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魔主入侵

第七十九章 管我为何

魔主入侵 午夜狂响曲 5705 2021-01-05 14:00

  河城大阵终于被破,城中开始四处乱战,然而,所有人都不敢靠近修炼塔,因为那是一片毒瘴,莫说气武境,就是灵武境进入毒瘴中也坚持不了多久。

  这本是孙毒公为了震慑河城修者而展现的看家本领,然而他却没想到,自己掉进了自己挖的坑里!

  毒瘴内的修炼塔中,符阵失去了所有光泽,石块接连脱落,而正在倒塌的修炼塔内,一群蛇蝎蜈蚣在江堂身上留下了无数伤口!

  那些让意武境修者都退避三舍的毒物,在江堂眼中就如人畜无害的宠物,对此他根本没有理会,他的目标只有一个,孙毒公!

  孙毒公是欲哭无泪,他没想到江堂这么强,**与他有得一拼也就罢了,他毕竟不是体修,可那杂乱的招式是什么回事?

  有许多孙毒公都熟悉的武技,但它们不是一招一式用出来,而是堆在一起,汇聚成一股力量,直接轰到他身上,让他感觉被几个修者同时打中一样!

  “怎么可能?这些武技怎么可能合在一起?这家伙到底是什么鬼?”孙毒公有些畏惧了。

  他最得意,最强的也就是用毒,可是他的毒对江堂毫无效果啊!

  如果是云行东,童进冠,毕雄峰等人,江堂绝无一战之力,然而对上孙毒公这位毒修,江堂胜算很高,因为孙毒公最拿手的是毒,而他魔化之下,不惧毒!

  突然,江堂手臂瞬间鼓胀,粗大如腿,一拳轰在孙毒公身上,刹那间电弧狂闪,虎啸震天,意拳六式,崩裂千重劲,连逆空山的刀法逆爪撕空与神戟门的狂涛十三戟的力量都被运用了,所有的力量涌在这一拳中,直把孙毒公的身体轰得血肉横飞,肋骨可见。

  意武境的肉身何等强大,但在这一堆招式的合力下岂能无伤?

  一拳刚出,下一拳将至,同样的位置,孙毒公的胸膛肋骨崩然爆碎,心房可见。

  “给我困住他!”强大的危机让孙毒公陷入了疯狂,提起一股澎湃的元力直接把江堂震出修炼塔后,他片刻不停,一跃而起破顶而出。

  江堂正准备追赶,突然,黑玉蝎,五彩蛇,黑甲蜈蚣,花斑蛛等毒物全部扑向江堂。

  江堂一瞬间拍出十几掌震飞这些毒物后,只见孙毒公冲入上空毒瘴中消失不见了。

  “妈的!”江堂大怒,扯下一条咬在他大腿上疯狂注毒的五彩蛇,狠狠一捏,顿时,蛇头爆碎,把正准备扑上来啃咬他的黑甲蜈蚣与花斑蛛都被吓得畏惧的退了一步。

  然而黑玉蝎丝毫不惧,仍旧扑上来双钳一夹,扣住江堂双腿后,正准备截断,突然,黑玉蝎黑溜溜的双眼发现江堂低头,如星空的眼眸正冷冷的看着它!

  这些毒物也是极具灵性的妖虫,特别是黑玉蝎,至少到了三阶中期,可是,如孙毒公一样,它最赖以生存的是毒,其次才是肉身,不过在之前的交手中,它知道,根本伤不了这个再生速度逆天的青年!

  “你媳妇神识扫进来了,毒雾撑不了多久。”穷桑飞来提醒道。

  江堂眉头一皱间,全身肤色恢复正常。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太容易被人识破了。”江堂郁闷道。他本以为能留下孙毒公,没想到最终还是被他跑了,以后恐怕麻烦不小。

  “等你结出太极魔丹,就不会这样了。”穷桑说着,目光开始逐一落在那些毒物身上,啧啧称赞道:“不错啊,想不到古毒门这些年的养虫技术长进不少啊,瞧瞧这蝎子,嗯,不错!”穷桑刚说完,便释放了一股来至上古凶兽的可怕气息,瞬间,这些毒物个个噤若寒蝉的围着穷桑,竟学着人的样子连连叩拜,特别是黑玉蝎,双钳合并,一弓一曲是有模有样。

  “刚才你要帮我制住它们,孙毒公就跑不了了。”江堂没好气道。

  穷桑没好气道:“别傻了,把他逼急了,一自爆这半个城的人都要死,你也不例外。”

  江堂无语,他倒是忘了这茬,孙毒公虽然完全被他克制,但真自爆起来,的确能将半个城给炸得虚无,而且他功法特别,自爆后形成的毒瘴祸及百里,不仅全城的百姓要死,凡灵武境之下的修者都无法逃脱。

  “放心吧,短时间他不会出现。”穷桑说完,拿出江堂的龙纹储物袋,让那些毒虫自己飞进去。

  他们的储物袋中只有江堂的能装活物,而江堂又不用,故此穷桑就拿来养章鱼小妖。

  “我现在肉身应该和灵武境中后期体修相当,灵力之在灵武中期,但是还无法驾驭十种武技,恐怕要等突破到真正的灵武了。”

  江堂说话间,立即察觉到一股熟悉的神识从他身上一扫而过,他苦笑一声,走出毒瘴时,待看到街边那抹熟悉身影,上前几步道:“小师叔祖还在呢。”

  虞嫦没说话,只是将目光从江堂身上挪到一名青年身上,然后又继续眼观鼻鼻观心,一副无视一切的神态。

  “一如既往的闷骚啊。”江堂心里偷乐,却再也不敢说出来了!

  “有劳小师叔祖。”江堂说着,目光看向那青年又道:“辛苦前辈了!”

  青年看都不看江堂一眼,但却说道:“仙宗果然人才辈出,孙毒公堂堂意武境修者居然不敌你,你究竟用了什么办法克制他的毒功?”

  江堂道:“前辈想知道也行,五千晶我就告诉你。”

  青年目光一冷,但扫了一眼忽然抬眼看着他的虞嫦后,又不得不忍住怒气,呵呵一笑道:“云家出手,仙宗也出手,这世道要乱了啊!已经不是我这种小人物能掌控的了,告辞!”说完,青年直视虞嫦,满脸戒备的一步步后退,当拐过街角后他二话不说,飞出城外,丢下一句:“云家主,晶石三天后奉还”后,破空而去。

  “小师叔祖为何不干他丫的?”江堂好奇道。

  虞嫦看着江堂许久,摇了摇头,低声道:“懒。”

  江堂是真的习惯了,点点头很理解的道:“明知道能赢还要打,的确挺无趣的,小师叔祖你应该金丹六炼了吧,对方可是意武境啊,这都能吓跑了,弟子佩服!”

  江堂话声刚落,突然,上空一道人影冲来,一拳轰出登时的虎啸震天,而他的目标赫然就是虞嫦。

  虞嫦头也不抬,素手一伸,抓住了凶悍狰狞的血虎犬牙,轻轻一掰,顿时犬牙断裂,连同血虎都化为元力荡漾四散,虞嫦收回手捋了捋元力冲乱的秀发,淡淡道:“七。”

  “哇唔。”江堂撩发,既而甩手将一名偷袭他的云家修者轰飞后,收敛笑容道:“哪天我们俩也干一场!”

  虞嫦抬眼,目光直视江堂许久,既而点了点头。

  江堂这才仰头看着上空的童进冠,笑道:“童楞子,河城你拿不下的,就算拿下了,毕家也不在乎了,因为他们有了更好的太川城。”

  “什么!”童进冠一惊,但片刻就冷笑道:“慌忙,你别以有了此女撑腰,我就杀不了你了!”

  “我的确不是你对手。”江堂很认真的看着童进冠,又道:“而你的确不是她的对手,知道什么叫力破山河天地灭,无法无天一身功吗?瞧,她呢!快跑吧!”

  “痴情道无上玄功没人不知,可惜,她还远远没修到家!”童进冠说完,真的就打算试试虞嫦斤两,却突然被一声喝斥给阻止了。

  “大胆童进冠,敢攻我河城,杀我百姓,受死!”毕雄泽肥胖的身影突然出现在童进冠身侧,一拳轰出,逼得童进冠只能提起的元力硬接一记,顿时,两人同时倒飞而出,但毕雄泽只是轻巧了落在了屋顶,反观童进冠直接被轰出了河城。

  “毕雄泽!你居然在河城!”童进冠抹了嘴角溢出的血迹道。

  “我是河城城主,自然河城在哪,我在哪!”说着,毕雄泽再次冲向童进冠。

  “毕胖子牛吹得大发了,不过,童进冠昨天被毕雄峰伤了,即便以逸待劳也不是毕胖子的对手,河城可算是保住了。”穷桑明显看出毕雄泽是从太川赶回来的。

  江堂对此却毫不理会,走到虞嫦身前道:“小师叔祖留在这里,到底是为了什么?”

  “你。”

  听到虞嫦如此直白,江堂反倒是有些郁闷,苦笑道:“你认识我?”

  “不。”

  “那你为什么为我留着?”江堂笑道。

  “命令。”

  “你娘?还是你师父?”

  “娘。”

  江堂明白了,想了想,最终还是问道:“难道你娘说我是敖家小孩的试金石?”

  “嗯。”

  “我若逃了你会如何对我?”

  虞嫦简洁明了道:“拦,不行,杀。”

  “还真是。”江堂点点头,看着上空意武境强者的大战,挥手道:“如果我把他们全杀了呢?”

  这是江堂最关心的!

  虞嫦沉默了,一直没有开口。

  江堂却好似明白人一样,笑道:“又拿我当执念?”

  虞嫦忽而低下头,但仅仅片刻就抬起头,扭过脖子看着江堂疑惑道:“又?”

  “呃……这样吧,我把他们全杀了后,你回去跟你娘说,再等三十年。”

  虞嫦却好似没听到般,目光疑惑的看着江堂,再次道:“为何又?”

  江堂顿时恼道:“你他妈管我为何。”

  一瞬间,气温陡然直降,刺骨冰寒!

  

上一章 |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