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魔主入侵

第二百四十九章 旁观世界

魔主入侵 午夜狂响曲 3866 2021-01-05 14:00

  “道友是叫我?”老者很不习惯的反问一句。

  “除了道友还能有谁。”来者来到老者面前,拱拱手又道:“在下江珩,不知道友尊姓大名?”

  “哦,贫道申公豹,江道友不知……”申公豹说到这突然愣了愣,随后震惊道:“你是江堂!”

  江珩也有些惊讶,问道:“原来是国师啊,可据我所知,你应该被堵在北海之眼才对,莫非是舍弃肉身逃了,还逃到了河图界。”

  申公豹可没有什么好脸色,冷哼一声道:“不知魔主找贫道有何要事?”

  “没什么,九州封神应该开始了,我去看看,顺便去一趟无上宫,不知国师可知道无上宫现在何处?”江珩的确是因此叫住了申公豹,他可没鹿瓒那么能算,也没闲情逸致去查,关于申公豹和帝辛他是一概不知。

  申公豹脸色更加难看,没好气道:“宇宙震位十四重天。”

  说完申公豹便要离开,江珩再次叫住了他:“道友等等。”

  “还有什么事?”申公豹满脸不耐。

  “此去可是埃及,埃及太阳神拉的脾气可不好,刚被我揍了一顿,已经下令但凡看到鸿蒙修士定要剥皮抽筋,你确定你要过去?”

  “你!”申公豹指着江珩气得浑身直颤,但很快他就冷静下来,放手一甩,大袖背于身后道:“唉,你如此羞辱一位强者,要说能得到什么好处也就罢了,结果只是平白无故的给鸿蒙添乱,如此任性妄为,总有一天你会后悔的。”

  “说教?”江珩笑了。

  “贫道并非如此,只是实话实说,好了,贫道还有要事,魔主请便。”申公豹说完便火急火燎的离开了。

  江珩本来还想问一些秘闻,可惜,这厮明显不想提起当年的事。

  “这申公豹的肉身暗含魔气,而且修炼得极为精纯,已将无象魔气淬炼到了玄炁,并迈入大道,他此去埃及,应该是想借用金字塔飞度无上界吧,为何不在无上宫?莫非无上宫真的发生什么大变?”

  江珩想不明白,干脆直接去看看。

  一路疾飞破开混沌,江珩来到了宇宙,确定方位后他便往申公豹给的坐标赶去,不到半天,无上宫遥遥在望。

  然而这次的无上宫和上次不同,门前的两尊巨兽不见了,杂乱的元神气息也是荡然无存,这就好似游荡在宇宙中无数年的废弃宫殿。

  江珩飞到宫殿门前,扫了一遍插在门前的骨剑,随后迈步跃过门槛飘入殿中。

  刹那间,那无比高大的殿门立即变得普普通通,仅仅三丈余高。

  “你果然来了。”宫殿内只有一人,此人江珩见过,真是第一次来是领着他进入这宫殿的巨人。

  “鹿老尊主看来真的去了无上界,如今无上宫可是由你掌控?为何其余元神都消失了,让你度了?”

  帝辛点头道:“孤让他们自行选择,离开,度送随便一种。”

  “为何?”江珩好奇问。

  帝辛道:“因为你会来,继续留在这里的元神都要死。”

  江珩明白了,苦笑一声道:“未请教?”

  “纣王帝辛。”

  江珩听后眉梢一挑,顷刻之间便将所有的碎片联系了起来。

  “你应该还有一具化身,一具曾在河图界开创沱门的身外化身才对,而且他现在拥有玄天星宇之体,在加上你身上的九色光,你应该能将星宇彻底点亮,无所不通,无所不能,为何拖到现在?我可是很期待的,为此这三千年来我东跑西跑,周游混沌个个世界,就是想在别处寻得九色光,好不容易有了一点成就,可你却依然卡在三千年前,别跟我说你的化身被灭了。”

  帝辛不答反问:“妲己可在?”

  江珩眉头一皱,随后笑道:“在是在,不过已经……”说到这,江珩抬手打出一道光晕,光晕落到地上光芒敛去,露出了里面的一头白狐。

  帝辛冷冷的盯着白狐,良久没有开口。

  直到白狐惊恐的跑出了宫殿,帝辛才一招手,将它隔空摄了回来,抱在怀中,轻轻抚摸颤抖的狐身,说来也奇怪,被他轻抚之后,这小白狐居然不哆嗦了,并露出了舒适的神态,顺从的趴在帝辛怀中享受他的轻抚。

  帝辛爱怜又无奈的道:“她左右为难的一辈子,最终也没有得到她最好的归宿。”

  江珩道:“这就是她想要的,她再也不用左右为难了。”

  帝辛却道:“这正是她的无奈之举,一个女人能有很多的情,能跟很多的男人,但是却没有一个男人让她停靠,我建沱门,便是想让她能安心的留在这个可以停船的水湾中,然而她身上封印一日不解,一日受制于人,当她有能力自己解开的时候,此水湾中的水已变得浑浊不堪,我不想污了她的身子,将她赶走了!”

  江珩听出了帝辛话中潜在的意思,笑道:“这般说来,你遭到了分身反噬!”

  “还没到这份上,无上宫有无上大阵,他进不来,除非我让他进来,但我与他一样,我知我想他皆知,但他知他想我不知,他已经强过我,我得九色光时他也同样得到了!”

  江珩有些疑惑问:“你究竟是什么意思?”

  “蚩尤你见过了,我与他同样都是为了复仇,但是我为了保持最强的复仇执念,将这念寄予沱神元神中,不如此,尊主是不会让我留在他身边的,可也因此,我受尊主影响,在不知不觉中放下了不该有的包袱,可我至终都无法秉承尊主意志,为无上宫,为鸿蒙守住安定,我还是收了九色光,完成我该完成的最后执念,你要动手就快点,晚了,他就要开始吞噬宇宙了!”

  江珩嗤笑一声道:“我跟你没仇没怨,杀了你对我没什么用。”

  “难道你不知道杀了我能对沱神有极大的削弱吗!”帝辛蹙眉道。

  “不,留着你的念还能持续影响他,这才是最大的削弱,你若死了,他真是无所顾忌了。”江珩可不傻,一个人的七情六欲是不可能全部磨灭的,否则那些大能何必一次次的将不好的**寄托在分身上,让自己显得无比的整洁与干净。

  “魔主境界果然高!”帝辛感叹道。

  江珩转身边走边道:“这不过是小儿科,人人都能看透,只是有些人不愿意去面对罢了,不论自己把自己架起来,还是别人捧起来,盲目由此而生,你做了无上天尊亦是如此,千万不要以为掌控了无上宫就是掌握了鸿蒙,乃至整个混沌世界,鹿瓒身上有值得我们学习一生的地方,平等待人,旁观世界。”

  

上一章 |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