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魔主入侵

第一百二十九章 一个理由

魔主入侵 午夜狂响曲 3955 2021-01-05 14:00

  方家掌管方圆百里,附近百姓都依附他们才能正常的生活,否则不知要被多少猛兽袭击。

  如今猛兽少了,却来了魔修,每个人心里都是愁云密布的,能真正被喜庆感染的也只有不懂事的孩子们了。

  然而胭脂却是个另类,她脸色没有笑容,可却丝毫不阻碍别人欣赏的目光。

  “谁家的孩子?居然长得如此惊人!”

  “小小年纪便出落得倾国倾城,假以时日还了得!”

  但一听,是观主弟子后,这些人就不得不放弃结交的打算,不过目光依然忍不住欣赏胭脂那沉鱼落雁之容。

  面对他人投来的目光,胭脂终究因为年幼很不习惯,好在身边的几个少年郎帮她挡着。

  “胭脂,不用在意他们。”

  “是啊胭脂,如果不喜欢就回去吧,也没什么好看的。”

  他们约胭脂出来的真正目的,只是希望能和胭脂在一起,不论在哪,只要陪伴在胭脂身边他们就能心满意足了,观摩婚礼不过是借口,却非邪恶,不过是懵懂的情愫不知如何施放罢了。

  “今日如此多人,方家忙碌,也不好问招募一事,看来只能过段时间再来了。”胭脂无奈,同意了少年们的建议,远离热闹的街道往回走去。

  街道一脚,一个农夫装扮的中年男子目光落在渐行渐远的胭脂背影上,心里笑道:“本来只想看看玄门准备如何布置抵挡我魔道,没想到让我遇到如此妖孽的女娃娃,小小年纪便修到人境五阶,而且所修功法极有可能是敛神决,就算不是,光资质也附合宫主的弟子要求了!”

  心思一起,此人就抑制不住了。

  正在半道上的胭脂突然感觉心绪不宁,她停下脚步,环视一圈没发现有何异常。

  她心生疑惑,想到师父说起修士的危机感,更不敢久留,对几名少年说有要事在身,需要立即回去,便在几名少年惊讶的目光中,快速消失在街道尽头。

  胭脂速度很快,几乎是缩地成寸,可即使如此,刚刚远离闹市区的她突然发现天地一暗,她似陷入一个黑暗牢笼中,分不清东南西北了。

  “什么人?”胭脂警惕的环顾四周。

  “送你机缘之人!”此言一出,胭脂便赶紧脑袋一沉,彻底昏厥过去。

  “嗯?”正在方家做客的向真人一行人同时面相一个方向。

  方家老祖面见此景,不由疑惑道:“诸位前辈怎么了?”

  “没。”向真人摇头一笑。

  其余人也纷纷收回目光,却没说什么。

  只有须阳辉轻叹道:“看来有必要发布禁令了。”

  向真人点头道:“对方主动现身,只为掠走一少女,说到底,我们应该感谢才是,反之他始终潜藏在此才是大祸患。”

  “原来只是魔道探子掠走一少女啊。”方家老祖刚松了一口气,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忙紧张道:“莫非是胭脂?”

  “若不是她,我早已出手!”向真人点头道。

  “可……”方家老祖还想说什么,须阳辉打断道:“靖天观新主来历比之前老道更神秘,亦正亦邪,叫人难以看穿,我早已想逼他出手了,这次正好试试他的能耐!”

  “可是我怕惹观主不满啊。”方家老祖担忧道。

  如今的靖天观观主,是一位连天境强者都看不透的人,方家老祖区区地境三阶修为,自然害怕得罪观主。

  可面前这些人明显不在乎,他又实力低微,胭脂被拐走他也无法察觉,对方修为明显在他之上,如何去救?

  可眼前这些人似乎达成一致,就是想看看观主的能耐!

  此时靖天观上,江珩站在屋顶,眺望远方的城镇,突然,一道身影从山上飞掠而下,速度快到了不可思议,然即使如此,依然逃不过江珩的眼睛,他甩手打出一根飞针,飞针脱手后似乎钻进了虚空,消失无踪。

  与此同时,路径靖天观的人影一顿,闷哼一声从半空中坠落,跌到庭院里,正是山下茅屋的主人,老樵夫!

  樵夫满脸不可置信的看着胸膛的飞针,这手法不是什么以气运针,而是单纯的用蛮力把针抛出来,可不论是速度还是威力,都比以气运针厉害,更要命的是能精准的刺中他气门,使他短时间无法运气!

  他可是天妖啊!即使如此都无法抵御此人随手一针?

  差距究竟有多大?

  但这一刻樵夫考虑的不是这些了,他怒道:“你难道没发现胭脂被绑了!”

  江珩回首看着他,点头道:“嗯,我需要一个理由。”

  “啊?”樵夫不解。

  江珩继续道:“胭脂天赋不错,能唤起许多人收弟子的心思。”

  不错?

  樵夫觉得,少主天赋乃是他接触的人或者妖族里,都少有能及的,可在此人面前,居然只是不错?

  “你究竟想干什么?”樵夫正要拔出胸前的铜针。

  江珩道:“这样拔针你会受伤的,先把积蓄的玄炁散了再说,至于我要做的事,很简单,找一个灭了正魔两道的理由。”

  “你……”樵夫有点懵,如果说灭了劫持少主的魔道之人,或者灭了视之不理的正道那些家伙都可以,但同时灭正魔,这不是开玩笑吗?这代表的是玄门和魔道两大势力,岂是说灭就灭的?

  况且,你有这实力你在这里干什么?

  你的目的又是什么?

  樵夫已经看不明白了。

  “洛玄选择在禁天开战,是因为不会伤及无辜,她只杀她认为该杀之人,否则她大可以选择在这里,逼迫河图界强者和大罗天上仙法身同归于尽,快速削弱玄门实力,可在禁天,处处对她不利,我虽与她有仇,但很喜欢她这一点,我认为这才是玄门该有的样貌,不殃及无辜,征战不是为了杀戮,而是对抗玄门设下的条条框框。”

  樵夫虽是妖,但活久了,心机比人差不了多少,很快就理解江珩的用已!

  他不反对正魔开战,却反对他们殃及无辜,要打,选择没人的地方,打死打活他一概不理,但祸及无辜的人就是不行,因为他看不顺眼,你们坚持如此,他也只好把你们全杀了,如此也就没了争端,无辜之人能继续安然度日,而为了避免后续麻烦,江珩需要一个理由!

  

上一章 |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