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魔主入侵

第七十四章 魔皇

魔主入侵 午夜狂响曲 3723 2021-01-05 14:00

  “果然是什么都感知不到。”江珩不仅是剑意无风失败,从血发男子余惊雄出现后,他就无法感知对方的思维,就如余惊雄所言,言行如心,心念一动招式已出,而非思索用什么招来对方江珩。

  这样的对手江珩还是头一遭遇到,但话说回来,以前他的对手不都如此吗?

  在没有修得魔相时,他能感知到什么?还不是等对方出招后才破解。

  没了魔相,只是没了一种神通,江珩不至于失去战意。

  面对余惊雄的质问,江珩没有理会,他解除魔相,却在周身表皮外展现了一层魔相。

  魔相其实有两种,一种是元神释放的,可凭空笼罩念识范围内,另一种则是肉身释放,这种魔相的体积很小,却不见拥有元神魔相的能力,还拥有肉身的能力,并且格局所有的神念攻击,神识窥探。

  余惊雄的引血神通是怎么施展的,江珩不知道,但绝对和念识有关,如今他肉身魔相外显,余惊雄必然无法将他精血引去。

  也不知道江珩猜测是否正确,余惊雄见到江珩的状态后是皱了皱眉头,没有再用引血神通,而是张口朝天大吼一声,竟震得方圆百里内还敢观战的高阶修士全部爆体而亡,吓得那些早已见势不妙而逃的低阶修士更是不惜燃烧修为将速度提升到极限。

  而此刻,上空七曜似乎都在震动,慢慢降下了神光。

  四周已经没有丝毫灵气的干涸大地竟也飘荡出了灵气,与高阶修士血水交融,丝丝缕缕的往余惊雄聚集而来,随着灵气的靠近,从无形无色变得光彩斑斓,最后跟血水交融成血红的气体涌入余惊雄口中。

  “这具肉身实在是脆弱不堪,连丁点血炁都难以承受,难怪北柳天府变成如今这般被人分了半壁疆土,看来本皇务必要好好恢复北柳天府昔日辉煌!”

  余惊雄说完看向江珩道:“本皇乃渊通元洞天,北柳魔宫魔皇余惊雄,你这小辈是何来历?”

  江珩淡淡一笑,道:“客气,我是七曜摩夷天的峥岄魔主江珩。”

  “嗯?”

  余惊雄愣了愣,似乎听错了般又问道:“魔什么?”

  “魔主。”江珩是脸不红心不跳。

  这可把余惊雄给逗乐了,大笑一阵后感叹道:“也是,井底之蛙自可称作井主娃皇,昔日的本皇也与你一般,初出茅庐是不懂事,也因此吃了不少苦头,但本皇坚信当得此皇,如今本皇也做到了,而你,既便杀了本皇,这魔主也做不得,因为这不过是本皇指骨之躯,仅拥有本皇一指实力。”

  “那你就该好好躲起来修炼,待有朝一日把你肉身本尊给吞噬了。”江珩提议道。

  “天魔八音对本皇也没用,你不是天魔,也非杀生魔,别人的魔功再厉害也不适合你,魔道还是需要自己开辟!”余惊雄是一语点破江珩的蛊惑魔音,随后双手一合,掌中血光涌现,接着只见他一掌朝天,顿时引得天地变色,那宛如烈日的七曜竟接连变成七轮血月。

  天地间越来越红,逐渐的,江珩已分不清万物轮廓,只有红红一片,正如他之前观察血雾的景象,除了血红什么都看不到!

  “夺目!”

  耳边突然传来余惊雄的话,而且很静,好似对着江珩耳朵吹起般。

  江珩向虚空一抓,混元炁剑刚刚出现便被他往身侧一斩。

  “噢哦呦,魔主别动怒嘛。”余惊雄似乎险险避过了江珩一剑,有些后怕的样子,实则却在戏虐江珩!因为他的声音从江珩右侧便到了左侧。

  敢在他面前称主,江珩这小子真实不知天高地厚,把他气乐了,不好好玩弄一些,不让他知道两者差距如何达到泄愤目的?

  江珩虽然眼不能视,但五感还在,不过他没有依赖五感,因为这极有可能是骗局,所谓的夺目不是简简单单的夺取视力,它不仅让江珩眼前除了红血什么都看不到,还欺骗了他的眼识。

  既然眼识能骗,其余五识皆不可再信。

  余惊雄刚才的话听似在他耳畔说的,却极有可能距离很远!

  往身边胡乱斩了几剑后,江珩突然一伸手,魔相猛然扩张,似乎要将余惊雄笼罩起来。

  元神魔相余惊雄不怕,但肉身魔相余惊雄还是不想被困的,他看似不惧八极魔功,实则他却很清楚此魔功的可怕之处。

  就江珩的剑意无风,看似无法伤他,那是因为他还有空间闪避,倘若进入江珩肉身魔相中,就现在这垃圾肉身,还真撑不住江珩魔相中的压力,而且无风剑意施展起来更加得心应手,一次无法杀他,但多来几次,余惊雄可吃不消!

  故此在江珩魔相展开时,余惊雄是一退再退。

  肉身魔相展开有限,不似元神魔相那般随心所欲,体积也小了万倍,而这点距离,足够他能安全的击杀江珩了。

  “虽然这小子的血有些独特,噬血**怕是没用,强行噬之极有可能来不及炼化就会在我体内作乱,看来得借外力了!”

  余惊雄想罢,张口吐出一团精血,随后让精血化为血雾扩散至四面八方,却没有进入江珩的魔相之中,而是沿着魔相边缘慢慢包围江珩。

  浓烈的血雾中,那肉眼难以分辨的细微雾粒开始连接成一个个超小型法阵,每个阵都能小到不足细胞大小,故此以肉眼看,它还是一片血雾。

  只是这血雾在吸纳天地元气后逐渐粘稠厚实起来,并且如乌云中的闪电,血雾中出现了闪电般的血光。

  起初只是一丝一丝的闪耀而过,但很快,血丝越来越粗,隐隐也响起了雷鸣之声。

  而这一切,身在血雾中的江珩却一点不知,他已将肉身魔相扩展到极限,如同他有了万丈之躯般,可是他除了血红,什么都看不到,也听不到,摸不到,感知不到。

  “那老小子见识过我的血细胞变异,应该不会设法增强引血神通来灭我,既然由内而外的神通不行,他必是选择只用用外力灭我,现在他应该在布置,极有可能也是运用血法神通!”

  江珩想罢,突然收起魔相,凭空变出一个小炉鼎!

  别看炉鼎虽小,它一出现,竟把余惊雄眼珠子吓得瞪了出来,暗骂一声:“该死,竟是炼尸炉!”

  可现在后悔是为时已晚,无数道血色雷电同时劈向了中央的江珩!

  

上一章 |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