因为他没有看到他想看的结局!

  “你媳妇就这样丢下了?”

  “不这样能怎样?”江堂是哭笑不得啊。

  “提亲啊!”穷桑真是恨不得把江堂识海给吃了!

  “提你大爷啊,人家十年后还要比过,这稳胜的一局,仙宗舍得给我吗?”

  穷桑立即抓到江堂的话柄,嘿嘿笑道:“哎吆,说得好像给你你就要了是吧。”

  江堂不想跟着厮说话,无论他在自己识海如何闹腾,如何咆哮,他都没有回应一句!

  

上一章 |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