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魔主入侵

第三十八章 生死斗

魔主入侵 午夜狂响曲 6217 2021-01-05 14:00

  无数把五灵剑犹如雨后彩虹,更似决堤洪水以铺天盖地之势将江堂淹没后,所有弟子都震惊了!

  江堂居然没死!

  剑虹之威让他们这些观战弟子都感到窒息,然而江堂却如没事人一般,直愣愣的站在擂台中央!

  “不对,江堂的手……”

  “断了?”

  修为低微的弟子根本不知,这一刻江堂竟有所悟,虽然站着不动,但他的右臂却像齐肩被斩掉一般,看似消失不见了,实则快到肉眼难辨了!

  高姮剑眉一皱,嘴角一勾,双手舞动间,剑虹宛如五彩斑斓的巨蟒,围着江堂一圈又一圈,形成一道五彩漩涡,似要将江堂绞得粉碎!

  然而江堂整个人宛如一尊经历万载风霜雕琢而成的石像,一动不动,但若细看,一些眼尖的弟子赫然发现,不是高姮心软,逼江堂投降,而是她的剑虹奈何不了江堂分毫!

  面对四面八方的五灵剑,江堂犹如漩涡中心的黑洞,以最为轻微迅捷的刀法挡开、挑飞无数攻向他的五灵剑,使得剑与剑不仅相互碰撞,还帮他当下其余攻来的五灵剑!

  “快已经够了,但还要更省力,动作不要大,要轻柔,太极之道可四两拨千斤……”

  江堂突然向前踏出一步,一瞬间,攻向他的五灵剑漩涡也跟着一震,发出无数的剑撞之声,又似反过来被他所牵引,送着他踏出一步又一步!

  高姮敢于江堂硬碰硬,那是她修为高出江堂太多,却没料到江堂竟也敢与她硬碰硬!

  而且居然还让他捕捉到了剑虹弱点!用这种奇怪的方式破解她的五灵剑虹!

  之前短暂的交手后,高姮便知道,即使高榕圣使出全力,杀招尽出也绝非江堂对手!

  这个少年太可怕,单凭肉身,一柄战刀,竟能与她五灵剑虹斗得旗鼓相当,大有万剑丛中过片刃不沾身之能!

  钦佩的目光从高姮眼中一闪即逝,变为一股更强烈的战意!

  忽然,她放下双手,五灵剑漩涡也猛然一滞,紧接着刹那崩溃,化为五彩霞光飘逝而去。

  “卢师伯,如果我死了,与江堂无关。”高姮说出一句奇怪的话后,凤目一睁,盯着江堂又道:“同样,他死也与我无关!”

  “生死斗!”

  莫说仙宗弟子集体震惊,就是一些长辈也难免显露惊讶!

  由不得外人废话,高姮向下垂直的右手金光一闪,灵剑斩金惊现而出!

  “想拿我做踏脚石,你真有眼光。”江堂目光一冷,周身战意升腾而起,下一脚落地刹那人已消失不见。

  与此同时,高姮也是化为一道流光,斩金横劈向前。

  “嘡!”弯刀如凭空出现般劈在斩金上,两者所携带的恐怖力量让江堂和高姮同时被震飞,但却只是落地刹那间,他们再次冲向了对方!

  刀劈剑刺,横斩竖劈,以最为简单,野蛮,直接的方式压制对方,然而弯刀与斩金的每一次碰撞,竟都是旗鼓相当。

  江堂跃起一刀劈下,被高姮斩金一档,卸去力道刹那间斩金化为流水穿过刀身时,江堂握刀之手突然爆发出一层罡气,如墙般将所有水滴尽数挡在身外,但转眼间,飞溅的水滴突然如泥浆般溅在罡气上,顷刻间,无数细长藤蔓从泥浆中疯长而出,根茎更是直接钻破罡气!

  江堂冷哼一声,破损罡气通体一震,化为龙首一口将泥浆吞噬,拼命咀嚼。

  与此同时他甩手划出重重刀花后,扑向他的无数绿叶藤蔓断落满地,却在江堂准备攻向高姮时,满地藤蔓碎叶燃烧起来,星星点点的小火球从地面弹射而起,在即将烧到江堂下身时,江堂却先一步跃起翻身一刀,劈出的刀芒所过之处,星点火球尽数爆裂,刀芒一刻未停,直取高姮头颅。

  高姮冷哼一声,单脚跺地,一块石砖翻身立起,如盾牌般将刀芒挡下后,高姮素手刚印在石砖上,石砖竟化为一柄白石剑被她握在手中飞快的甩向上空,一剑撞到江堂劈来的当头一刀上,强横的力量再次将她震退十余步,而江堂也倒飞出去两丈远!

  没有一句废话,两人都是在稳住身形刹那间,再次冲向对方!

  斩金、断木、流水、烈火、破土,高姮一把剑,五种形态飞快的变化,时而坚不可摧以硬碰硬,时而刁钻如蛇取其要害,然而皆被江堂一刀所破,疯狂反击,一时间竟还是战得旗鼓相当!

  但只要谁露出破绽,即便瞬息,也足矣丢掉性命!

  观战的不少新进弟子都看得窒息了,生怕一惊叹,一眨眼,便会错过什么。

  毕竟他们眼力有限,如此精湛的生死斗还是第一次见识到!

  战到现在,很多弟子也看出来了,速度上,高姮占了绝对优势,然而在力量上,却是江堂更胜一筹,偏偏高姮不想取巧,而是与江堂硬碰硬!

  无论理不理解,现在他们都有同样的看法,这才是生死斗!

  这种拼杀的观摩让他们能学习到很多很多!

  回想之前甲榜弟子的切磋,那简直就是扮家家啊!

  这才是战斗!毫无遮掩,以命相搏的生死之战!

  这才是他们要看的,是他们要学习的,之前那些比试全都是屁!特别是甲榜争前十,骗小孩啊?

  现在没有弟子去考虑江堂修为低微,为何能与高姮战得难分难舍了。

  他们只是想一点不落把整场生死斗观看完,深深印入识海,以便日后学习。

  “不妙啊!”东方忽然传音给穷桑。

  “别担心。”穷桑回道。

  “江堂的攻势越来越凌厉,很可能快要入魔了!”东方的话好似在担忧,可口气却冷漠异常。

  “已经入魔了!”穷桑嘿嘿一笑,又传音道:“只是没使用魔气罢了,在心境上他已经具备魔的冷血无情,眼里只有战!”

  “要制止吗?”东方对魔了解还很有限,不想江堂暴露后被仙宗高层灭杀。

  “看看吧,他应该能控制得住。”

  江堂入魔的最难一关都挺过来了,即便心境入魔,他依然是清醒的,甚至比寻常状态还要清醒,他很清楚如何运用一招一式来压制高姮。

  胶着的战斗牵动着每一名弟子的小心肝,同样,场上的高姮在心境上也有些不稳了!

  她想过江堂能和她打成这样,但她没料到自己竟渐渐被压制了!

  每一次碰撞都是瞬息间的战斗,她要考虑太多,五灵剑的每一次变化也需要她慎重考虑,否则攻不克,防不住,她必将败于转眼之间!

  可考虑越多,她发现自己竟越来越弱!

  不是江堂变强了,高姮很清楚,江堂一直都是维持着战斗的巅峰状态,如此还被压制,说明是自己的问题,无法长时间跟上江堂的高速战斗了!

  高姮思索间,却没忘记身处生死斗中,只见她手中烈火剑忽然五色汇聚,连同丹田气旋中的剑胚都运用上了。

  这一剑斩下,三品以下的所有法器灵兵无一可挡!

  然而江堂明显意识到了,回击的刀身突然消失,紧接着出现在他另一只手中,一刀飞快的在高姮腿间划出一道血痕!

  高姮骇然,若非自己也在瞬间洞察江堂的用意,收腿退了半步,否则这只腿已经被腰斩了!

  “他是如何让自己长时间全身心集中在死斗中?”高姮飞退间,下意识看向江堂。

  可这一眼,却让她浑身一震!

  如果她没记错,江堂之前的目光还是冷漠而充满战意,可现在,他眼里竟什么都看不到!

  “无?”高姮的略微分神,却没想到是致命的!

  江堂的双眸宛如两轮无尽黑洞,将高姮的心神全给吸入其中,片刻的发呆,江堂已经出现在她面前!

  高姮立刻回神,心知不妙,刚要抬手挥剑,可手肘却被江堂口中吐出的一枚骨钉打中,虽伤不到她淬炼多年的肉身,却使她手臂一麻,挥剑格挡已来不及!

  弯刀雪亮的刃口犹如一根丝线,已经出现在高姮双眼之中,距离她的额头也只差一尺!

  生死一线间,高姮浑身的灵力不自觉的往外涌去,瞬间形成三层罡气从体表猛然撑开,想要将这个侵入者给震飞,然而罡气才出现瞬间江堂左手同时出现一把骨枪!

  “砰!”

  第一层罡气在被弯刀斩破时,五色晶光来不及飘散,第二层罡气便在骨枪声中跟着爆碎,紧接着便是一声虎啸,虎头拳冲破第三层罡气后片刻不停的撞在高姮腹部之上!

  “噗!”

  喷出一口鲜血的高姮身躯在擂台上翻滚不息。

  若非第三层罡气挡下过半的力道,这一拳即便要不了她的命,也足矣将她轰下台了!

  可也因此,当她艰难稳住身体时,抬眼只见江堂的弯刀似乎不再是薄薄一片,而是如万斤巨山当空落下!

  高姮从未如此接近死亡,以至于她的识海竟是一片空白,眼里只有越来越近的弯刀,最后终于从她头顶一斩而下!

  观战弟子无不瞪大眼睛,呼吸停止!

  “什么意思?”江堂无神的瞳孔猛然聚焦,冷冷的盯着突然现身前方的司仪老者。

  司仪老者甩手掉丢半截弯刀,浑身气势凌人的对江堂和高姮道:“想生死斗私下约战,这里,有这里的规矩。”

  江堂看着这气势滔天的老者,绷紧的黑脸忽然一松,露出两个酒窝道:“你赔我刀。”

  “你……”

  司仪老者显然没料到江堂会蹦出这句话,凌然的气势竟瞬间瓦解!

  连着一脸呆滞高姮都忍不住“噗哧”一笑,翘起嘴角摇了摇头,目光却忍不住在江堂脸上游移,眸中满是好奇之色。

  “看在你是铁武一弟子份上,老子还你,自己打去吧。”说罢,司仪老者甩手抛给江堂一块黑金矿石,既而朗声道:“黑礁岛江堂,胜!”

  

上一章 |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