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魔主入侵

第一百二十八章 表里不一

魔主入侵 午夜狂响曲 3705 2021-01-05 14:00

  老樵夫自问可纵横观明天,他选择来这个地方,也是希望能更好的保护少主。

  但他始终担心追杀者会找到他,少主跟着他必定凶险非凡。

  于是他将少主都在靖天观,自己则在这山下设一草庐,暗中看护,并同时收养了一子,安排在镇里私塾学习,如此一来,追杀之人铁定料不到真正的少主在靖天观中!

  但他怎么也没想到,靖天观主如此能耐,居然让少主由男变女。

  一开始他难以接受,可事已至此他也不敢出面索要,可一旦习惯了后,他也觉得这样的安排才是最好的!

  少主所修功法不一般,居然能把血脉中的妖气收敛得他都无法嗅到,这也让他越加怀疑观主到底何方神圣!

  靖上没有传人,可少主修得功法居然和传说中的靖上类似!但也不可能是靖上把功法留在了靖天观中,因为靖天观很久以前就出现了,当年靖上天尊死后,不知有多少人偷偷到这里却一无所获。

  观主高人无疑,但有多高,樵夫不知。

  “天下藏龙卧虎之地无处不在,枉我自命不凡,却连一幼童也保护不了,贻笑大方啊。”

  樵夫无奈一叹,腰挂柴刀上山去了。

  方家的婚事极为热闹,到场贺礼的修炼世家数以千计,还不乏一些大门派,不过也因此显得今日不单为贺礼,更是讨论对抗魔道一事!

  方家虽是普通的修炼世家,方家现任老祖也只有地境三阶修为,理应轮不到在这里议事,奈何,方家所管地界往东正是白霞山,过了白霞山虽还是观明天,可却被魔道占领了,故此很多玄门修士赶往此地,对抗魔道,久而久之,方家就成了他们的驻扎地。

  魔气来得突然,顺着无思江一路东行,所过之处是生灵涂炭,寸草不生。

  虽然玄门正道不断制止,一开始也的确有成果,可随着入魔修士剧增,其中不乏高阶强者,他们很清楚的意识到自己堕入魔道,但却是心甘情愿的接受,这些人实力大涨之下,给驱除魔道的正道修士造成了许多阻碍,时至今日,魔道已经有了属于自己的势力,而且还越来越强,投奔者数不胜数!

  “上有禁天之战,下有东海为乱,看来又要变天了!”

  “向真人,不知上仙何时下凡?”

  向真人长叹一声道:“谈何容易,自裂天之后,玄门元气大伤,时至今日也没有恢复,前有禁天之战,今魔道猖獗,上仙们是疲于奔命啊,顾的了前,却顾不得后,现在上面的意思是希望禁天停战,只要给予几年时间必能将魔道铲平!”

  “痴人说梦!”有一人却冷哼一声,道:“魔道突然崛起,虽传闻与魔主有关,然而也与玄门有关,别忘了,九寒圣人也是罪魁祸首之一!有她在一日,我想魔道灭不了!”

  “须阳辉,你这是何意?”

  众人纷纷看向须阳辉,脸上都显露不悦。

  向真人道:“九寒圣人虽被贬下凡,但毕竟也是昆仑弟子,岂会堕入魔道,她困魔主也是逼不得已,只是魔主实力太强,破开炼狱祸及天下,也就是说,若不是九寒圣人出手,魔主早就为祸苍生了,如今不是问罪的时候,况且以九寒圣人身份也轮不到我们嚼舌根,当务之急,是在上仙下凡之前,为防止魔道势大,大家要齐心协力,不可自乱阵脚!”

  须阳辉眉头一皱,欲言又止。

  向真人一直注意他,察觉他的表情后问:“须道友似乎又有话要说!”

  须阳辉叹道:“我说出来,怕又惹你们不快,但若不说,我心难安啊。”

  众人没开口,似乎默认须阳辉说出来。

  须阳辉也不拧巴了,干脆道:“其实我收到消息,魔道之所以反击得如此快,是有预谋的,当然,并非什么内奸,这入魔修士还不都是以前的玄门弟子,我的意思是,在禁天与皓庭对抗的河图势力中,听闻也有不少魔修,他们极有可能潜入此界,统领这些堕入魔道的弟子对抗玄门,倘若真是如此,单凭我们的力量如何对抗?”

  众人闻言倒吸一口凉气。

  向真人道:“虽是猜测,到须道友之言确实可能,前不久在西来峪建立的神武帝国便有魔修了,国主巫坤来历不明,就在魔气爆发时,他也同时消失了,我的弟子只抓到他的义子,的确修炼了几种魔功,如今想来,或许真是禁天派下来潜伏之魔,此事必须要尽快汇报上去,希望能得到重视,只要请下几尊上仙法身,也不愁魔道不灭了!”

  须阳辉眉头更皱,小心翼翼的道:“向真人不明白我的意思吗?”

  “哦?莫非须道友还有深意?”

  “嗯!”须阳辉也不让大家意会了,直言道:“我觉得,如果此地魔道真与禁天有关,会不会是他们故意为之,目的就是让上仙们降下法身,削弱他们本尊实力,好在禁天之战中稳操胜券!”

  向真人一惊,细细一想也是后怕道:“唉,我真是糊涂了,须道友所言极是,法身下凡受到极大限制,若魔道修士用同归于尽的办法,上仙们的损伤非同小可,必然会影响禁天之战,但如果上仙不来,魔道又要如何抵抗?”

  一开始,被魔气侵入的区域还有很多玄门修士顽抗,但随着时间推移,堕入魔道的强者越来越多后,这些零散的势力也被一一瓦解了,不是身死道消,就是堕入魔道,使得玄门势力越来越微弱,时至今日玄门已经隐隐有被魔道压制的趋势了。

  这场聚会暂时无果而终,众人回去通过秘法联系老祖或者祖师,把会议谈及的事情详细传递过去,属下的就是等待。

  方家的婚礼已经开始,胭脂看着喜庆的迎亲队把新娘子接回来,在礼炮声中,她陷入了迷茫。

  现在明明不是谈婚论嫁的时候,为何还要多此一举?

  这喜庆的背后又有多少在能安心享受的?多半,是表面欢乐,内心惆怅吧。

  可又为何如此表现呢?强颜欢笑不是不行,但胭脂觉得他们不难受吗?

  师父曾说,想笑就笑,想哭就哭,憋在心里迟早会成为心结,甚至以此堕入魔道!

  以前胭脂不知何意,如今她多少也能明白了一点!

  “只有不戴面具的活,才是最真的,可天底下又有几人能素面示人?我也有心结,便是我的爹娘,师父说他们其中一个不是人,而是妖,是世人所不能接受的,如果我以此堕入魔道又该如何是好?”

  

上一章 |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