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魔主入侵

第二百六十一章 凡事有两面

魔主入侵 午夜狂响曲 3263 2021-01-05 14:00

  看着江堂化为一道雷光刹那间破空而去,长孙玉怡知道大事不妙了!

  她没有告诉江堂青年的身份,是担心江堂害怕而不敢出手,却没想到江堂如此干脆,一见面就把人给杀了,这本是长孙玉怡需要的,奈何,这里不是冻天宫啊,人死在外面她要如何解释?

  这场婚姻,是作为青霄与苦海结成联盟的铺垫,他们要拧成一股势力去应付三百年后的封神大典。

  可现在,江堂这一出手,恐怕这附近所有星域都知道,她长孙玉怡带着家奴把苦海盟主的儿子给杀了!

  “你们去劫住他。”几个从码头里飞出来的身影中,一个老者说完这番话后,就落到长孙玉怡面前,扫了一眼地上的肉泥,然后冷冷的盯着长孙玉怡道:“郡主你到底对我家公子有何不满的?不想成婚就让你父亲来说,坐下这等事情,你认为你还能好活吗?”

  长孙玉怡就知道对方绝对不会饶过她,但她还是哀伤的摇头道:“我是不喜欢这次联姻,但我也不会傻到杀掉三公子吧,我也是被那人挟持的,起初我不明他待来我此的用意,现在……呜呜呜!”

  看着长孙玉怡哭红的双眼,老者顿了顿,脸色是异常难看啊。

  这不是信不信的问题,以长孙玉怡的身份,他的确不能拿这女人怎样,而且刚才距离远,他也不知道这里什么情况,只是突然察觉到三公子附近有灵力波动,这神识一扫过来,就把他惊呆了!

  天之骄子的三公子被人一招给灭了肉身,元婴还被挟持了,这罪名如果推不倒长孙玉怡头上,他就无法交代!

  “此事稍后再论,那人究竟是谁?”老者无奈,只好打听江堂的来历。

  “我不知道,他是冒充我青霄武卒接近了我,然后将我禁锢抓到雪城,一直到最近才带过来,期间他没跟我说过一句话,我怎会知晓他的来历,不过,我想他不是这片星域的修士,应该是从黑刹星潜入进来的,前些年我们去了一趟黑刹星遇到魔修的事情,我想你也应该有所耳闻吧!”

  一听长孙玉怡这番话,老者大骇。

  他的确知晓了青霄前往黑刹星的人遇到魔修之事,这已经传的沸沸扬扬了。

  “他真是魔修?”老者冷冰冰的看着长孙玉怡。

  长孙玉怡点点头,但又摇摇头道:“或许,我也不肯定,刚才你也应该感觉到了,他没有使用魔气。”

  长孙玉怡这是真心话,她一直都以为江堂是她青霄的武卒,虽然发生过寒潭那件事,可她还是没有怀疑,修士遇到机遇很正常,江堂贪图龙气故而将她打晕也没什么奇怪的。

  至于为何她都无法承受的龙气,江堂却能在里面行动自如,长孙玉怡觉得也不是什么异常的事,有一些能克制或抵御龙气的功法法宝在身自然无碍。

  但如今细细一琢磨,长孙玉怡也糊涂了。

  江堂刚才没使用魔气,反而是一股精纯的四象之力,而老者也是因此,认为此人是长孙玉怡从青霄带来的高手,目的就是杀了三公子!

  “希望你没骗我!”老者最后警告一声,然后拿出一张传音符。

  他要把这事情报告给上面,毕竟这是他无法处理的,但他还在传音符里提醒上层,要对长孙玉怡使用搜魂,只是这事必须也要告诉青霄的雁山王,否则直接出手查到了还好,如果查不到,就真如长孙玉怡所说那般,雁山王的怒火是他无法承受的。

  “卧槽!一招,只用了一招,三公子就成了烂泥,啧啧!”此时,码头上突然有了各种议论声。

  “唉,看不出来啊,那人用的是四象灵力吧,可是与我们所知的四象功法不同啊,很是暴躁,一触即死。”

  “这还不简单,逆其道而行,让四象之力反转,互相克制,所形成的威能便如这般,坚不可摧了!”

  “说是这样,可你能修的出来?想顺就顺,想逆就逆,这肉身得强硬到什么程度?”

  江堂虽然在码头外出手的,但相隔只有七八里,许多修士在江堂割掉三公子头颅时,便察觉到了异常,再用神识一查,几乎八成修士都如眼睁睁的看到江堂一掌把三公子肉身击碎,连那防御惊人的宝衣都难以幸免,的确把不少修士给惊呆了。

  “苦海什么时候来了这样一个修士?”让人更加奇怪的是江堂的来历。

  很多人都看出江堂修为不高,只有金丹境,只是明显修到了金丹后期,不突破,应该是要让金丹再淬炼几番,这并不奇怪,很多修士也是这样,这金丹如果能淬炼到十五次,拥有的灵力和元婴初期没什么区别了,故此很多元婴都十分忌惮金丹后期修士,毕竟谁也不知道,这家伙几炼了!如果是二十炼,与他交手就是找死。

  可三公子什么人啊,修炼的功法有多好就不说了,几次出手也是令人震惊,那灭杀元婴如杀蝼蚁,跃介杀敌也是轻而易举的,毕竟他法宝众多,这一次对方是偷袭,三公子来不及动用法宝,但毕竟是跃介杀敌杀出名气的天才,现在反过来被人给跃了,如何叫人不震惊?

  “如此一个天才到苦海,一点消息也没传出,的确是奇怪啊,不过他的目标既然是三公子也就没什么值得推敲的,破坏结盟,你看,是不是要参加封神大典的其余几股势力派来的?”

  这人刚说完,他边上一个獐头鼠目的妖修邪邪一笑,道:“不可能,表面上看,的确是除了他们就没谁了,可仔细一想,你觉得可能吗?这样不是反过来促进结盟吗?一个为了儿子报仇,一个为了给自己洗刷冤屈,啧啧,有趣。”

  “也是,但更有可能是雁山王擅自做主,就是要加快结盟,故意做下这事,真是凡事都有两面性啊!”

  这事的确让人难以推敲,毕竟他们都不可能会认为,一切都因长孙玉怡不想嫁给三公子而让江堂出手的结果,即便长孙玉怡如实道来,也不可能会有人信了!

  

上一章 |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