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魔主入侵

第五百九十二章 气运

魔主入侵 午夜狂响曲 5921 2021-01-05 14:00

  穷桑有些危言耸听了,且不说他们到了这种地步,已经不会互撕了,就算撕了又如何,大不了江堂全部赶出去。

  没了这帮神守护魔界,江堂干脆就靠自己,当然有他们在更好,只要老实,江堂不会驱赶。

  一直以来,除了度灭神光,江堂也没用到他们的神通,并且借用刑天的吞天噬地神通禁锢度灭神光后,他就在开始研究此光,到了现在,已过了七百多年,他对度灭神光的研究也已透彻,再遇此光他只会淡淡一笑。

  其实这玩意有点类似邝家邪魔风,只是更强,更具有威力,只是它的威力表现不显露在肉身上,而是如元神剑阵般,灭的乃是元神!

  而要破解也很简单,将元神剑阵变成元神剑风!

  当然,如果对方将度灭神光变成度灭神火,江堂的元神剑风是触及必散,度灭神光非申松持有,他只是借法,无法变化,更何况事先就让江堂给堵死了。

  到了神通境,就是不断相互克制,谁短时间无法克制对方,等待的只有被灭杀。

  这也是江堂不到万不得已,不会借法的原因,他更喜欢的是用自己的力量,不会就学,多交手也就会了。只有自身的强大才是真正的强,借来的东西,江堂不喜。

  三人离开了天屏前,这地方太危险,如果有一个人突然出现在江堂身后,一脚把他踹倒天屏里,冤。

  浩瀚星空,随波逐流,江堂的飞船漫无目的的飞着,一年又一年。

  有时,遇到存在生命体的星球,江堂会上去看看,弄些物种来研究研究。

  有时,他则会在某颗废弃星球上演武,修炼神通变化。

  更多的时候,他是静静的坐着,什么也没想,什么都不考虑,将全身放松,甚至灵台放空,魂游天外。

  他在尝试让自己迈入元神出窍,神游天下的境界。

  如此一来,他在任何地方,都能看到南周变化。

  但这一步不是这么容易就能到的。

  江堂不急,他的元神进步很快,已经远超圣人的提升速度。

  洪行沙,是片很广阔的星海,还要略胜仙玉骸!

  只是仙玉骸是集中在乾坤树上,而洪行沙是遍地散沙,星辰之力也不浓郁,但因为星辰如沙,故此这里的修士修炼到天人之后,都能独享一颗星辰!

  这也曾是江堂的梦想,在卧龙山布置风水局时,他就经常幻想着有朝一日,能有属于自己的小星球。

  虽然现在魔界里就有,可却太大了!

  眼下的小行星群就很不错,小的直径三五千里,大的最多万里。

  江堂不远处就有一颗让他很满意的,行星虽娇小,但却五脏俱全,有山有水,有花有树,飞鸟走兽,蛇虫鼠蚁,是应有尽有,好一副谐和的自然之景。

  可惜,有人了!

  “不知何方道友大驾光临,还请入舍一叙。”

  江堂微微一惊,对方修为恐怕不低,他只是顺便看几眼小行星,对方就察觉到了。

  拱拱手,客气一句,江堂还真飞了过去。

  穿过一片祥云,江堂眼前是青山碧水,仙鹤遨游之境,此地天地元气十分浓郁,并还带着一种甘甜清香,入口鼻后舒透心扉,宛如喝了一口清茶般,令人舒爽。

  此时下方山巅,一白袍老者负手而立,笑望江堂。

  江堂很快飞到老者身旁,拱手道:“在下江堂,自仙玉骸而来。”

  “哦,原来是仙玉骸的道友,自从虚空洞消失,老朽已有好些年没见到仙玉骸的道友了,老朽张宿,江道友这边请。”

  江堂点点头,与老者一边走,是一边闲聊,可这聊着聊着他突然愣了愣,这老者,咋一口地道的九州方言?

  “张老先生曾是九州人士吧。”江堂忍不住问道。

  张宿闻言,微微一笑,请江堂入座后,自己也跪坐竹榻上,便在这时,一小童提着茶壶走进来,给二人沏茶。

  “请。”张宿先让江堂喝茶,随后才道:“老朽却是是九州人士,说来惭愧,面对九州之劫,老朽是无能为力。”

  老者没有道明身份,但江堂却已经知道了,因为他在屋内看到了一块灵牌,上刻张月鹿!

  张月鹿乃九州二十八星宿之一,而张宿,就算不是一个人,想必也有莫大关联。

  张宿顺着江堂目光望去,看到灵牌后笑了笑,道:“提前准备,担心以后,恐无人能给老朽做了。”

  眼前老者果然是张月鹿,九州南方朱雀七宿第五宿。

  也是个神话中的人物。

  江堂施礼道:“在下也曾是九州人,只是与这九州不同而已,在下也不知道,是镜像世界,还是平行世界,哦,这所谓的镜像……”

  江堂开始解释,张宿静静凝听,一直没有打断的意思,知道江堂说完,他才笑笑,说道:“传闻当年周山塌陷,天洞另一头有一界,不知是何人开辟,形若九州,或许便是你口中的世界,但,老朽觉得,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心认则是,江道友造化参天,直至苍穹,相比紫府已生宇宙之道,然,却不得宇宙之法。”

  江堂呆了呆,皱眉问:“张老先生能一眼看出,这倒是让在下惊讶了,但不知宇宙之法是何法?”

  张宿道:“能看破,全因古神所赐天赋,对星辰之力稍比普通仙神敏锐少许罢了,不值一提,而宇宙之法,亦可当星辰之法,但星辰之法切不可当宇宙之法,法,乃万象,可由心生,可由运生,可由灵生,而老朽所承载之法,便是运法,气运之术其实并非虚无缥缈之力,应吉星,得运照庇佑,亦是得老朽运法,江道友懂了吗?”

  “略懂。”江堂点头,道:“简而言之,张老先生以前是在掌星法,传星法,以气运之法引导众生,只是在下不明,此法有何用?”

  不是江堂藐视张宿的星法,实在是他觉得真没什么用,说白了,就是信某哥得永生,放在以前就是宗教信仰,放到后现代,就是迷信,江堂毕竟是从**迷信国度转世而来,已经被老家影响到了骨子里,要说风水,鬼怪这些他都能理解,但气运,还是算了吧,张宿的意思就是借法,普通人向他借法以求大吉大利,这有什么用?

  到了江堂这种境界,就算向张宿借法,他能突破到神吗?至于捡到天材地宝的那就算了,江堂是真不稀罕,在他魔界遍地的天材地宝,还有一直以来他搜刮到的伪神器,神器,仙剑等等乱七八糟的东西,还不是全丢在一角,碰都不碰。

  张宿也不生气,淡淡笑道:“老朽也曾不明,也曾反复自问封我星宿寓意何为?后我得知,此也是修行之道,知运知人,知运知心,知运知天啊!”

  江堂眉头大皱,低目细细琢磨,好半响才疑惑道:“你老意思是,通过运数明白人生,通过运数明白人心,乃至于天道,当然,也并非是人,众生皆可,是否?”

  “江道友悟性极高,确实如此,以人睹之,得运者,不论好坏,其心必变,又为何而变?这其中,包含至理,乃天道其一也!”

  “嗯。”江堂豁然开朗道:“有个故事叫守株待兔……以运道观之,他也算得运,如天上掉馅饼,然而却使他转瞬之间懒惰无度,这是好运,还是厄运?”

  张宿笑着摇头道:“江道友应该这样考虑,为何好在人,厄在兔?”

  “这……”江堂这下可真懵了。

  但他想了片刻,突然喃喃道:“莫非是守恒定律?可气运这东西,是能用守恒来衡量的吗?虽然有福星,自然也就有煞星,但是……”

  江堂一时间也有点悟不透了。

  张宿没有打搅他,只是静静的微笑喝茶。

  能量粒子合成万物,因聚合,因离散,江堂的无中生有便是此道,可聚可散,而操控此法的,便是气聚与运合!

  不简单,这已经不单单是幸运和倒霉问题,而是周天运转,知气运,方懂尽人力,或未雨绸缪,或悬崖勒马。

  知其盛极而衰,否极泰来。

  知安之若素,晓豁达处世。

  这也是阴阳之道。

  是自然!

  而不通晓自然,如何构造自然,江堂的魔界之所以存在很大的欠缺,就是对自然,对道的领悟远远不够。

  “我明白了。”江堂抬眼笑道:“不是农夫好运,也不是兔子倒霉,待兔,为何不知猎兔。三窟,为何不可五窟?如此想来,知气运者,知前路,反之碌碌无为,而此气运,非幸与厄,乃明与盲。所有厄运其实完全可以避免的,却因为盲目自信,疏忽,大意,毫无准备,结果都是一头栽了进去。幸运也是能抓得住的,有句话没错,机会只给有准备的人,最终啊,还是回到了原点,事在人为!”

  张宿笑容更盛,道:“万物由三而生,三由二生,二由一生,最终这就是道。”

  江堂虽然表面平淡,但他的元神却在魔界张狂大笑。

  是,这次悟道的确又是回到原点了,回到道了,可赐予他的却是更深的理解。

  霎那之间,他的魔界再次出现变化,不过这一次不是质变,也可以说没变,至少表面是一点变化也没有的,可是魔界的气态流转却更顺畅了。

  就好似当初领悟四方神通一样,多了一种难以言明的东西。

  唯有能看出变化的,也只有气象万千之景。

  这很突然,江堂没怎么修炼的旷世空鸣无生经在这一刻,自行运转到了大圆满的境界。

  可云雾布雨,可天降雷霆,可狂风大作,可冷热交替……

  心念一动,瞬息万变。

  魔界终于有不同的天气了!

  

上一章 |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