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魔主入侵

第五百七十章 惯出习惯

魔主入侵 午夜狂响曲 3443 2021-01-05 14:00

  关注江堂的岂止李家,陈家也同样如此,而且若不是沱门毁了许多传送阵,恐怕有更多的人要过来一探究竟,看看到底是怎样的人物,居然敢扬言登上神煌宫,杀了申松老道!

  陈巍奕乃陈家家主,但他和别的家主不同,修炼世家的家主因为要处理许多琐碎事情,无法潜心修炼,故而一般都在修为遇到瓶颈,多年寸进不得的族人中挑选。

  而陈巍奕相反,他天赋极高,如今已是迈入超凡入圣的地境五阶。

  虽然这也是前不久的事情,他年纪也到了六千多岁,在仙玉骸顶尖天赋中排不上号,就是如今,神煌宫还有不少弟子是五千岁入圣,两相比较,自然差距甚大,可凡在修炼世家里,陈巍奕可称得上惊才绝艳之辈了。

  更令人不可思议的是,他掌管陈家家主的位子,已有三千多年!

  一边打理庞大的家业,一边修炼,还能在六千多岁入圣,此人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他的道,属于入世道!需在凡尘中历练。

  当然,这其中没有把江堂这个另类算进去,很多人其实都看出来了,江堂的修炼途径不正常,能保持金丹修为掌握神通的,唯有一种可能,道境!

  只有完全开启道境,随时进入道境中不断摸索与推演自己的道,才能掌握神通。

  没有人知道他是如同提前迈入道境的,这是圣人才能随意进出的境界,圣人之下,多半是在修炼入定时,灵光一现,机缘巧合下进入了道境,属于被动,无法控制。

  故此江堂的境界已经在圣人之上了。

  “为夫觉得,江堂之所以如此可怕,应该与夫人你们一族的玄女功有莫大关联,只是你们神通不显,却也不惧神通,悟得越多,免疫的神通越多。”

  虞雨梦闻言浅笑,行到陈巍奕对面跪坐下来,叹道:“江堂的玄女功以是大乘,只是与我们有所不同,我们修炼到玄天罡后,是就想办法从有到无,将穴窍全部关闭,使得全身无一破绽,行于天地间,却不受天地制约,而自成天地,正如佛家所言的一花一世界,然而我们始终挣脱不了大天地的束缚,亦如海中行舟,世界既是海,无水舟不行。江堂不同,此人的道,如他意识,随性而创,随心而改,飘忽不可琢磨,第一次见到他,他的玄天罡修炼方式居然如一扇门,而非我们这般,是面坚固的墙,他运用玄天罡沟通玄界,取玄界之力变化术法神通,既得了玄女功的自成天地,又可运用万家术法之精髓!我想申松如此做,也是别无选择,遇到这样的对手,你永远不知道他下一步会出什么招!”

  “夫人所言极是。”陈巍奕点点头,又道:“以我之见,应是见招破招,申松老道极有可能会以此引发江堂出招,唯知其后手,方能接招再破,江堂年轻,未必会考虑到这些,一旦他没了后手,此战必败。”

  虞雨梦蹙眉道:“夫君意思是,申松老道在套法!让江堂心生见招破招的习惯!”

  “嗯,一旦遇到熟悉的神通,江堂必会用这一路所领悟的神通破解,倘若真是如此,江堂的每一招都在申松老道的安排中!”

  “可这要如何取胜?”虞雨梦修为只是地境四阶,不如丈夫陈巍奕,连道境都没有完全敞开,在神通领悟方面还有许多要学。

  陈巍奕则长长一叹,摇头道:“不知道,之前我不看好江堂,以为他过于自大了,仗着你们痴情道撑腰,又趁神煌三老不在,故而敢于挑衅神煌宫,直到现在我才发现,是我嫉妒他了,如此天赋,如此年岁,如此神通,世间已难出其右!”

  陈巍奕的确算不到这一战的结果,不仅是他,现在得知此事的仙玉骸修士们,没人能算出来到底谁能胜。

  江堂太可怕了,连日来,他是心念一动,诸般神通变化无穷,或刁钻,或灵活,或刚猛的方式破解了一**阻挡他的人,让不看好他,认为他是自寻死路的修士也不得不闭嘴了。

  “以江堂的速度,抵达神煌宫还得三年,不急,不急,这段时间咱们还是忙着建立仙阁吧。”陈巍奕的确在着手准备建立仙阁了。

  除了他们陈家,还有李家与交好的六大家族,整合起来就是八大世家,在仙玉骸其实算不上有多强,但已经能媲美一个仙国了,他们合力打造仙阁,自然是学南周仙阁那般,方便交易,也能在第一时间掌握仙玉骸的讯息,在如今的乱世中,也能处处占尽先机,拥有主动权。

  江堂闲庭信步,虽一步百里,但对比于他的修为而言,已经是很慢了,并且不借用传送阵,就这般一步步走进神煌宫,给足了神煌宫对敌的准备,有人觉得他的举动很傻,有人却看出,江堂是在磨练自身!

  他借神煌宫一宫之力,淬炼自己的道,磨练神通,如此下去,等他抵达神煌宫时,究竟会成长到什么地步?

  而令人意外的是,明明可以不用管,就蹲在家里布置杀阵等江堂来的,可申松老道还是选择派人阻拦江堂,给足了他磨练自身的机会。

  这不是傻吗?你不断的送经验强大对手是几个意思?

  有人的想法和陈巍奕是不谋而合,认为申松在养江堂,把江堂惯出习惯来,让他在潜意识中,面对熟悉的神通时会下意识施展克制之法,申松便能以此针对江堂。

  这种潜意识的应对,是很可怕的,高手过招胜在出奇制胜,若江堂什么招都在人家算计之中,结果自然要被压着打。

  而如果要变招,则需要思索的时间,那怕再短暂,也是给予申松老道击败他的机会。

  可以说从江堂扬言上神煌宫杀申松老道开始,这场较量就已经开始了。

  这条路,走得令人揪心,时刻受人关注,大家也相互猜测,共同讨论江堂此行有几成胜算。

  “姜还是老的辣啊,申松神人如此对待这魔头,显然是料定了他此后的一切行为,我看就不用再讨论了,江堂必败,倒不是我觉得他弱,相反,我也认为他很强,但他败的不是实力,而性情,魔啊,一根筋,不会思考,也不屑于思考,一步步走进申松神人的圈套中还不自知,愚蠢至极。”

  此人说完,边上有些修士不要撇嘴冷笑,倒不是这人说错了,他很对,但有一点他没有料到,江堂难道看不出申松老道的用意?若看出来了,他还执意慢慢走向神煌宫,那说明他也有对策,更何况,他这一路走得很轻松,多少阻挠也无法挡住他,真不知藏了几招后手等着用在申松老道身上呢。

  

上一章 |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