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魔主入侵

第六十一章 舍弃

魔主入侵 午夜狂响曲 3720 2021-01-05 14:00

  “厉雁阳怎么也来了,他不是拜入池祁玉山了吗?难道灵螂情报有误?”

  拜酉面色很难看,厉雁阳可是大乘修士,就算五大头领联手都未必斗得过,加上灵螂或许才能斗一斗,因为灵螂乃是八阶妖虫,其余头领都是七阶,但不是说灵螂强过它们,论起单打独斗还是青木蛟最厉害,但灵螂能召唤数之不尽的毒虫袭扰,有它在,进可攻退可守。

  “不论如何,都要打上一打,真要打不过不是还有魔主吗,他的话总不能当屁放的吧。”青木蛟道。

  金蟾插嘴道:“话虽如此,但魔主什么时候会出手咱们心里没个数啊!”

  言下之意,就是真拼命?还是做做样子,敷衍到魔主出来了事?

  花颜蓉恼怒道:“现在我们是倾巢而出才勉强压制了一点点修士,倘若厉雁阳出手,顷刻间小妖们都要被焚烧一空,却不能让他出手伤害小妖。”

  “溺爱不好!”冲天豹学着魔主的口气道。

  “这不是溺爱问题。”花颜蓉愤愤不平道:“明明敌不过,为何非要去送死?”

  “留着青山在倒是不错,可青山在何处?咱们背后啊,眼下这种情况,这帮修士都魔障了,要让他们攻进去了能留得下吗?我看啊,先拖住厉雁阳,跟他好言好语,倘若他不信那没办法了。”金蟾说完,一抖金袍,算先飞出湿地。

  金蟾可是峥岄头领之一,一身修为已入七阶巅峰,寻常的金丹元婴见他出现都是吓得连连后退,待金蟾来到赤炎雄鹰前面时,缠斗的妖兽和修士立即分开,但还是摆出一副随时进攻的做派。

  虽是短暂的接触,但头破血流者比比皆是,人族修士被咬死了十多位,妖兽这边也挂彩了几头,倒在血泊中生死不知。

  金蟾是摇头一叹,对厉雁阳拱拱手道:“老庄主消息还真灵通啊,没错,我们峥岄山易主了,灵螂下位,现在的山主姓江,也是人族修士,他老人家让我们一心向善,学道修仙,更为生存而建坊市,这坊市虽然没开张,但你来了,怎么说也得为你而开张啊,还有诸位也都一样,需要灵药朱果的,里边请?”

  “易主了!还是个人?”厉雁阳颇为意外,其余修士更是讥讽一笑,真信了你才是真傻了。

  “嗯,很强的一个人,堪比神魔!”金蟾一脸认真,不似开玩笑。

  厉雁阳笑了,众修士更是冷俊不禁。

  厉雁阳笑了片刻神色一正,问道:“哦!这倒是有趣,与神魔比肩之人,试问这大罗天下,六界众生里有谁敢如此自负?莫不是黑水潭那位吧!”

  “都说是人,并非黑水圣母,不信?我领你去拜见拜见?”

  “真是荒谬,应该让你们新山主出来拜见厉雁阳前辈!”

  “对,不识抬举的东西。”

  不少修士纷纷出言喝斥。

  金蟾心里偷了,他要的就是这效果!

  只可惜,还不够烈!

  于是金蟾道:“我们山主拥有通天之能,岂会自降身份来拜见尔等小辈,我劝你们还是趁早离开的好,不然真惹山主不高兴了,不仅尔等要成为阶下囚,怕还会祸及家族与师门呐。”

  鸦雀无声,却并非修士们慌了,而是不知所措了,好似在看一跳梁小丑在扮演君王似的,是该笑,还是该为这傻妖而默哀呢?

  “尔等若是不信……”金蟾突然回身一直高空,道:“看那金阳,那便是山主的灵宠金乌!能拥有此等上古神鸟为宠的人物,你们惹得起吗?”

  众人一惊,往那高天望去,果真发现一轮艳阳高悬于天,使得整片湿地在阳光普照中生机勃勃,翠树嫩叶更显熠熠生辉。

  不少人一时间都有心想退却,毕竟能拥有金乌之人,他们的确惹不起!

  但有些人宁死就是不信,哈哈大笑道:“真有这样的人物,不帮人反而帮妖,这是哪门子的笑话?依我之见,那形如金乌之宝,怕是上界落入峥岄山的吧!”

  此言一出,不少人都觉得很有理!

  金蟾脸色一沉道:“是与不是又如何?既然落入我峥岄山,那自是我峥岄山之宝,怎嘛,想抢?”

  一个风度翩翩的公子从厉雁阳身后走出,微笑道:“峥岄山跟我家后花园有何区别?既是我家后花园,此宝自是我家所有,尔等可莫要与我争抢!”

  金蟾闻言心里乐坏了,但却故作一脸惊慌道:“居然是天火山庄的厉大公子,谁也不要阻拦!”

  厉大公子淡然一笑,对厉雁阳道:“二叔,我这边去也。”

  “小心!”厉雁阳心思让侄儿试试也好,若有问题自己及时出手便行。

  金蟾的如意算盘是打对了!

  抵抗根本无用,现在是上风,就算他们五大头领拖住了厉雁阳,让小妖们把其余修士全部清除又如何?

  这修士就跟雨后春笋一样,拔了一个破土十个,没完没了。

  现在他不想打了,魔主是推不出来,但魔主灵宠就摆在那儿,惹了灵宠跟惹魔主有区别吗?

  凡事得动动脑子,别想着什么事都得血拼,我们是捍卫湿地,但在绝对的实力面前,我们就算战死也于事无补,也正如魔主所言,死谁手里不行?但现在死和以后死,金蟾选择以后,万一这中途出现什么转机呢!自己不是不用死了吗!

  一切都是试探魔主底线,他要舍得这些日子的辛苦毁于一旦,那峥岄小妖们能有什么办法阻止?

  “都听魔主的,以礼相待,以礼相待!客人给我们一剑,我们还要帮客人把剑上的血给抹干净,莫要脏了客人的手,尔等明白?”金蟾对着小妖们道。

  憋屈,愤怒,不满,惆怅,鄙夷讽刺还有痛苦!

  峥岄小妖正就如圈里儿的羊,甚至有了奴性,不是因为一个人,一场为尊严而战的战斗能化解的,它只会带来鲜血淋漓的教训,这样的事在峥岄无数次上演,没有谁比金蟾更解了反抗的代价有多大!

  他们需要的是休养生息,需要的是繁衍,要有时间来成长,江珩若不能给予,他们只能一舍再舍,直到把自己的命也舍弃为止!

  尊严,算个什么?

  

上一章 |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