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魔主入侵

第二百五十四章 巅峰一战

魔主入侵 午夜狂响曲 12399 2021-01-05 14:00

  沱神笑了,江珩说的没错,一直以来他都在寻找一种能让所有人变强的体系,要将境界拉到一个水平线,只是他认为的所有人是他挑选的人,也是心甘情愿归属沱门的人,而不是众生。

  如今他成功了,为何不笑?

  “今日之后,世间再无尊,也再无弱者,众生平等。”沱神一抖黑袍,双臂伸展,猛然间他周身出现一个个黑洞,黑洞不大,却如传送门般从中走出一个个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还有异族生灵。

  这些人无一例外,都是肉身强大到逆天的存在!

  人数越来越多,从十到百,从百到千,不多时便将江珩等人围困其中,乌压压的强者劈天盖地。

  “怎么可能!”玄冥骇然。

  洛玄也满脸阴沉道:“就算他早已准备好这些肉身,也不可能让他们短时间拥有神智,元神是弱点!”

  “不。”江珩摇头,不动神色的把穷桑寄生的魔蛋收了起来,这才道:“这玩意没弱点。”

  “没弱点?”玄冥和洛玄是难以置信。

  “即使有,目前也找不出来,他让沱门修士元神进入这些肉身中,可沱门修士能有几个元神厉害的,何况还这么多,若是能灭其元神他也不会拿出来了,就连穷桑都需要上万年的炼化时间,才能彻底融合肉身,不过还有一种方法可以瞬间达成,灭其本性,恢复野性!”

  “魔主果然精明,什么都瞒不住你,也是,毕竟孤是学你的,从你踏入仙玉骸孤就一直关注你,盼望你能成功,你果然不负孤的期望,东方科技也确实厉害,不论怎样的物质只要得其一点,便能共同研究进行复制,将修士要耗费千百万年的事顷刻达成,就连造化之炁与你肉身都不例外,这混沌之中又有无尽的能量供孤取舍,如今,还有何人能抵挡孤。”

  “杀了你,这些不过是行尸走肉。”洛玄冷声道。

  沱神突然变得面无表情,笑意全无,他一指点出,九色之光瞬间笼罩所有魔体,下一刻,魔体便好似失去了枷锁禁锢的野兽,咆哮着扑向江珩四人。

  不等玄冥洛玄和句芒出手,江珩一步走出,大日佛光化为八部天龙将扑来的魔体扫飞爪碎,然而更多的魔体扑倒了天龙身上,撕咬拳打,抓挠踢踹,转眼八部天龙就让他们活活撕碎了。

  江珩宛如烈日,火焰如金,弹指间无数细碎的火苗飘出,沾到魔体上时火苗瞬间燃起熊熊金焰,紧紧一息间,便将这些坚不可摧的魔体烧成灰烬。

  “吼!”

  一头虎头蛇身的魔体张口咆哮,声浪所过之处火苗都被震散了。

  玄冥闪身出现在虎头面前,遥指虎头眉心一道咒光亮起,虎头上凶狠的双眸立即黯然无光,可没等他得意,数十头奇形怪状的魔体已经将他围在了中间。

  玄冥暗叫不好,咒纹血盾刚刚展开,魔体便全部扑倒了血盾上,打得血盾砰砰作响,虽然血盾无碍,可是玄冥却是接连喷出了数口鲜血,显然血盾受损对他也有伤害!

  句芒见势不妙,化为参天大树树冠横扫,化为青霞光华,所过之处魔体无一不被抽飞,或撞入附近星辰中,或被扫进了混沌,终于冲到玄冥附近,树冠扫飞趴在血盾上的魔体后,卷起玄冥便想往江珩身边逃去。

  可是周身黑洞出现,不仅阻挡了他的去路,还从黑洞中冲出了上百具魔体,扑倒句芒所化的大树身上撕扯,咬下大片树皮,啃断大片树枝,落叶在星空中胡乱飘荡,缤纷如雨。

  眼看句芒就要被活撕时,上空火光大放,一头万丈朱雀扑涌而来,张口间,无数火焰剑丝喷涌而出,精准无比的洞穿了树上的一具具奇形怪状的魔体,然而剑丝上的火焰居然无法将他们燃烧成灰烬!

  朱雀似有灵智的双眸眼见此景,口中喷涌的无数剑丝突然如钢丝般,卷起被洞穿的魔体拉入口中,紧接着朱雀便爆发出一片璀璨的神火,染红的大片宇宙。

  句芒和玄冥借此机会,可算从困境中逃脱出来。

  “这样下去没完没了,我将你们挪移走,通知所有修士找到魔蛋巢穴,不用急着毁灭,只要防止有附近的元神进入魔蛋即可,同时让舒悔他们研究如何抽取魔蛋的能量,这里交给我。”

  江珩传音完,五指一转,玄冥和句芒、洛玄三人便凭空消失了。

  “你虽然强大,可只有你一人,杀得光他们吗。”沱神无喜无悲道。

  “一群没有灵魂的玩意,多少我都能杀给你看。”说话间,江珩抓住一名扑来的魔体脑袋,直接将其捏碎。

  “杀了他。”沱神一声令下,丧失理智的魔体眼神中又多了一分神采,似在渐渐舒醒。

  面对四面八方,前仆后继的无数魔体,江珩双拳一握,便对扑到近前的魔体狂轰滥炸,拳头所过之处一具具魔体爆裂而开,无一幸免。

  天上,地下,又有魔体冲来,他们无所畏惧,眼里只有江珩。

  江珩踏碎一具魔体,翻身横扫,大片的魔体残害疯狂四溅,江珩如战神般,所过之处都带着汹涌的血雨腥风。

  即便拥有同样的体系又如何,在质量上是没有可比性的,江珩一步步走来,所经历的,感悟的,沉淀的,积累的已不知多少,他不是一具能量体,而是实实在在的身体!一具拥有自我灵魂的**。

  死去的魔体化为混沌,扭曲八方,却有更多的魔体从中杀出,可面对江珩,无一能挡下他一拳一脚。

  沱神见此一幕,脸色是越发难看。

  “不够,还远远不够!”沱神元神此地放开,把他三千年来所准备的所有都投入进来,源源不断的魔体出现,亦如潮水般涌向江珩。

  江珩似乎杀红眼了,连神通都不用了,面对如此多的魔体,他的拳脚有能杀多少?

  可是杀一个是杀,杀千万个也是杀,不同的只是所耗费的时间与体力!

  但这对江珩而已,可有可无。

  每一拳,夹带着亿万颗星辰之力,轰碎一具具魔体,他似无可匹敌,没有任何的生灵能挡住他的步伐,每向沱神近一步,便有上百具魔体在周身破碎,他的双拳已快到神目难见的地步,连魔体化为的混沌景象都被他的拳头携带的拳风震碎。

  “为什么不用神通?”沱神实在是忍不住了。

  “每用一次神通,这些家伙就会多一种免疫,蚩尤玩身下的东西对我没用。”

  江珩的话充满了讽刺,听得沱神眼皮直跳。

  “很快,这些家伙就会被我一拳一脚的打死,迟早会轮到你。”江珩说话间,又逼近了几步,连带着附近的魔体又死了一大片。

  悍不畏死的魔体挡不住江珩的步伐,他不断和沱神拉近距离,让沱神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

  “为什么,难道孤的信念你无法理解吗?”

  “理解,也认同,但你好死不死跑我面前装逼就是你的不对了。”

  “你…………”

  长长的一声你,道尽了沱神多少痛恨。

  一声长啸,沱神突然施展吞天噬地,将那些魔体一具具吸入口中,使得他的肉身在刹那间变得晶莹剔透,宛如水晶,只是这水晶中出现了一点点星光,随着魔体被他吞噬得越来越多,星光也越来越多,最后渐渐的又恢复成了普通状态,只是此刻的沱神,眼里的愤怒全部化为了淡然。

  这种状态江珩有过,正是蚩尤当年教的,魔相初成,感悟八方。

  但沱神与当初的他又有很多的不同,江珩是元神感悟众生的心念,而沱神则是融合!

  好比江珩是从别人口中得到了知识阅历,只是人太多太多了,一时间消化不了,也就懵逼了,不知什么是对是错,不知此刻该吃该喝,吃什么?又喝什么?为何弱小?为何强大?为何他可以尊敬他人,你却鄙视所有人?是这个人的理念正确,还是另一位的正确?或者都是错的?

  这是曾经江堂面临的问题,直到现在,江珩都不敢触碰!

  而沱神,等于是把他人的记忆理念强行塞到他脑海中,而且数量庞大,这真是不疯魔不成活啊!

  他现在都忘记怎么在江珩面前装逼了,可是他的强大执念告诉他,眼前这人必须死!

  沱神居然扑向江珩,他似乎感觉自己还不够强大,所过之处,所有的魔体都被他吸入口中,最后连江珩附近的一群也不放过,最后眼前仅剩江珩一人时,沱神终于对江珩出手了。

  而他的招式居然和江珩十分类似,没有什么神通,就是一拳!

  江珩毫不客气的回以一拳,两人犹如铜皮铁骨的碰撞,铿锵之声震得附近星辰爆碎。

  与此同时,洛玄带着一群修士在一片混沌之中无脑飞行,终于,得到一位骑着混沌兽的元神提醒,找到了沱神布下的一个老巢。

  沱神就算再厉害,元神也不过是初入大道境,即使得到九色光的升华又如何,不可能笼罩整个混沌,甚至连如今的鸿蒙宇宙他都盖不住,有如何将孵化的魔蛋瞬移到他身边呢!

  这魔蛋巢穴中,有许多沱门修士的肉身,有些还有神智,有些却已经死了!

  洛玄踹碎一具还遗留了一缕元神的肉身,横臂一扫道:“把这所有肉身都给我灭了,留下一些人在这里守护,任何人不得触碰魔蛋,违令者斩!另外通知舒悔过来。”

  “是!”数百名仙者匆忙的布置起来。

  洛玄便带着另一群仙者继续寻找,通过刚才观察到的巢穴规模,洛玄敢料定沱神绝对不止安置了这一个!

  狡兔三窟,何况是沱神,恐怕没有数千也有数百,既是沱神死了,这些魔蛋同样会成长,虽最初是充满野性的,但什么东西时间长了都会变质。凡事双面性,有变坏自然也有变好。

  况且若是有一些家伙不停沱神命令,擅自用穷奇的办法逐步适应魔蛋,那么出来的家伙绝对又是一个魔主!

  有江珩这么一个洛玄都够受的了,在多处一个穷奇,她已经头疼到不知如何应对了,只能期望穷奇还是老样子,过他逍遥日子去,别参合鸿蒙宇宙的大事。

  倘若魔蛋全部成了这样,洛玄想死的心都有了。

  玄冥和句芒也带着一群仙者找到了一处魔蛋巢穴,这规模比洛玄遇到的还大,光是沱门的修士就死了八万,而魔蛋还有两万个没孵化的。

  “先前我们面对的魔体至少百万众,这个巢穴却只剩下两万魔蛋,通过沱门修士肉身来看,至少八万,沱神究竟弄了多少个这样的巢穴?”句芒脸色很不好看。

  “多少也得灭了,要让他们全部孵化了,那后果太可怕了。”玄冥说完,就开始指挥仙者不知结界,阻挡混沌之力,先断了这些魔蛋的养分在想办法一个个灭了。

  这场风波,使得鸿蒙宇宙所有仙人以上的修士都出动了,已然忘却了正在进行的封神之战,不过这场凡人战意没有停止,反而越演越烈,从众神转世到入世,到积蓄,如今正好到了征伐,匆匆三十载,却对神仙而言只是过了一刻般短暂!

  江珩一拳拳落在沱神身上,打的沱神毫无还手之力,他的肉身在江珩的拳头下渐渐变得透明。

  极致的力量反而没有极致的爆发,若说那些魔体是石,眼前的沱神就是金。

  石可碎,金难断,不论受到多大的压力,它可以变形,但绝对不会像石头一样粉碎成渣。

  然而纵使他金刚不坏,面对江珩依然毫无用途。

  江珩虽不用神通,却以拳劲震碎沱神体内星辰,这才会是沱神身体逐渐变得透明,一旦他成了能量的结晶体便会此地的失去活力,如一块石头,不经历千万载是休想复苏了,更何况,江珩即便不杀他,洛玄等人也不会放过他,会在他变成能量晶体时,将其毁去!

  不过人都有私心,江珩就更不例外了,他会在把沱神打成晶体时,彻底将其粉碎,炼化成混沌之力,让沱神永生永世都不可能复苏,也是防止有人得到他的晶体进行科研。

  眼看沱神胸膛的晶体在江珩的拳头下出现了裂痕时,沱神空洞的眼眸中居然多了一丝神采!

  这是畏惧!

  他不在和江珩纠缠,劈出一个黑洞便钻了进去。

  江珩也瞬间进入其中,眼下他岂会放过这厮!

  虽不知他用了什么办法,居然能这么短的时间内让灵智恢复了少许,有了畏惧之心,但这样的开始并不是好事,很快他将会拥有七情六欲,到时候处理起来更麻烦!

  直到现在,沱神对江珩构成的威胁也不过是麻烦而已,就算沱神恢复七情六欲,也只是更麻烦!

  三千年,沱神准备了无数的魔蛋,而江珩,他只是在周游混沌世界,却是用了另一种方式感悟九色光,点亮了体内所有星辰。

  也因此,得罪了其余世界的不少主宰,不过他们始终无法奈何江珩,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小偷小摸般的恶贼逃之夭夭。

  这逃,只是对于他们而已,在江珩看来,东西我得到了,留下来作甚?莫非你你们全灭了?那多没意识,孤家寡人可不是江珩向往的。

  他现在,就跟一个普通人一样,向往着和平!繁荣!有着层出不穷的精神祭品,享受生灵给他带来的乐趣。

  他希望能出现地球九州的地方,人类用着智慧创造出无数的精神财富,小说,电影,电视剧,动漫等等等等,这才是无穷的,用有限生命畅游在这无穷世界中,那是何等的享受,享受到他一刻都不想死!

  什么活久了没意思,对他而已,那是没有精神寄托!而他的精神寄托就是无穷的创作世界。

  这也是他为何沦为宅男的关系,到了这里,他居然忘记了他的本性!

  沱神出现在一处魔蛋巢穴中,此刻正有上千的仙者正在阻挡巢穴吸纳混沌之气,发现沱神突然闯入,众仙家都是大吃一惊,还没等做什么,将感觉一股强劲到无法抗拒的吸力欲将他们卷入沱神口中。

  在众仙家大惊失色,惶恐不安时,江珩突然也出现在这里面,一脚就被正准备吞噬众仙和所有魔蛋的沱神踹如混沌中,随后闪电般的紧随而上,顿时,混沌里翻滚涌动得异常激烈,不等众仙家明白乍回事,混沌竟突然被撕碎,露出两个拳脚相斗的家伙,正是江珩和被打得节节败退的沱神。

  “这……”众仙惊愕,一时也不是适合感想。

  “还愣着干什么,快跑啊。”也不知是谁叫了一声,众仙正准备一哄而散时,突然发现相斗的两个大神不见了!

  “嗯?”

  众仙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还半天没回过味来。

  “刚才发生了什么?”

  “好像没什么!”

  “那还不快继续,这混沌之力又要袭来了,巢穴的阵心还没找到吗,再不毁掉又有魔蛋要孵化了,这要随便出来一个咱们都得死。”

  众仙家立即忙碌起来,对之前发生的时再也不在意了,反正有魔主在,他沱神再厉害,还能在魔主眼皮子底下吞了他们不成?刚才就是最好的例子。

  沱神一路逃是一路想吞噬一些补品,可惜,有江珩在他是什么都休想吞到,不论魔蛋还是仙者,连混沌之力都让江珩一次次的轰散了。

  沱神怒了!

  他的执念不仅激发了惧意,如今又生出了怒意,他终于转身,正对江珩,突然施展法天象地神通,化为无边巨人,欲要一口将江珩吞噬。

  谁知,江珩同样施展法天象地,身躯与他一般无二,两人肉身巨大到有一半进入了鸿蒙宇宙之中,所有的星辰宛如沙粒般渺小,把所有能看到他们的神仙都看得目瞪口呆。

  见过顶天立地的,可谁见过这种贯穿了鸿蒙的法天象地?

  看着江珩和沱神的大战,仙者大能们无不是屏住呼吸,一口气都不敢喘。

  两人交锋能量没有外泄,他们只是拳脚相拼,但是引发的动荡却好似让混沌都无法承受了。

  可这一刻没人去阻止,也没人在乎下一刻会不会发生世界末日,他们只是想知道,谁更强?

  沱神一声怒吼,黑发狂舞,冲到江珩近前一掌拍出,掌风犹如无数把天道,割裂了混沌,斩碎了星辰,所过之处一切皆化为尘埃。

  面对沱神无匹的掌力,江珩不闪不避,在一掌命中他胸膛时,整片胸膛都凹陷了,紧接着爆发出一片血肉,好似一颗炸得在江珩胸腔前爆炸般,血肉模糊的景象令人欲呕。

  可江珩却面无表情,十指如刀,翻手一斩便将沱神手掌斩落,转身又是一刀,又斩下了剩余的手臂。江珩贴近沱神,十指翻飞,却似一把把无坚不摧的利刃,让沱神尝到了什么叫凌迟的滋味!

  沱神一声怒吼,所有被江珩斩落的碎肉都回到身上,并且手臂宛如毒蛇突袭般,一下咬住了江珩咽喉。

  五指掐进江珩脖子血肉中,一股奇特的能量直接灌入江珩体内,使得江珩脖子如今也变成了晶莹剔透的晶体。

  江珩同时一指点在沱神眉心,无光无色,全是蕴含了江珩八千神通十万法门汇集归一的无象剑气!

  江珩咽喉晶体爆碎,巨大的头颅脱落。

  反观沱神,看似无事,然而却一动不动,双目无一丝的神采。

  不知过了多久,两人肉身竟都慢慢变成了晶体,体内似有无数生灵在嘶吼,在咆哮。

  有江珩曾经带着的海妖各族,树洞生灵和他自己培养出来的虭族等,它们似乎都感到了世界末日,星宇崩塌,本能的感到了畏惧与惊恐。

  而沱神体内全是恶鬼幽魂,他们如烟似雾,疯狂的撞击晶体表壳,景象犹如江珩当年在沙海,挑选兽魂时看过的魂石!

  两尊肉身突然崩塌,无数的生灵与恶鬼幽魂扑涌而出,他们纷纷逃向了鸿蒙宇宙,少有敢逃入混沌的。

  场面很快,看鸿蒙修士却都松了一口气。

  “终于结束了!”他们知道现在才生出了畏惧之心,回想刚才,若在多打上那么百十回合,会不会使得混沌崩塌,淹没鸿蒙啊?

  “两败俱伤?”

  “是同归于尽!”

  “太惨烈了!”

  有人感叹,有人回味,但更多的是庆幸!

  沱神固然可怕,但在可怕能有魔主可怕?

  他们对魔主的惧意远远超过了沱神,毕竟沱神是因魔主而起,靠着魔主的修炼体系弄出了什么魔蛋,但若无魔主,他也掀不起风浪来,继续掀起也不可能恐怖如斯。

  魔主死了就好了,只要毁灭一切魔蛋,世界就会恢复太平!

  然而真正这样想的人又有多少呢?

  此时不知有多少人让各自实力的强者倾巢而出,但不是寻找魔蛋,洛玄这些大道境还在,他们若是私藏魔蛋绝对是灭门之灾!

  顶风作案不敢,但魔主和沱神破碎的肉身还遗留了数之不尽的晶体呢!

  这些晶体现在正在溃散,晶晶亮亮的星光映照着整片宇宙边缘如绽放的晶雨般,美不胜收。

  这些晶体溃散速度很快,看的无数修士肉疼无比,自然感觉招呼门徒冲过去抢啊!

  从江珩和沱神体内逃出来的生灵恶鬼望着鸿蒙宇宙跑,而鸿蒙宇宙的修士则与他们截然相反,如潮水般的涌向了破碎的肉身晶体,这场面都让人看不懂了!

  但其实也很好懂,人性,神性,其实没区别!

  洛玄目测这一切,没有在意,她现在要尽快的封锁魔蛋巢穴,防止有人私藏一颗魔蛋!

  “唉!”玄冥看着江珩晶体绽放的破碎肉身,长长一叹,正要收回目光,突然眼神一凝,冲忙闪身扑向前方,挥手扇飞了一群前仆后继的修士后,他护着一颗魔蛋,喃喃道:“结束了。”

  “那留在这里干什么,先把老子带回去,不然洛玄丫头对老子其杀心就不好了!”魔蛋里传出了穷桑的声音。

  “你似乎不悲伤啊。”玄冥有些疑惑,江珩和沱神同归于尽了,自己都感觉难受,穷桑居然一点不在乎。

  “同什么归什么于什么尽,你当小江子傻啊,他这样做不过是为了鸿蒙宇宙的家伙放宽心,别没事就去烦他,这样也好,天地间再无魔主,不变的只有世界却依旧在转。”

  玄冥愕然,但仔细一想也是江珩作风,于是抛开江珩的事道:“你真打算要这肉身?”

  “老子几十万年没吃过东西了,更没碰过女人,弄具肉身享受享受还不行了?”

  “行,要不要我给你减少几个仙子?”玄冥笑道。

  “滚粗,老子喜欢的妖族妹子懂不,特别是世界树的妖,也就是那种精灵,你是不知道那胸啊,腰啊,臀啊,这鸿蒙宇宙仙子所谓的肌肤胜雪在人家面前,就跟个黄脸婆似的懂不。”

  “呵,正当我没碰过似的,这也就是现在,过不了几年,就跟猪似的。”玄冥满不在乎,和穷桑东拉西扯,相互调侃吹嘘,不久消失在混沌之中。

  

上一章 |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