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魔主入侵

第一百二十五章 失去的执念

魔主入侵 午夜狂响曲 7197 2021-01-05 14:00

  大话,谁都能说,然而信的人却寥寥无几。

  远的不说,江堂面前的赵御卿和毕雄泽都是一脸的哭笑不得,显然没把江堂的话当真了!

  赵御卿关掉了直播,想了想,还是说道:“江大师觉得,靠着它,我们真能飞升不成?”

  江堂点点头,道:“当然,我从不是说大话的人。”

  “大师你啊。”毕雄泽也是一笑,道:“好,姑且算是,可那也得需要顶阶材料吧,如今八阶材料都绝迹了,更别提顶阶了。”

  江堂没有解释,而是问道:“如果有一天,我成功了,把天捅了一个窟窿,你们信吗?”

  两人沉默,因为这是他们从未考虑过的事情,一时间何言以对?

  江堂继续道:“我有三步计划,第一,开天,第二,飞天,第三,离开南周,你们如果有兴趣,可以在开天之后加入进来,用你们手里的资源提升进度,如果没兴趣,就当我没说过。”

  东方需要两亿,而且还只是启动,是火箭非太空船,单凭他们这样收刮,几年来才得到了十之一二,而且随着时间推移,市场很快进入饱和,虽然有源源不断的晶石,可是他等不到存到那个数目了!

  江堂一番话弄得毕雄泽和赵御卿都有些尴尬,纷纷告辞离去。

  穷桑没了玩车的心思,用储物袋收起鎏金一号后飞到江堂身边道:“你有把握吗?还是和尚已经有计划了?”

  “东方有没有我不知道,但我有。”江堂说着看向穷桑,严肃而认真道:“魔气,我要用魔气把天吸出一个窟窿,就在这卧龙山上空,我要使那积累了无数年的星辰之力倾泻而下!”

  “卧槽,你疯了!”穷桑震惊,紧接着便嘿嘿一笑道:“不过老子喜欢!”

  由此可见,穷桑这厮绝对不是安分守己的家伙,骨子里的疯狂让他赞同了江堂。

  想法是有,可是目前的江堂还办不到,所以他只能找东方商量。

  东方听了江堂的想法后,还是一如既往的冷静,却赞许道:“想法不错,但以你修为没等靠近元气层便已飞灰湮灭,但也不是短时间无法办到,只要研制出魔粒子炮,一炮即可,不过后续情况会很糟糕,从魔粒子吞噬的速度来估算,三周内整个南周都被魔气笼罩,我们是没事,可那些生灵呢?以现在的修者实力无法阻止,要放弃吗?”

  魔气会使人疯狂,能成功融合魔气的不到万分之一,除非事先炼制了魔血丹,再由穷桑逐一蛊惑,成功率可达五成,但亿万生灵啊,累死穷桑他搞不定啊!

  “就不能破开口后把魔气吸收?”江堂问道。

  “可以,不过目前无法不到,必须要把魔炉的品阶提升到八品,这还是最低估计,当然,肯定还有更好的办法,只是目前我没有考虑到,你可以自己多想想,毕竟你比我对魔气更熟悉。”

  江堂一愣,很快就明白东方的意思了,他没有修炼魔气,一切都通过表面现象了解,即便他经常研究魔仆,也很难亲身体悟。

  回到魔宫的江堂陷入了困境,自己给自己挖的坑,不过他的局还在布,没有停止。

  毕雄泽源源不断的把修者引介过来,布完一个还有一个,似乎永无止尽。

  江堂没有烦躁,每次布局都是全身心的投入进来,想尽所有办法为顾客布置最适合他们要求的局。

  鎏金一号的推销已经交给了穷桑,这厮天天驾驶着飞车到处装逼,另一方面,东方也开始在灵脑店铺里出售飞车了,不过购买的人少之又少,毕竟贵啊,虽然速度很快,攻击力也不弱,至于防御力,虽然差了点,但飞车拥有经穷桑指点布下的挪移阵,只要晶石足够,可在百丈半径内随意瞬移,飘忽不定,难以捉摸。

  但造价也提升上去了,售价已经超过三百万晶,导致能购买的人少之又少。

  不过,东方还开发了一款除了速度外什么也没有的灵舟,体积就比乌篷船大一点,修者能在里面喝茶闲聊,极速可达五马赫,售价三十万晶,这倒是极受欢迎,短短一个月便已卖出五百多艘。

  可是东方能赚到的只有四百多万晶,距离他的两个亿还很遥远。

  江堂昔日的豪言就如泡沫,瞬间无人问津,但他怎么也没想到,有人当真了!

  在他发出豪言的一年后,一个青年找上了他。

  这个青年修为不高,与江堂差不多,只有灵武中期修为,但他的名声却早已传播四方天,更是因为灵脑的出现,使得他无人不知。

  狄令云,来至苍茫山枯骨峰的傀城。

  得知这家伙来魔宫的目的后,江堂很是不解的看着狄令云道:“你是傀城最杰出的大弟子,还是傀城大长老的曾孙,你如此大摇大摆的来我这里,还要拜我为师,究竟要闹哪样啊?”

  “实不相瞒,自听了宫主那番话后,令云这一年来始终无法平静,我知道,没人把宫主的话当真了,可是令云觉得宫主没有虚言,令云祖上何尝不是如此,当年说要阻止两族大战,在没人相信甚至讽刺,嘲弄的情况下他做到了!所以……”

  “所以你认为我也能做到?”江堂反问道。

  “对,宫主必然会成功,令云则希望能助宫主完成这盖世之举。”

  狄令云这一口一个宫主的,只把江堂叫得头疼,摆手道:“你回去吧,我若收了你,傀城还不得跟我急啊。”

  “不,我绝不会去,至于傀城,宫主不必……”

  “宫你大爷啊,我是魔主,不是宫主,别整的老子跟个帝王闺女似的。”

  “呃……”狄令云被江堂一吼给吓蒙了,咽了口吐沫后道:“那还请魔主收了弟子!弟子一定竭尽全力辅佐魔主完成大举。”

  “好,我就给你一次机会,只要你回答了我的问题,我收你为弟子。”

  江堂说完,不能狄令云面露喜色,便开口道:“你觉得,如何才能突破天际?”

  “这……”狄令云傻眼了,愣了半响后摇头道:“不知。”

  江堂摆摆手道:“等你什么时候知道了,什么时候在过来。”

  狄令云却摇头道:“那令云反而想问问魔主,如何突破天际?因为这正是我想学的!”

  “吹牛啊,吹牛能突破天际,连你吹牛都不会,就说明你没有这个想法,你的格局太小,这就是我不收你的原因,罢了,回你傀城。”

  狄令云懵了,他没想到江堂要的居然是胡诌的答案,可是同时他也悟了,如果连胡诌都不敢,连假设都没有,收他干什么?打下手?真需要这样的人,江堂随便一开口,便有成百上千的人拥挤过来,那些地师就是最好的证明。

  很明显,江堂需要的不仅是助手,还是一个有理想,有抱负,敢于创新,不拘一格的人,也可以说是世人眼中的疯子,傻子,如江堂一年前的叫板发言一样,那一刻,他在许多人眼中也成为了疯子,傻子,一个得到了丁点成就,就想着一飞冲天的年轻人。

  这一刻,狄令云脑海中有无数想法溢出,可他偏偏就是抓不住,直到看着沙北里走近他打算送客时,他忽然对着江堂离去的背影道:“魔气!”

  “嗯?”江堂一愣,转身看向狄令云。

  狄令云也不知到为什么突然说出“魔气”或许是身在魔宫,面对魔主的关系。

  “魔气可噬灵,要破开天之屏障,魔气必是首选。”

  江堂看着狄令云沉默片刻,用着东方的口吻道:“想法不错,可惜办不到。”

  “我知道。”狄令云见江堂又要离开,急道:“我会想出更好的办法,请魔主给我时间。”

  “随你。”江堂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现在他的时间很紧迫,连毕抒怀都丢给穷桑去教导了,可见他现在是一点时间也挤不出啊。

  除了布局就是学习,抽空修炼一下三昧真火和紫光流灵瞳。

  三昧真火进展很慢,不过紫光流灵瞳到是修炼到了第三层,只有到第七层才算真正修得灵瞳。

  不过按时间推算,层层翻倍,要修炼到第七层至少还需要二十年!

  不过因为有了三昧真火这前车之鉴,江堂觉得二十年真的很短暂!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江堂又忙碌了三年后,卧龙山已经有一百九十二峰复苏了,将近完成了五分之一。

  而江堂最近赚到的晶石也积累了近百万,主要还是别人答谢赠送,布局收取的不过是十多万而已。

  现在的卧龙山灵气在不断攀升,并且有九家门派开始收徒了。

  而来这里拜师的多是神武帝国的普通人,有些宗门是来者不拒,有些则是精挑细选,一时间到也热闹。

  当然,少不了有想拜入魔宫的,可是江堂却让沙北里回绝了。

  有一个毕抒怀他就够受了,如今外面还有一个赖着不走的狄令云,三年了,这厮就没离开过他的山门,沙北里见他可怜,还特地建了个茅屋给他居住,江堂对此没有反对。

  在江堂继续复苏山脉时,忽然收到了解红妙的传信,说是仙宗的比武招亲又开了,问他去不去。

  江堂自然不去,因为他笃定,这次铁定失败!

  果然,没几天,解红妙再次来信说仙宗取消了,但准确来说是逆空山再次延期了,因为他们培养的新天才还没到三十!

  虞嫦在玄天石里寄予了多少,江堂不知道,但他很清楚,即便是现在的他都没有胜算,更别提那些普通天才了。

  痴情道的一身功很恐怖,比他现在修炼的太极玄功更加精妙,除非他由太极变无极,四象归一修成神魔体才能稳操胜券,当然,是同阶交手。

  可是痴情道的路太难走了,特别是在南周,她们寄托的人如果无法出类拔萃,成就天人,她们终身都会被情禁锢,这是最大的弊端。

  不过江堂想来,如果穷桑的话没错,虞嫦已经废了,几次的摸去记忆,失去了执念,即便重新拾起她也失去了真我,不可能有什么成就了。

  一个天才人物就这样殒落了,作为过来人的江堂很是感慨,所以他一直感觉虞嫦可怜,从出生就决定了!

  仙宗和逆空山要培养的天人,怎么可能是虞嫦这种小辈,而是那几个老不死,不甘心的老怪物,如果不是有宗门和家族牵制,为了后人着想,仙宗的星云和逆空山的龙元之气恐怕早就被吸得干净,沦为他们成就天人的灵丹妙药。

  ……

  须蛇吐着蛇信,看着主人站在玄天石面前愣愣发呆,它不敢打搅,只是警惕的看着四周。

  “十年了,我一直想不通,悟不透,连看着曾经的自己也是这般的陌生,你到底是谁?”

  没有回答虞嫦的话,她只能看到玄天石中,一抹光影在盘坐,光影和她有着一模一样的相貌,但似乎光影比她更像是活的!

  记忆的一次次抹除,让虞嫦的性子发生了变化,曾经的她就如江堂所言,很闷骚,可去河城的她,则让江堂感到了陌生,清冷,霸气外露,如今,她竟变得儿女情长了。

  每日都在思考情为何物,我的痴情到底是谁,断掉的记忆里有什么?

  “或许,只有你明白!”就在虞嫦伸手摸向玄天石时,忽然,耳畔传来了一声询问:“你要干什么?”

  虞嫦闻言扭头望去,见是师父亦玄真人,她顿了顿,道:“我想取回分身。”

  “玄天石分身只是假身,是一股念识,即便收回了对你也是毫无帮助,反而让联姻之事破灭,为师知道你想知道什么,看到如今的你,为师也很心疼,十三年来修为止步不前,但也是厚积薄发,敖家那小辈很不错,你应该把心思用在他身上,不该对以前存有执念。”

  虞嫦惆怅道:“可弟子试过了。”

  亦玄眉头一皱,挥手间,收起了虞嫦面前的玄天石,轻叹一声道:“人人即可执念再生,即便是痴情道也是如此,这是你的劫,你必须闯过去,以前的,忘却吧。”

  虞嫦看着离开的亦玄,愣愣的发了许久的呆后,才沉默的离开了平顶峰。

  

上一章 |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