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魔主入侵

第五百六十四章 悟道真难

魔主入侵 午夜狂响曲 3833 2021-01-05 14:00

  “大家小心!听说魔主要去神煌宫!”

  “什么!他要去神煌宫就必须经过此地,不会这里也成为下一个洛仙国吧?”

  江堂的去向开始没人知道,但他和申松老道的斗法却很多人感应到了,特别是洛仙国!

  数城修士的葬送,让洛仙国悲痛欲绝,却同时在打算是让江堂背锅,还是让申松老道背锅?

  毕竟江堂是外人,还是魔主,而申松老道虽然和他们洛仙国不合,但毕竟是仙玉骸的,有这层关系在,他们应当万众一心,先除魔,再论数城修士死亡之事,要想神煌宫讨个说法,要让申松老道赔偿!

  洛仙国高层多半是希望结合仙玉骸各大势力,灭了江堂再说,至于找申松老道复仇,别开玩笑了,人家可是神!能赔偿就已经很不错了!

  江堂得知这件事后,也是哭笑不得,干脆就放出直接要去神煌宫找申松老道的事情放出去,也就导致他进过的地方变得空空落落,毫无人烟。

  “就对错而言,洛仙国数城修士的死亡的确是受我牵连,但这结果不这么令人满意,主谋只是赔偿了事,我却要付出性命,这叫什么公道?”

  江堂再次真真切切的感受到老和尚的无奈!

  难怪连他一个和尚都主杀,作为魔的江堂自然要顺心而为。

  不是想要他命吗,有能耐就来,把路线都给了你们,是要埋伏,是要劫杀,就看你们自己如何抉择了!

  但切记,挡我者死!

  “嚣张啊!这魔主怎就如此嚣张?害死了洛仙国百万修士还不满意,还要沿路害死更多的修士?”

  “都说魔主了,能不嚣张吗?”

  “就是就是,幸好他不会路径我们这里,要不然啊,啧啧,丢了家是小,丢了命才是大啊!”

  “那些势力就不能联手除魔?”

  “算了吧,期望他们不如期望自己,现在打不过就该躲起来好好修炼,什么时候打过了再出来弄死他,何必急于一时呢?”

  仙玉骸修士的心思各有不同,但正如老和尚所料,他们已经失去了人最基本的道德理念,在大祸临头前,所考虑的往往是保存自己,或是期盼有人能阻止江堂!

  对于洛仙国死去的修士,只是当成了仇视江堂的筹码,而申松老道更是无人去问罪!

  这是否在潜意识中,神是没有错的?他所做的一切,杀多少人,都是应该的,因为他在除魔,杀了江堂这个魔头,那所牵连的人自然归在了江堂此魔的头上,与申松老道这位神是毫无关系的。

  江堂则在魔界中,以元神之躯询问老和尚道:“有件事我不是很明白,人也只是亿万物种中的一种而已,他有自己的习性,那就是生存,为了生存,他所做的一切都是对的,正如食肉动物吃肉,食草动物吃草,他们会这样考虑,也是希望能活着,没有什么对错,为你为何觉得是错的?”

  “因为他们是人!”老和尚一句话让江堂哑口无言。

  人怎么了?

  他刚才就说了,人就是一个物种而已,为了生存做什么都不过分。

  老和尚却偏偏只抓住这个人!

  这算哪门子的道理?

  “还不明白吗?”道玄机虚影也出现在江堂身边,笑道:“咱们九州在这事情上,研究了很多年,虽理解各不同,但有一点却是相同的,能力越大,责任越重,人乃万物之灵,理当背负起万物共生,共存的生存观,在突破自我的时候,维持自然循环,如此才能长长久久。”

  江堂眨眨眼,问:“也就是说,在保持自己的前提下,还有不影响自己利益的前提下,帮帮别人?”

  “这……”道玄机居然一时语塞。

  这到底算错,还是算对?

  毕竟朝不保夕了,如何帮助别人?帮助其它物种?

  这不是开玩笑吗,要帮助人,得让自己活着吧,死了那什么都结束了!

  “歪理!”娘娘也不甘寂寞的出来了,对江堂道:“别想太多,一切都是自然,一切都是道,人只属于凌驾在所有物种之上,成为这方天地的主宰,那是因为他们在弱小时,会互帮互助,而非如其他生灵般,眼睁睁看着同类死亡,连同情也没有就跑了,等什么时候认为安全了,在缅怀缅怀一下死去的同类,当作感激它的死,换来我的生!等人凌驾万物之上了,他的对手也自然剩下人了。”

  江堂听着是哭笑不得。

  这些神的看法果然也是不一样的!

  打听这些,江堂自然是为了自己能做一个合格的魔界天道,故而不耻下问,了解这些,他才知晓如何运转魔界,可大家的想法显然不一样,也不能说是高是低,是对是错,只是理解不同,看待的角度也不同。

  老和尚希望破而后立。

  道玄机认为人应该背负责任。

  娘娘则当做一切是自然,人也逃不出这个框架,就算他们凌驾在众生之上也会弄出敌人,从而自斗自耗,殊不知这都是自然之因,尝的便是道的苦果!

  如此循环不息,但人还是会成长下去,直到触摸到天道,他们便会迎来如今的局面,大破灭!

  依此可见,江堂发现问题回归到了他当初的假象,也就是自己斗自己!

  要进步,你就不能限制,可进步了,**就会不断扩大,江堂既然是魔界天道,也在研究生物,创造生灵,那么如果这些生灵进步到最后,是否也会研究他这个天道,要打破他这方天,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江堂如果不被人研究,摸清他的低,只能也来一场大破灭,重建天地,再创生灵?

  “难怪古神创造万物后都走了,这特么的就没有一个好的解决办法啊!”

  江堂是啼笑皆非,但他也不会钻牛角尖,因为他求的是创造过程,而非结果,果,应该是留给众生的,他只能作为一个“因”而存在。

  他也不知这样是对,是错,他没有询问众神的建议,只当做是自己的假想,无需负责到底,也谈不上抛弃,只是他自身的随心所欲罢了,就跟养孩子似的,早晚得让他走出家门,自己去努力,而非负责到死,这反而会助长他的依赖,当自己真的要走的,他是否会感觉天塌了?

  想来想去,江堂最终还是觉得,悟道真难!

  

上一章 |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