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魔主入侵

第二十九章 破阵

魔主入侵 午夜狂响曲 5355 2021-01-05 14:00

  万阵阁上空玄光流转,如梦似幻,一个个显眼亮丽的名字在相互追逐,又似碰撞般的较量着。

  “三百二十六了,万阵阁的何浩薄竟如此强悍,小小年纪便精通三百多种阵图!”

  “的确厉害,不过也到此为止了,超过三百之后,他的速度越来越慢,看看下方飞快上升的名字吧,那才是万阵阁精锐啊!”

  “陈澄显,竟是他,这才一个时辰不到,居然画阵两百多,这等实力当真恐怖。”

  “陈澄显,此人二十八了吧,算不上什么,我觉得还是江堂厉害,刚才听人说他入门不到两年,还是拜在黑礁岛的弟子,想想他刚才那画阵的速度,半个时辰就破百了!”

  “他!你也不瞅瞅,现在都被挤到两百开外了。”

  “毕竟不是万阵阁弟子,能有这般表现已经很逆天了。”

  修者越强,记忆力越厉害,几乎都是过目不忘,然而阵图的复杂却单凭记忆是无法复制的,即便最简单的一阶阵图,就算一眼不忘,可要画出来却很难,少一点,或画歪了毫厘,那都是无法奏效的。

  即便反复的练习许多次也只是掌握而已,真想丝毫不停待飞速画出来,没有十天半月的苦练是休想成功了,因为这不仅是记忆问题,还有对肉身的掌控,十指的灵活运用等。

  一般而言,一年精通五十种画阵手法已经是天才之流了,而参加比试的都是三十岁以下弟子,排除修炼时间他们能精通五百种便足够骇人了!

  “这才第一天,万阵阁弟子就出手了,唉,真是爱表现啊。”穷桑似乎能感应到外面的情况。

  江堂根本不知道外面情况,不过他很信穷桑,闻言看向东方苦笑道:“还有招吗?”

  东方摇头道:“没了。”

  江堂抬眼看着“二七六”三个数,皱了皱眉,道:“这样会被拉很多分的。”

  “那也没办法,开始吧。”东方说完,江堂也不废话,直接打出一道法决射入黑桌,顿时,头上二七六消失不见,转而在黑桌面上浮现了一团雾气,顷刻间,整个法阵内变得朦朦胧胧,江堂的肉眼竟看不到身边的东方和穷桑。

  “第一个就是迷阵啊。”江堂苦笑。

  东方却没有废话,一指点在雾气中,顿时,雾气瞬间溃散,飘到上空变成了“一”字。

  转眼之间,法阵中又是一边,出现一片冰天雪地的场景。

  东方还是没有废话,甩手打出一道妖元力击溃了一块寒石,刹那间,法阵中再次恢复原样,头上数字也由一变二。

  法阵中,景象是一变再变,时而春夏秋冬,时而阴阳五行,另外还有最麻烦的禁锢法阵,可限制他们的行动,破解起来更费时。很多时候还有重复的,但破解的方式却完全不同,并且破阵的禁制在飞快增加,从一重变成二重,再到三重……当破阵的数量飙升上百后,每次出现的法阵禁制都是十重以上,错一步就会前功尽弃。

  东方已经很逆天了,一刻钟内竟破解到了上百种,可是他阅历有限,神识也刚修炼不久,当破解数量超过一百五后,他的速度就慢了下来,而好不容易累积到两百后,他似乎有些虚脱了。

  “再这样下去,你的神魂必会折损,进去吸根养魂香吧。”穷桑说完,对江堂道:“小江子你来,我指点你去破。”

  “成。”江堂说完,就想将东方吸入魔界,却听东方摇头道:“不急,我要在旁观望记录。”

  江堂也不坚持,很快法阵中景象一变,再次回到了冰天雪地中。

  “姥姥的,才两百关,居然就跳到三阶法阵雪暴冰封,此阵禁制足有三十六重,我指出隐藏禁制,你自己也要用神识尝试寻找禁制,最好快点,否则半刻钟后你的肉身必会被冰封,只能求援退出法阵。”

  “那你还废话。”江堂说完,便照着穷桑的指点,一道道法决打出,将雪界中的冰川,山石,冰花,雪树一一击碎后,景象便恢复如初了。

  还没等江堂松口气,又是一变,这一次居然还是冰天雪地!

  “连庄啊!”江堂虽然这样说,却很清楚没这么简单。

  果然,穷桑没好气道:“磨人啊,这次的禁制虽然简单,可居然多达三百重,都是雪花,有一半是漂浮半空静止不动的,其余都在积雪里,你用神识找不动的先击碎……”

  江堂可是武道出生,对于周身每一寸肌肉都能灵活运用,仅仅是十息间,漫天雪花中的一百三十朵雪花便被他一一击碎,积雪中潜藏的禁制雪花也在穷桑的指点下,用了三十息搞定。

  一人一兽的配合似乎天衣无缝,破解禁制的速度快得让外面观看排名的人是膛目结舌。

  “一时没注意,这江堂居然开始破阵了!”

  “天啊,这什么速度?刚才还是破百不久,混到了三百多名,现在一眨眼,居然就到了八十二名了!”

  “两百五十三……两百七十九……快三百了!”

  “这样的速度难度必然会增加啊,看着是三百,可破解的阵法至少到了四阶啊!”一名似乎对破阵很了解的弟子是连连感叹。

  其余人更是惊得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布阵容易破阵难一直是公认的,因为破阵花费的时间更多,万阵阁开启大比后到现在,已经有五个时辰了,却还有十几名弟子仍然在破阵,数量最多的也才三百六,而且都是万阵阁中名气很大的弟子。

  而江堂,这个横空出世的小子居然只用了半个时辰不到,便追到这些人的屁股后面,而且照这样的速度下去,都不用一刻钟他必然稳居第一!

  万阵阁主贺平宗年貌八旬,须发皆白,但身子却绷得笔直,负手而立站在后山石亭中,远远看着七十五号的九色光屏,疑惑道:“江堂?本阁的新进弟子?”

  万阵阁大弟子秦以漳闻言,苦笑道:“徒儿在看到他画阵的排名后就打听了,这江堂是新进弟子,但却拜入铁武一师伯门下,非本阁弟子。”

  “什么?不是我万阵阁的?”贺平宗神色很是不满。

  秦以漳也是很尴尬,说道:“这个……因为前次我阁招收太多弟子,故此上次没有扩招。”

  “那也不能忽视吧。”贺平宗是极为爱惜人才的,特别是阵法一道,他每次出山云游时,都会留意人才,一旦遇到便是千方百计让他到仙宗拜山门。

  入门弟子不能超过二十岁,一个二十岁的阵法天才,即便修为再差那也无关紧要,仙宗有的是办法把他的修为给堆上去,可是在阵法领悟一道上,真的无法强求,只能依仗天赋。

  对于江堂这种真正的天才,却到了黑礁岛,贺平宗此刻的心情是糟糕透顶啊!

  “要不,弟子去说服他,让其转投本阁来?”

  秦以漳说完后,便见师父摆了摆手道:“那也要铁老儿同意才行,可他现在被掌门师兄派出了,没有三五年是休想回来啊!”

  “难道要让一个天才蒙尘三五年?”秦以漳皱眉道。

  贺平宗没有说话,似乎是默认了。

  仙宗的规矩森严而不可侵犯,特别是换师父这一点,铁武一难得又收了个弟子,这出一趟远门回来就没了,那得什么心情?

  而且,贺平宗也不差这一个天才弟子,如今他手底下的天才弟子很多,光是他亲收的便有十八个。

  然而,当江堂的名字一步步上升时,贺平宗有些待不足了。

  恐怖!

  即便是他这位阵法大师都觉得江堂此子真是太恐怖了,破阵四百,这是什么概念?

  贺平宗也是天才,进入宗门的第一次大比时,年仅二十二,便画阵三天七百六,破阵四天也就四百出头!

  由此可见,仅仅两个时辰便接近这个数目的江堂有多恐怖了!

  “嘶!他不会是作假吧!以他的速度,这四百后的法阵等阶至少有五了吧!”秦以漳深吸一口气道。

  贺平宗摇头道:“嗯,但作假不可能,九灵阵隔绝一切,除非玄真境,否则根本无法在外面指导他,当然,如果他有芥子空间把强者带进去就另当别论了。”

  秦以漳摇头笑道:“呵呵,四方天的芥子空间弟子听说过的只有六个,如果他能有一个,里面还藏了位修为深不可测的高人,那他来仙宗做何?若说图谋,可又为何如此表现自己?于理不合啊。”

  “嗯,画阵,只需对阵图了解,重阅历,但破阵,则完全看天赋了,由此可见,江堂此子的确是天赋卓越,假以时日必然是我仙宗的新阵法大师,可惜啊……”

  秦以漳看了眼贺平宗后,低声道:“要不,弟子先接近一下,赠他一些阵法典籍,再建议他不要将时间荒废在材料分解上,即便在黑礁岛,也可以学阵法嘛。”

  这说话的工夫,玄光榜上,江堂名字后面的数字又跳了一下,变成了四百零九,把贺平宗的心痒得难受异常,只好道:“也只能如此了,他小小年纪便有这等成就,对阵法必然是喜爱至极,应该不会驳了你的好意,只要他心向此道,我在和掌门师兄说说,凉他铁武一也无可奈何。”

  

上一章 |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