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魔主入侵

第二百零一章 胳膊肘往外拐

魔主入侵 午夜狂响曲 3875 2021-01-05 14:00

  布好局,注入灵力,使其循环不息,逐步提升。

  江堂对于这一套有了自己的独特见解,这东西其实就是和人体一样,与他现在的修炼法门也息息相关,身如大地,四象为灵,以血为引,以骨为髓,一旦激活便如初生婴儿,逐步成长。

  当然,它也是有寿命的,或为人,或天灾,还有元气枯竭也会使得它消亡。

  雨后的卧龙山脉,清凉而舒爽,微风徐徐,吹动着江堂前不久种植下的一片枫叶林,从林中刮出的风居然是带着温热的气流,其中还有些许火灵气。

  南周的枫树成长很快,但很难进阶,数万株一阶枫树中,能有一两株进阶已经是难能可贵了,不过这对于江堂而言并不重要,毕竟是客户要求。

  南周枫树乃是火系,并且能吸收阳元,从而会出现那么一丝微不可查的真阳火,收起落叶用已喂养地火之灵最是好用,除此之外,还能用枫叶喂食火属灵兽。

  “一株就是十五晶,三万株枫树,唐家果然是有钱人!”

  这次托江堂布局的,正是花海唐家,他师姐纪雨葵的老家!

  他们拜托江堂布局,也只是希望能有一处饲养灵兽的地方,并不会举家迁移,顶多也就安排一些旁系移居过来,人族与妖族战争没了之后,人口暴增,修者人数也是蹭蹭的往上涨,花海已经供不起这么多修者了。

  “和平共处弊端也很大啊,资源都稀薄了。”江堂苦笑一声,背上竹楼,本想防止虞嫦突然抱过来,奈何,只是普通的竹楼,被虞嫦一掌就拍得粉碎,随后跳到江堂背上,双腿往江堂腰间一夹,故作疲惫道:“好累,背我回去。”

  “像什么话啊,别闹。”江堂的话根本不起作用,无奈之下,只能背着虞嫦飞回魔宫。

  到了魔宫大殿,虞嫦仍然没有从江堂背上下来,而是细语柔声的撩拨道:“江郎,一起沐个浴如何?”

  江堂一听,额头顿时渗汗,赶紧用魔性压制兽性,好不容易平复情绪,没等他开口劝说虞嫦,突然听到一声咳嗽,使得两人都是一怔,双双把目光落到大殿一旁,只见一茶几旁坐着一个妇人!

  江堂和虞嫦两人修为虽底,但实力不同凡响,灵觉也是异常敏锐,可即使如此,居然都没发现大殿里一直坐着一个人!

  “成何体统。”妇人一开口,立即吓得虞嫦从江堂背上跳了下来,老老实实的站在一旁,轻轻唤了一声:“娘”。

  江堂则是一脸愁苦,朝着虞雪毓拱手道:“见过前辈。”

  虞雪毓扫了一眼江堂,点点头道:“我这次来,想问问南首峰的事情。”

  “这事江郎清楚,孩儿先进去了。”虞嫦说着便往内殿走去。

  江堂却是对这虞雪毓摇了摇头,道:“南首峰隐士并非我亲眼所见,所以我也不是很清楚,前辈若感兴趣,可以前去一探究竟。”

  “对方来历不明,若真有大乘修为,我此去,怕是回不来了吧。”虞雪毓说完,起身走近江堂,神情清冷的又道:“以你如今人脉,信誉,说出的话应该很容易让人信服!”

  “别傻了!”江堂心里暗骂,这虞雪毓明显就是想利用他啊!

  要说话语权,他江堂能有你痴情道传人高吗?

  自己想隐藏在后面,让老子为你打前锋,如果惹那隐士不爽,死也死老子,你虞雪毓则可高枕无忧的洞察对方修为,做好防范,那有这么好的事。

  心里虽然不爽,江堂却只能摇头道:“前辈莫要开玩笑,发现那隐士的人,与我修为相当,他却只是路径南首峰,莫名其妙的就被斩了,若非身怀保命秘术,加之用了一次性传送盘,在人家大意之下才逃了出来,晚辈可没信心啊。”

  “又不是让你去。”虞雪毓冷哼道。

  “可晚辈也不想连累人家啊。”江堂的确是这样想的,用人家对他的信任,骗人过去送人,如果是没修炼玄女身前,他已经答应了,但他现在七情六欲都恢复了,甚至有了一些女人的天性,虽不到妇人之仁,同情心也没到了泛滥地步,可还是有一些慈悲之心的。

  “要不这样。”江堂见虞雪毓死死的盯着自己,那目光比虞嫦不知强了多少倍,当然,表达的意思是截然相反!

  “在下给你具傀儡身,不用神魂操控的,但却能通过信号传递傀儡附近的画面,如何?”

  虞雪毓眉头大皱,沉思片刻点头道:“好,如果不行,只好劳烦你亲自跑一趟。”

  “什么人啊。”江堂心里一叹,便对虞雪毓道:“前辈稍后,晚辈这便去准备。”

  离开大殿,江堂刚入后院就看到虞嫦冲他招招手,江堂是理都没理便进了地火塔。

  可是没等地火塔石门关起,虞嫦就闪身扑了进来,一把抱住江堂脖子,把江堂当成钢管似的转了几圈,这才不满的问道:“以后你再也不理我,我就把你这地火塔给砸了,看你往哪儿躲。”

  “大姐……”

  “你叫我什么?”虞嫦语气突然冷了。

  “哎呀你……”

  “嫦儿!”

  江堂一听顿时头大,没好气道:“这让我很不习惯,不是叫不出口,而是我老家的月亮上有个广寒宫,里面有一位仙子名为嫦娥,号称九天十地第一绝色,你……”

  “你喜欢她?”虞嫦冷冷的盯着江堂双眼。

  “什么鬼话呢,是否有她这个人都是传说,何来的喜欢?”江堂有些头疼的拍拍脑门,想了想劝道:“这样吧,以后叫你小嫦。”

  虞嫦扬起下巴,一脸不屑的高傲道:“夫人。”

  “得!”江堂懒得和虞嫦玩称谓游戏了,直言道:“我要给你娘准备傀儡身,去探探南首峰隐士是否存在,具体修为如何,所以夫人你别闹了,好不好?”

  “在你心里,我就是这般不懂事吗?”虞嫦虽然口气不悦,但却没了冷意,可见那句“夫人”还是有效的。

  “你说呢?”江堂反问虞嫦。

  “嗯!”虞嫦轻哼一声,江堂立即改口道:“你都多大的人了,能不懂事吗,你叫我,应该是要提醒我什么吧,说说。”

  虞嫦这才给了江堂一点好脸色,轻声道:“我娘很善于用心机,而且软硬兼施,她硬着来还好说,如果她和颜悦色,甚至带着哀愁的话,你可要小心了,不然就被她给卖了!”

  “这胳膊肘拐的,我是高兴呢,还是该哭呢?”江堂想罢苦笑一声,将虞嫦慎重的点了点头!

  

上一章 |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